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开局是不是一条狗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漫天星辰却无你,2014俄堡重生

口碑好的娱乐平台

时间:21-05-14 来源: 德尔小说网

口碑好的娱乐平台

02;合来形容珍贵的药材,事实上也就那么一点。李培诚在没弄清原因,至少没有理出一点头绪前对炼丹的事情有些犹豫,生怕又功败垂成,浪费好药材,到时再想炼丹可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身体内隐藏的脉络他仍然没找到踪迹,这事让李培诚很是苦恼,却也无可奈何。   不过除了这两件事,其他修炼上的事情倒都是值得高兴的。张三丰留给李培诚的玉简让李培诚受益匪浅,使得他对武道的认识突飞猛进,现在要是让李培诚对上虚游,他有百分之一百信心在两招之内完败虚游,当然仍然是跟上次同样的条件之下。而那阴阳太极两仪之道,李培诚是立刻现学现用到双修之中。他自己得到的好处虽然不是很多,但柳芷芸和孙晓萱两人却得益多多,所以现在只要李培诚提出上床的要求,两个女人是立刻热情洋溢地奉陪,倒也让李培诚过足了瘾。   因为九转金丹的缘故,李培诚终于鸟枪换炮,奢侈地用紫氲石来修炼,如此一来修炼的速度如脱了缰绳的马,真是快速无比。   “曹叔叔我让你帮忙打听的东西有没有着落?”柳氏山庄,李培诚向曹梓峰问道。   前段时间,李培诚也把天目山洞天的紫灵心法传给了曹梓峰,所以今日的曹梓峰与往昔比起来气势越发雄稳。   “回李先生,目前还没有任何这两种药材的消息,我会多派人关注此事,一有消息就立刻向您禀告。”曹梓峰回道。   李培诚心里也知这事急不来,多半没这么快,只是他不习惯欠别人人情,尤其是欠张三丰这么大的人情,让他心里总感觉憋得慌,所以见到曹梓峰忍不住问了下。   “培诚,你要那什么百年翠云草,五百年以上辛夷木花蕾有什么用啊?”坐在李培诚旁边的柳芷芸有些好奇地问道,她很少见李培诚这样子沉不住气的。   “呵呵,一时间跟你也说不清楚,等改日你拜过了我师父后,我再详细跟你解释。”李培诚笑道。   柳芷芸嘟着嘴巴,白了李培诚一眼道:“那你到底什么时候带我去拜见葛老前辈?”   “快了!”李培诚回道。昨天他刚去过葛岭,葛古还在闭关修炼中,菡柏丹效果似乎不错,激发了葛古某种内在潜质,李培诚判断葛古出关之日,应该就是他凝气之时。   “曹叔叔这边没消息,师兄那边也没消息,不如去四明山找方大哥去,说不定他手中就有,就算没有,他修真界熟人多也好打听!”李培诚突然想到了方雨华。   “想什么呢?跟人家在一起都心不在焉的!”柳芷芸见李培诚走神,不满道。   今天是周末,李培诚到柳氏山庄本来是想陪陪柳芷芸,顺便干点“采阴补阳”的勾当,如今突然想起方雨华,就有些坐不住了。   “突然想起了件事情,今天恐怕不能陪你了。”李培诚略带歉意地说道。   “就你事情多!”柳芷芸白了李培诚一眼,目光中明显带着丝不舍,想了想,又微红着脸问道:“那你晚上还过来吗?”   李培诚见状差点当场就要改变主意了。   “如果不出意外,晚上会赶回来的。”李培诚向柳芷芸眨了眨眼睛,在耳边又低声加了句:“如果你确信晚上我们需要一起运动的话,我肯定会赶回来的!”   柳芷芸闻言大窘,举起玉手就狠狠掐了李培诚一下,红着脸骂道:“没个正经,快去快回了啦!”   “嘿嘿,既然柳大博士如此强烈要求,那我一定赶回来!”李培诚贫了一句嘴,然后闪电般地跑开了,恼得柳芷芸只跺脚。 第二百三十二章 巧合   寒冬时期,到四明山游玩的人甚少。鹁鸪岩洞地处景区偏僻之处,那飞瀑到了冬天已枯竭,没了往日洞顶一股飞瀑直流而下,飞珠溅玉,吐霓挂虹的美景,故更是见不到一个游人。   李培诚在高空之上俯视四明山,寻到了鹁鸪岩洞所在的山谷,正准备飞身落下,见到一道七彩虹光从鹁鸪岩洞中冲了出来。   那七彩虹光正是雁虹剑所化,踏在其上的正是方雨华。   此时的方雨华是一幅狼狈样子,发髻散乱。   李培诚远远看到双目寒光一闪便隐了身。   方雨华刚冲出鹁鸪岩洞,身后接连射出三道亮光,一前两后。   最前面的乃是一瘦高道士,额骨高高突起,双目深邃寒彻,竟然已有金丹后期的修为。他脚下踏的飞剑呈琥珀之色,剑芒凌厉,一看就知道是件厉害的法宝,恐怕不逊雁虹剑。   紧跟其后的两人修为就差了些,都是临近金丹中期的人物,脚下的飞剑也是一般。   也不知道那瘦高道士是谁,一身功力竟然如此深湛?躲在暗中的李培诚一边暗自思量,一边偷偷打量四周,看如何布置烈焰旗比较合适。   那瘦高道士境界高了方雨华一截,脚下飞剑也不逊色雁虹剑,一出鹁鸪洞,瞬间就拉近了两人距离。   “方小儿,还我徒儿命来!”瘦高道士厉声一喊,脚下飞剑咻地一声破空而去,直逼方雨华的后背。   暗中的李培诚终于明白这瘦高道士是谁了,委羽山洞天的石真人,周正的师父。   方雨华脸色剧变,知若被这一剑击中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无奈,方雨华转身迎战,脚下飞剑同样破空而出,化为一道绚丽的彩虹。   两剑相击,剑光闪烁,铿锵有声。   好在两人此时已在数千米的高空,有层层白云阻隔,倒也没有引起人的注意。   方雨华功力明显逊与石真人,两剑一斗,方雨华就节节败退,而石真人则步步紧逼。   两人相斗之际,另外两位道士也赶到,乘机堵住了方雨华的退路。   方雨华暗自后悔,本来有李培诚帮他布置的五行大阵相助,他有足够的时间逃离四明山洞天。但方雨华自恃最近功力猛涨,又有雁虹剑在手认为自己有与石真人一拼的实力,不愿意面都没碰上就灰溜溜地逃跑。只是事与愿违,方雨华还是太小看了石真人的实力。   这委羽山洞天虽然在十大洞天中排名最后,但毕竟也是大洞天,石真人不仅境界已是金丹后期,就连虎啸剑也是厉害得很。   随后赶到的两道士不仅挡住了方雨华的退路,而且还发起了进攻。   剑光如电,寒气逼人。   要是平时,方雨华自然不怕两个金丹初期的道士,但今日正面对抗实力胜他一筹的石真人,背后这两把飞剑就立刻变成了死神的镰刀,让方雨华不敢小视。   锵!方雨华无奈祭出他以前所用的青索剑。   青索剑锋利如昔,一冲出体内,便杀气凛凛地与背后放冷枪的两把飞剑斗在一起。   石真人冷哼一声,突出的两额骨冷寒得几乎能反射太阳的光芒。   虎啸剑隐隐发出虎啸之声,剑气狂舞,将无形的空气撕搅得千疮百孔,也把方雨华放出来的真元力撕裂得残破不堪。   一心二用抗三敌,方雨华的额头立刻滴下点点汗滴,真元力有些后继无力。   看来今日我命要休矣,可叹我还未报李老弟的大恩!方雨华心里黯然伤神,不过就算要死,我也要拉上两个垫背的!方雨华双目猛地射出两道寒光,那寒光让石真人都不禁心里起了丝寒意。   “大哥,往东突破!”熟悉的声音在方雨华的耳边响起。   方雨华目中闪过一丝异彩,不过激战中的石真人三人都没察觉到。   青索剑和雁虹剑几乎是同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锵!锵!巨响穿透云霄。   两位实力弱些的道士没想到方雨华猛然发力,飞剑顿时被迫了回去,身子连连后退。   石真人身子晃动了一下,体内真元动荡,虎啸剑也被逼退了数米。   石真人不惊反喜,方雨华修为不低,又有利器在手,若是沉住气相斗,石真人虽有把握灭了他,恐怕身上也得挂点伤。如今方雨华却突然爆走,心神不宁,这一战,基本上也就要接近尾声了。   石真人猜得果然没错,方雨华在这等情况下,竟然还痴心妄想到爆发一下,然后转身往东而逃,将后背完全暴露在石真人的眼皮底下。   石真人冷冷一笑,长啸一声:“哪里逃!”   如影随形追赶而去。   眼见要追上,方雨华却没有丝毫回头之意,石真人双目闪过残忍的凶光。   虎啸剑呼啸而出,剑芒耀眼无比,剑所过之处,周围的白云立刻被冲得无影无踪,空中笼罩着浓烈的杀气。   方雨华背后冷汗淋淋,但却心坚如铁,他相信李培诚胜过他自己。   “烈焰焚四海!”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从虚空中响起,李培诚的身影在白云中现了出来。   李培诚声音还未起,石真人就已经感觉到灼热的火元力波动,只是他一心杀敌,岂是说收就收的,终于还是一头扎进了李培诚早已经布置好的烈焰阵。   天还是蓝的,白云在下面朵朵飘浮。但白云之上,四面火红的旗子在阳光照射下璀璨诡异。   烈焰阵石真人并不陌生,因为这旗本就是他徒弟无意中得到的法宝。   “原来是你们合伙害死了我徒儿!”石真人怒喝道,他之所以一直没找上四明山是因为他始终不相信方雨华能杀得了他的两位徒弟。直到今天他才忍不住上门寻事,这才发现方雨华不简单,不仅功力深厚,法宝也是厉害。不过他仍然认为方雨华没有实力杀他的两位徒弟,现在他才总算明白为何自己的两位得意徒弟与方雨华相斗,竟然连个逃命回委羽山的机会都没有了,原来还有一位高手相助!   李培诚却连个回答都不给石真人,既要杀他又何必浪费口舌。   另外两位道士随后赶到,见到空中四面旗帜迎风飘扬,却不见石真人,脸色陡然大变。   飞剑腾空而起,向烈焰旗猛攻而去。   只是方雨华此时已经脱困又岂肯由得他们胡来,雁虹剑虹霞满天,一扫刚才受气的畏缩。   锵!锵!   雁虹剑一化为二,狠狠击在两飞剑之上。   两位道士心神如被巨锤击中,脸色顿时一阵白,飞剑也丢溜溜地往回飞。这才知道方雨华的厉害,刚才若不是有石真人正面抵抗,哪里轮得到他们拿着两把破剑在后面穷追猛打。   外面的打斗之声传入石真人的耳朵,石真人有些急了。   五大弟子,去了两个最厉害的,如今也就剩下这两位可堪重用,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委羽山在十大洞天里也只配给人提鞋了。   石真人爆喝一声,虎啸剑立时虎虎生威,煞气十足,倒也不虚虎啸之名。   剑光满天,虎啸阵阵。   只是却是徒劳无功,这时石真人才发现,此烈焰阵早已面目全非,威力也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战争也从来不讲什么手段光明不光明,只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李培诚从来不介意用最简便最省力的方法杀灭敌人,就如化学中的合成一样,越简单越少的合成步骤永远是最正确,最可取的。   李培诚见石真人一时难以破阵,目中寒光一闪,手中多了绿光流动的绿鹰弓。   此弓本是适合元婴期以上的修真者使用,李培诚虽然祭炼入体,但使用起来却甚是吃力。上次杀周正时,一次射箭就消耗了李培诚大半体力。不过李培诚现在今非昔比,九转金丹虽名为金丹,但档次却很高,就连三昧真火都能提前使用,所以李培诚现在才敢分心二用,取出绿鹰弓。   绿鹰弓在手,李培诚顿感意气奋发。真元在体内如水流转,缓缓注入绿鹰弓内。   真元一入绿鹰弓,弓身立刻散发出翠绿的光芒,一箭矢随之凝聚在弓身之内,闪烁着让人毛孔悚然的幽光。   李培诚微微感觉有些眼眩,但却并无大碍。 第二百三十三章 杀   嗡!弓弦在空中发出颤动的声音,引起周围空气阵阵波动。   一声鹰戾,箭矢在半空中化为苍鹰的厉喙,闪电般向一稍高的道士当胸啄去。   可怕的穿透力,磅礴的威压让正被方雨华打得毫无脾气的道士两眼尽是骇然。   他想转身,他想骂李培诚不要脸。明明看到自己两人已经毫无反手之力了,还卑鄙的搞偷袭!可惜迟了,一道绿光没入他的胸口,然后轰得一声,化为血雨散落天空。   另外一位道士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管得了他的师父此时还被困在阵中,转身就逃。   可惜他忘了他的对手是手握雁虹剑的方雨华。   一道无比华丽的彩虹划过天空,带走的却是一条生命。   石真人听到阵外两位弟子先后发出的凄厉惨叫声,心中真是又怒又惊。   两位弟子再不济,也不应该这么快就完蛋啊,除非这布阵之人厉害到还可以分心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一击必杀,否则凭方雨华一个人哪里能这么快就解决两位临近金丹中期的弟子。   石真人的脑袋瓜很聪明,也正因为他聪明,所以他很急。他现在心中再无其它的想法,只有逃离这个该死的阵法,因为对手很显然很强大。   烈焰焚天,入眼的是一片火海,通红通红。   一个大洞天的洞主果然还是有些货色的,石真人手中不仅有虎啸剑,身上穿的八卦紫衣很显然也是一厉害法宝。此时胸前胸后的八卦图案发出淡淡的紫色光芒,这紫色光芒在石真人周身形成了一个防护圈,烈焰竟然被挡开一尺,近不了石真人的身子。   不过尽管有八卦紫衣这等高级的防身法宝,但整个空间天上地下都是熊熊烈火还是烤得石真人额头冒汗,喉咙生烟。   石真人强忍着内心的浮躁,目光闪闪有神地扫视四周。   四周除了红红的火海,不见一物。   此人布阵之术比周正厉害不止一筹啊,石真人暗叹一声,终于死了寻找出口的心。   “杀!”石真人两眼精光暴射,怒喝一声,手直接握虎啸剑,飞身朝前方冲杀出去。   李培诚与四面烈焰旗心神相通,石真人的动静,他看得一清二楚。   “想冲杀哪里有这么容易!”李培诚嘴角勾起一丝冷酷的笑意,法诀、心神齐动。顿时大火如滔天巨浪万丈起,一波接着一波朝石真人席卷而来。   石真人虽然凭借八卦紫衣不惧大火烧身,但火海一浪接着一浪,铺天盖地,使得石真人周身压力倍增,举步维艰,冲杀了一番却似乎没前进多少路程。   阵外方雨华见李培诚轻松写意,似乎困在阵里的不是一个金丹后期的高手,而是一只小猫小狗,震惊不已。   老弟的阵法造诣真是出神入化,当初周正困我,若是我一人,且全力冲杀必可冲出去,如今石真人身具神兵利器,一身修为高我甚多却拿此阵毫无办法,方雨华连连感叹。   石真人在阵内越杀越是惊恐,身上的八卦紫衣上的光芒也淡了点下来。   再如此下去,不出一日就算不被活活烤干,也要真元耗尽而亡,石真人想起这个结果在热得直流汗的火海之中竟然打了个寒战。   “来人可是茅山派弟子,贫道与茅山派的掌教元一真人有些交情,我们之间肯定有些误会,还请化干戈为玉帛,以和为贵!”   识时务者为俊杰,石真人是个俊杰,所以无奈地低头说好话。   方雨华闻言瞠目结舌,威震一方,牛气烘烘的石真人被自己的兄弟一整竟然乖乖求饶了。不过他却认错了人,这位布阵之人可不是什么茅山弟子。   李培诚可不想放虎归山,闻言只是朝方雨华意味深长地一笑,然后脸色猛地一沉,竟然全力发动了烈焰阵。   石真人正等待李培诚的回话却没想到等来的是更加凶猛的烈火,立刻知道对方要杀他而后快,遂死了心,一心运转真元与阵搏斗。   要说境界李培诚如今也是金丹后期,而且还是九转金丹,稳压石真人,如今又借阵困人,纵他石真人本事再高也是回天乏力。   石真人像个疯子一般在阵内横冲直撞,两眼赤红,连连怒吼,招招出手都是拼命。   十多米的剑芒每一次劈下去都要卷起火海翻涌,只是那火海却是“抽刀断水水更流”,逼得石真人越发的疯狂。   李培诚的神情虽然还是很惬意,但眼神内的凝重显示了在石真人疯狂的突破之下,他其实也并不是非常的轻松。   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有防身仙衣在身,否则早就可以逼得他真元耗尽了,李培诚见石真人在烈焰阵内上窜下跳,自己一时间就是无法奈何他,不禁暗自有些气恼。   火红的太阳升到了正中央,李培诚生怕时间再拖下去会引来其他人。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可不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大哥我放出一出口,等里面的家伙一出来,你就全力攻击!”李培诚低声向方雨华授意道,目中的凶光毕露无遗。   方雨华是个聪明人,立刻会意,点了点头。   雁虹剑悬浮半空,在正午的阳光之下闪着绚丽的光芒,只是那迷人的光芒却透露着阵阵寒意,就连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冻住,不再流动。   李培诚却是一次性唤出了两件看家法宝,银麟枪和绿鹰弓。   银麟枪跟方雨华的雁虹剑一样悬浮空中,绿鹰弓却被李培诚拿在一只手上。   阵内的石真人并没有感觉到阵外空中弥漫的阴谋和危机,他只看到了在自己疯狂的冲击下,火海中终于亮起了一点白光,那是阵外空间溜进来的光线。   几乎已经陷入疯狂之中的石真人&#

 
  • 德尔小说网(cheyou360.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