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今天有点睡过头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季少的心上人马甲掉了,2014天道日记本

365房产网南京

时间:21-05-14 来源: 德尔小说网

365房产网南京

逛下来,身后总跟着十几只通灵性的仙鸟,由它们叼着水果、花蓝、绣墩、罗伞等物服侍。   似这种唯有传说中才能见到的大神通看得董思焉暗暗咋舌不已。   紫霞最后将她带进内宫中,穿过一扇宫门,绕过照壁,眼前出现一眼露天水池,周阔约合百丈,池中心可见地泉自底涌出,应当是该处依一眼天眼灵泉凿建而就。池中之水呈现出微微的朱赤之色,淡淡的非兰非麝的独特香味萦绕其间,令人嗅之心旷神怡,百骸舒坦。   紫霞笑吟吟地道:“这眼温泉是我汤沐之处,看你在林中潜伏时久,一身沾惹不少灰尘,就在此沐浴一番洗尽尘土吧。”   在这儿沐浴?虽然修仙者自有避尘的神通,不过每隔一段时间亦需汤沐,他们因照料陶勋的缘故数月不曾顾及此,今天有此机会倒也不错。只是这里毕竟是个陌生的地方,董思焉哪会愿意。   刚要开口婉拒,听见紫霞道:“你放心在此洗沐,我有件素纱蝉衣送与你,沐后穿上吧。”   董思焉心中一凛,听出她的话中有种不容拒绝的味道,稍一犹豫只得应了。   紫霞转过身退回宫室,朱雀池四周升起迷雾形成天然屏障,池壁边石壁变化成台阶伸入池水中。   董思焉犹豫一阵后,终还是褪尽衣物循台阶步入池内。   肌肤沾到池水,水温恰到妙处,将全身浸泡其中,好似被暖的气体包裹,感觉从来没有如此舒爽过,四肢百骸、每个毛孔无不畅快舒适,身体自然而地放松下来,整个人就势坐下。   这时紫霞的声音传进来:“将头发也解开泡一泡,不急,若觉得好,多泡些时日也没关系。”   董思焉被池水泡得舒泰至极,渐渐放下防备之心专心享受泡温泉。   渐渐的,她发现首先是皮肤发梢有一点麻麻的、酥酥的、痒痒的感觉,浸在温泉水中这种感觉显得异常清晰,不过半点也不难受。   随着浸泡的时间越久,这种感觉由肌肤入腠理,再入肌肉、再入膏肓,越来越深入,同时也越来越让她觉得舒适,直到不知不觉沉在池底睡着。   醒来时,见太阳偏西,时间不早,赶紧出水将衣裳穿上,一件薄如蝉翼的素纱外衣果然放在旁边,仔细看纱衣上似乎隐隐炫丽的纹饰,穿在身上恍如无物,并且身体轻飘飘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到天上。   由两只仙鹤引路来到宫殿,坐在玉座上的紫霞见到她笑道:“思焉本就生得美丽,洗去污垢后更见脱俗,连我也禁不住动心了。”   董思焉上前施礼道:“感谢仙子盛情厚待,天色不早,晚辈恐家中长辈担忧,特来辞行。”   “嗯,是不早了,我答应你的东西现在便给你。”紫霞说完后抬手轻轻挥过,陛下台阶前显现出十几个三尺多高的芝精、参仙、肉芝等物精灵。   董思焉一时看得呆了。   紫霞向它们道:“岛上有贵客光临,其中一位身受重伤,须得灵药医治,你们谁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十几个精灵闻言交头结耳一阵,推出三个代表。它们向紫霞躬身施礼,指手画脚地说了一气。   紫霞笑道:“你们这却是多虑了,也不会白拿你们的东西,日后自有回报。”   三只精灵得到保证后又朝她施一礼,抬手伸到自己的头顶发髻旁。   董思焉这才注意到这三个精灵之物的头顶发髻的周围各有十余颗小指指甲大小赤红如血的圆珠装饰。   它们每人咬牙忍痛拔下一颗红珠子,紫霞手一招将它们收起来,十余个精灵躬身施礼退两步消失不见。   紫霞再一挥手,三颗红珠子缓缓飞到董思焉面前。   董思焉疑惑地问道:“请教仙子,这是何宝物?”   “此物名叫赤果,是十万年以上仙芝、仙参才能结出的果实,令师的伤也只有服用此物方能见效快些。”   董思焉感激地大礼参拜:“感谢紫霞仙子赐药。”   “呵呵,些许药果算不得太贵重,你不必客气。今日听你讲了不少中土风物人情,甚觉有趣,望能暇时常来坐坐聊聊天。”   “仙子见召,晚辈敢不应命,但不知晚辈该如何寻到仙子芳踪?”   “不必你来寻我,我要见你时自然会去找你。”紫霞再次挥挥手,在董思焉面前变出个一丈高的光圈:“你穿过此传送门就能回去,快去吧,天色不早了。”   董思焉辞别紫霞跨过传送门便回到于营地不远,她一边暗暗惊叹仙家妙术,一边在腹中梳理今天的奇遇,快步往营地而去。   回到营地,丁柔和墨明等人正在房中正焦急地商议着什么,见她进来皆惊喜地迎上前。   “思焉,你到哪里去了?”丁柔上前责备道:“九天不见踪影,也没留下记号,你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吗?”   “九天?”董思焉愣住:居然在池子里泡了九天。   孙思正眼睛贼尖,稍一打量便道:“小姐,你好象大有奇遇吧?”   墨明讶道:“咦,才九天不见你怎么就象变个人似的,好象哪里不一样了。”   阚智钊则盯着她身上的素纱蝉衣:“好东西,好东西,是你师父所赐?以前没见你穿过。”   董思焉忙将自己当天的经历详细道出,众人皆听得讶异不已。   阚智钊向墨明责问道:“好歹紫霞也是南海三十六岛的一员,你不是说各岛之间常有来往么,难道你对紫霞岛的情况就一点没有了解?居然上岛这么多天仍不知道身在何地。”   墨明道:“紫霞岛在南海诸岛里是最神秘的所在,从来没有人到过这儿。紫霞仙子这个人我只闻其名,这一岛向来不参与仙岛事务,听师父说好象唯有逢诸岛有极重要的事发生时才会现面。每次都神神秘秘见首不见尾,我不知道、不认识也不奇怪。”   孙思正向丁柔道:“主母,照小姐所说,紫霞仙子早就知道我们到来,身为地主却避而不见,此番突然将小姐带去赐以仙果灵药,会不会有问题?”   他这话挑起大家的疑心,纷纷议论起来。   丁柔道:“思焉,紫霞仙子所赠的仙果呢?”   董思焉将三枚赤果托在手心:“如何处置请师娘示下。”   大家围上来仔细打量赤果,三枚果子除了显得饱满、色泽光亮之外并无出奇之处,甚至连一般仙果灵药都有的香味、灵气也没有,自然看不出什么门道。   墨明道:“此处仙岛处处透着古怪,那个紫霞仙子神秘莫测,是敌是友暂未可知,平白送的东西还是谨慎处置为好呀。”   阚智钊道:“紫霞岛上哪里古怪了,是你少见多怪。紫霞仙子哪里神秘了,我在易戴之山住住了一百多年才才见到住在那里的雚疏一次,到这儿才多长的时间,见不到她也不奇怪。至于这几枚果子,平白无故难道还要大费周章地送毒药不成?就算是毒药,你瞧陶老弟现在的情况,还犯得着用毒害他么?”   悟尘子插嘴问董思焉:“你观那紫霞仙子的道行如何?”   “临渊观海,不知其广阔无穷,以晚辈妄测,她的神通恐非凡界所有。”   悟尘子向丁柔道:“那就成了,至少凭她的本事,纵有歹意也没太大的必要费这么多事转弯抹角地来对付我们。”   丁柔将赤果接过在手后沉思不语,显得颇为犹豫。   孙思正眼珠子转转主动请缨:“不若由老奴试药,请主母垂允。”   董思焉急道:“还是由弟子试吧,请主母伏允。”   试药是风险与机遇并存的事,孙思正想赌一把,而董思焉却是为避开嫌疑。   丁柔道:“不用你们,我来试。”   “不可!”五个人一齐出声劝阻。   “有何不可的,我和亭渊夫妻一体,有事由我们夫妻自担着便是,无须累及他人。”丁柔斩钉截铁地道。   “可是……”孙思正和董思焉还要再劝。   “我意已决,不必再劝。”丁柔果绝地道:“思焉,此果如何服用?”   “紫霞言道此果放入口中入口即化,无须运功炼化药力会自行起作用。”   “若我服果后有异,你们务须逃离此岛保得一条性命回中原,休得坠了孤云山陶家的名声。”丁柔说完此语,将一枚赤果塞进口中。   赤果果真入口即化,化作略带苦涩的津汁直下腹中,丁柔只感到一股热力自腹下升腾而起,仿佛即将燃尽的灯盏中忽然添加满盏灯油,无尽的生命力越来越快地充实着她的元神、躯体。   丁柔沉浸在生机勃勃的感应当中浑然忘物,待到醒转,看到众人正紧张地盯着自己。   董思焉扑上前带着哭腔道:“师娘,您没事吧,刚才好吓人呀。”   孙思正解释道:“您一服下赤果,身体里突然就往外面冒出紫色的火焰,温度太高使我们不得靠近,也怪呀,那么高的温度居然没有烧坏任何东西,一波火焰过来您的肌肤似纸般被烧化,再一波火焰过去重又长出一层新皮肤,然后如此反复,总共一十二轮火焰,您换了六层皮肤。”   悟尘子问道:“陶夫人可感觉不适?”   丁柔答道:“此果当是仙果,非但没有不适,反而身体得到莫大好处。”   阚智钊怪叫起来:“这一定是仙果,有脱胎换骨的奇效,不知道救醒陶老弟需要几枚果子啊。”   墨明不满地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人还没医好,你就先动起歪脑筋来。”   “嘿嘿,一时嘴快,一时嘴快,弟妹休要介意呀。”阚智钊也觉尴尬,转身向他们板起脸道:“出去,出去,都到外面护法,好让弟妹安心给亭渊治伤。”   众人都退出来,各守其位,小心戒备。   翌日一早,丁柔一声尖叫响起,众人闻声闪进房间,看见陶勋正撑起半边身子,歪倚在她臂中。   “哎呀,老陶,你总算醒了。”墨明开心地大笑,上前想拍他的肩膀以示庆祝,手挥到一半又停住:伤者刚醒,恐怕还经不得拍打。   阚智钊干脆径直问丁柔:“弟妹,那果子全用了吗?”   悟尘子欣喜地合掌贺道:“恭喜真人劫后逢生,此番大难不死,后福难以估量呀,贫道贺喜了。”   陶勋显得还很虚弱,不过说话的中气倒也健旺:“我昏睡多久了?”   孙思正迅速答道:“老爷昏睡了一百二十一天。”   “原来这么久了。”陶勋对此显得很平静。   丁柔对他道:“多亏阚先生他们捉芝精、参仙取津汁为你疗伤。”   陶勋吃力地抱拳一一向三人道谢。   三人还礼,并道:“这次更亏得你的宝贝徒弟觅来仙果才将你救醒转,她居首功,我们不敢窃居之。”   陶勋目光最后移向董思焉,当看到她时眼中一亮,脸上露出惊疑的表情。   董思焉见师父看过来,忙跪下道:“伏侍师父是弟子应尽的责任,师父能安然渡过危险,乃是得上天垂顾,弟子岂有寸功哉。”   陶勋倒没理会她的自谦之语,微笑着道:“看来你有奇遇,却不知道哪个人多事,拔苗助长。”   “老弟瞧出什么古怪来啦?”阚智钊大是好奇地问。   “这么说的确是有奇遇了?”陶勋反问道。   董思焉将自己十天前的经历娓娓道出。   “唔,难怪,还真是有人给了你莫大的好处。”陶勋解释道:“那个朱雀池不是凡物,南方朱雀本是天地开辟时的神鸟,凤凰一脉是出自其中,朱雀池当有伐毛洗髓、易经换骨的奇效,思焉在里面泡了九天九夜,一身体质悄然改变,如今的她是火凤之体。”   “什么是火凤之体?”   “火凤又谓不死之鸟,能于火中重生,思焉有此体质,就便身死,只要不是当场形神俱灭,只要元神未曾完全消亡,她便能于火绝之地中浴火重生,损失者仅一两级的道基修为。”   众人都愣住,这个不死之体实在是太强悍,长生不死不正是这儿的每个人所孜孜以求的最终大道么,原来也可以如此轻易地得到呀。   陶勋问丁柔:“赤果还有么?”   “你只服了一枚,还剩一枚。”丁柔将赤果取出交给他。   陶勋仔细看过后倒吸一口凉气:“咝,此物怎么到了凡界?” 第十二章 中枢之岛   阚智钊立即凑近前问道:“这不就是上了些年份的仙参的种子么,有什么奇特之处么?”   “上了些年份?”陶勋笑道:“阚兄未免说笑,十万年以上的仙参根本不可能存在于凡界,盖因仙参在凡界存在的极限是三万年,若一枝仙参生长三万年之后仍未能飞升天界,必定被上天降以劫灾殄灭。”   阚智钊跳了起来:“你是说这果子是从天界的参仙身上拨拉下来的?”   陶勋点点头。   阚智钊再次弯下腰凑到他面前:“那你知道服下这果子有什么好处没有?”   “此果用于疗伤是大材小用,若是给普通凡人服下,立刻成仙得道、白日飞升……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一举结成元婴出窍遨游却是轻而易举。修仙之人服下它延寿一、两千载不在话下,而且修为可猛进数级。”   听到他的描述阚智钊不觉口水流出来,急道:“老弟,你看你已经醒了,你刚又说拿它疗伤大材小用,你的囊中不缺少能治好你伤势的仙丹,剩下的这枚赤果是不是给我呢。”   陶勋摇头道:“此物虽好,却非福泽深广之辈不可服之。似我刚才所说,一个普通人服下它固然能立即达到出窍期的修为,但你不妨想一想,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凡人,而且没有仙缘在身,骤然达到那样的境界会发生什么?”   悟尘子在旁接口答道:“当场爆体而亡,绝无意外。”   “修仙者骤然提升数级道基又会如何?”   这次墨明抢答道:“修仙中的每一级都须经历或大或小的天劫才能最终突破桎梏提升道基,若是突然跨越数级,则那些累及的劫数必定合成一股立即降临,酷烈较之寻常者何止百倍,这种情况下可谓十死无生。”   “有命得到它也须有命消受它呀。”陶勋将果子递到阚智钊面前:“阚兄要不要试试,赌一把运气。”   “算了,算了,不要了,吓都被你吓死了。”阚智钊没好气地推开他的手,羡慕地向丁柔道:“弟妹福气大,服一枚后啥事没事。”   陶勋解释道:“一是所修炼《天册》功法的奇妙,内子正在炼体期,她服此果之后应当有些异相出现吧?”   “果然,不错,当时有火焰自尊夫人体内窜起煅烧多时,前后六轮变化,则换肤六次。”悟尘子道。   “这便是了,一轮就是一层,内子的炼仙境界提升了六层,幸亏《天册》炼体篇的功法有奇妙之处,能善将药力炼化而不伤身体。”   阚智钊羡慕地道:“《天册》功法真个如此奇妙么,听得我都想学了。”   陶勋没有理会他,继续道:“赠仙果的紫霞仙子应当算准结果,否则一枚就能使我醒转,她何必赠与三枚,看来剩下的这枚当另有用处才是。”   阚智钊眨巴眨巴眼睛,直起身向其他人道:“陶老弟苏醒了,看他们夫妻应当有许多体己话要讲,我们就不要杵在这里,我们且都各回营地吧。”   众人一想也是,都告辞离开。   “思焉,你留下。”董思焉退出门口时,陶勋出声叫住她。   她有些忐忑地返回来:“不知师父有何训示。”   “阚兄一定会拉上那两人和老孙头悄悄进山寻找朱雀池,你替我给紫霞仙子递个信,我想登门拜访她。”   董思焉扑腾一下跪下,慌张地道:“师父容禀,弟子绝对没有与紫霞仙子暗通款曲,弟子愿意对天发毒誓。”   陶勋皱起眉头严厉地道:“你怎么没半点长进,还是这般心机深重,我何曾怀疑过你?难道我这做师父的在你心中就是这般昏聩么?”   董思焉吓得不敢抬头,连声道:“弟子知错,求师父原谅。”   “起来吧,我能提前醒转也多承你的恩情,为师向你道一声辛苦了。”   “弟子不敢,弟子有愧。”董思焉哆哆嗦嗦地站起身,眼中有泪,道:“弟子实在不知道到哪里找到紫霞仙子呀,当时她只说她会来找我。”   “无妨,我知道怎么找到她。你站过来。”   董思焉遵命站到陶勋面前。   陶勋伸出一根手指,可惜此时体虚手抬不太高。   董思焉不敢继续站着,赶紧跪在他面前。   陶勋一指点中她的额头。   “啊!”董思焉惨叫一声,捂着脑袋痛苦地大叫着仰天倒地翻滚起来。   “亭渊,这是怎么啦?”丁柔大骇。   “无妨,无妨,这是一指渡神通,我学自地藏老人那儿。可能因方才所传的内容稍有点深奥,信息量稍有点多,她一下子吸收不及,亏得她在朱雀池中洗炼过体质,否则她以前的身体可受不住。”   过了好一阵,董思焉的惨呼渐渐平息,她捂着仍旧作痛的脑袋爬起来,一双眸子里尽是不可思议的目光。别看只一个小小的法诀,其中所蕴含的信息量却非常之大,涉猎到的东西难以想象,恐怕须花上数年甚至十数年的功夫方能融会贯通,一旦能将它领悟透彻,相信她的道行法术都能突飞猛进地跨上几个台阶。   “紫霞仙子如此慷慨,为师自然也不能小气。”陶勋道:“你到外面用我传你的这个法诀向朱雀宫的方向施展,自然能见到她并且同她说上话。”   “是,师父。”董思焉欣喜地答应,又问道:“请问您想和她约在&#x

 
  • 德尔小说网(cheyou360.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