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者终结局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我是国宝你爱吗,2014网游之封天问道

KK线上注册

时间:21-05-14 来源: 德尔小说网

KK线上注册

51fa;无限的生机之力。   陆北眸光闪烁,暂且将此物收好。又一一取出【转轮黄泉草】、【九幽阴沉木】等物。   望着眼前来源不同的三物,心中可谓百感交集。   他为了铸就元神,成就仙道之基,近乎莽莽撞撞地闯进幽冥界。   此行可谓九死一生,而今转眼就要达成所愿,心中如何不为之感慨良多。   陆北收敛这些无谓的复杂情绪,将盛装着三光神水的【冥灵空心石】以法力骈指成剑,斩下一角。   在殿中兀自盘膝坐下,就待洗炼掉天、地二魂上真灵烙印。   至于此时会不会有人进得殿中。   这一点儿倒不用担心。   白雪先前就曾说过,踏上七层玉阶之上,经过荒古意志的拷问。   七座天宫所在的大星勾连七层玉阶先天禁制,每一个人所传送的地方是不同的。   换言之,自己既然到得此地,若是不出去,其余之人根本就没有进来的可能。   此刻其余诸真多半已被传送到其他六宫去了。   比如,现在的大势至菩萨此时就是神情郁闷之极。   大势至拿着那盏灵柩宫灯,枯黄烫金的面容之上苦笑连连。他虽借助其上大罗道尊的道意,于七层玉阶之上抵挡住了荒古意志。   但是,谁来告诉贫僧,这里是什么地方。   为什么会来到开阳宫?   望着门额之上,篆文书写的‘开阳’二字。大势至菩萨面上悲苦之色更为浓郁。   连连念起清心咒,方将微微升起的烦躁情绪压下。   “唉,那位尊者也是对此地一知半解啊。”   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念及此处,大势至伸出金色袈裟下的苍老的手掌,推门而入,直趋开阳宫中。   摇光宫前。   嫦娥一袭淡雅宫装长裙,如同仙子临凡,气质空灵出尘。   然而若留心观察,身姿窈窕,绝代芳华的女仙,眼角却有着点点泪痕闪烁。   若说旁人甚至是陆北都是借助外力,方才渡过那七层玉阶的荒古意志拷问的话。   那么唯有嫦娥仙子却是以本身的超绝道心,经受住‘混沌’关于孤独和本心的声声叩问。   无人知嫦娥仙子在那场道心的磨砺之中到底经历了什么。   但观其神情怅然,如水眼眸中更是有着几许凄婉之色。   想来并不是一段令人愉悦的经历。   嫦娥仙子淡淡一笑,哀婉凄楚下的笑容,美到令人惊心动魄。   如雪素手轻轻推开了这熟悉中带着陌生的摇光宫大门。   她来此地从来不是为了什么星源珠或是【七星璇杓】等至宝。   玉衡宫前。   灵幽血眸冷闪,明丽的容颜上满是懊恼之色。   若不是先前跟着嫦娥仙子身边兜兜转转,耽搁时间。她怎么会到玉衡宫前。   那位尊者也是,只说天枢宫中有一物是重中之重,吩咐自己一定要拿在手中。   可是……又让陆北那厮抢先一步。   灵幽气的暗暗咬牙,绛纱长裙下的酥软胸脯都是微微起伏不定。   天权宫。   【宗灵七非宫】的守宫使陈沉,周身气息阴沉一如毒蛇吐信,伸出如锈铁一般的大手,沉默着推开了天权宫的殿门。   ……   北斗七星宫之外。   十万八千条阴河交汇之地。   天庭七位星官踏空而立,神色讪讪地望向那七座隐在朦胧星光中的宫殿。   其中尤以天罡星官面上懊恼之色更甚。   他没想到自己在接近那七层玉阶之上,被荒古意志镇压而出。   想到那个连仙道都不成的蝼蚁,都能直入天枢宫中。   而自己身为阐教三代弟子,竟然连一个不入仙道的蝼蚁都比不上。不,怎么比不上?   不得长生的蝼蚁,本星君待会儿定要让你好看。   清秀俊朗的脸孔,在依稀星光辉映之下,甚至有些微微扭曲。   或许是方才在三凶荒古意志的拷问之下,勾动了天罡星官心中的那一丝偏执之念。   不远之处的阴阳法王面色同样阴沉似水,眼神不善。   此行无功不说,还被陆姓小儿一剑辱之。   想到陆姓小儿,阴阳法王眼中怨毒之色更郁。   “竖子,你以为夺下‘三光神水’,就能安然出了九幽吗?”   阴阳法王向周围望去,发现被荒古意志镇压而出的诸真都是意图不明地等待着北斗七星宫中的动静。   魔佛老人更是竖起道道幢幡,在阴河之畔默默打坐。   气息虚浮不定,周身水、土二行本源萦绕环复,好似不能归灵。   显然是打起了陆北‘三光神水’救治真灵之伤的主意。   若无‘三光神水’这等疗伤圣药治疗真灵伤势,魔佛老人甚至有掉落真仙巅峰境界之忧。   盖因,真灵的层次和强度不够,已经不足以让他烙印两道五行本源了。 第六十八章 方知天地远   北斗七星宫。   天枢宫。   陆北此时浑然不知自己已然成为诸位真仙眼中的猎物。   他陷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之中。   天、地、命二魂一一分离而出。   三道白色光点分别投入【转轮黄泉草】、【九幽阴沉木】、【冥灵空心石】之中。   洗炼天地二魂的无上秘法在陆北心中如水流淌,道道青色元箓在双目紧闭的陆北周身升起。   远观一如青色水幕,碧波澄澈;近看恰似青羽灵蝶,翩跹飞舞。   而【转轮黄泉草】此时也已经被磨灭成层层粉雾。   圈圈黄色光晕悄然升起,最终在虚空中形成一座直径不过尺许的黑白磨盘,将陆北天魂包裹其中。   转轮之意,巍巍大哉。生死轮转,阴阳交替。   一转前尘。   突然陆北天魂之上,一道娇媚面孔隐隐浮现。   凄厉哀鸣道:“苏郎,你好狠的心呐。”   这是陆北前身的前尘。   二转来世。   娇媚虚影被黄色光晕包裹的黑白磨盘磨灭成灰雾散去,只余一道更加清澈的魂体灵光。   这时,一道冷峻面孔突然浮现,散发出帝王的森冷气度。   凛然威严的声音突兀响起。   “朕之一生,何须向尔等解释。”   却是陆北前身的来世。   因与神仙结亲,此生不得善终。但天道好还,报应不爽,来世却是入得帝王家。   这天魂之中本来就烙印着些许轮回的气息,那是前世与来生的种种因果交替。在此时磨灭之际,默默浮现。   其实修道之人在合三魂、铸元神之时,也是能查看到一些前尘来世的迹象的。   但那已经是无关紧要了。   既入道途,前尘尽去,来世皆斩……我只求今生逍遥自在而已。   三转今生。   最后一道烙印虚影突兀现出。   那是一个青衫少年,气质清秀柔弱。有着与陆北少年之时一般无二的面容。   青衫少年面上迷茫之色未曾舒缓,却被一道莫名之力泯灭殆尽。   彼时。   【九幽阴沉木】内地魂之上同样漂浮起来一道少年魂影,然而还未睁开眼眸,就被陆北暗中控制九幽之力消融磨灭。   一声长叹,仿佛‘响起’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   正是晶莹透明的【冥灵空心石】中那一道白色的灵体人影发出的无奈长叹。   ……自此天地之间,三界六道再无前身,只余我陆北。   此言在心中一出,一种大欢喜、大愉悦、混合着莫名的怅然心绪齐齐袭来。   彼时。   “嗡嗡。”   清越的激鸣之声响起。   说是响起,其实仍不确切。   因为这完全不能称之为声音,只是一种玄而又玄的频率波动。   却是陆北命魂之中的那一点儿性灵之光,依照冥冥秘法。向那被无数青色元箓禁制笼罩下的天地二魂映照而去。   真灵烙印,一如镜像。   一个面容冷峻,双眸漠然的青年身形被一一烙印而出,眉眼渐渐清晰可见。   直到此时,陆北才算在天地二魂中洗去原主烙印。   元神之道,一片坦途。   三魂回归肉身,陆北猛然睁开眼眸。   暗暗掐算脏腑五行流转,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得两三天。   他望着那柄【七星璇杓】,心中沉思半晌,再次闭目。   却是要一鼓作气,直入那元神境界。   元者,有形有质,游神御气。   天、地、命三魂以三才之势调和,成就神灵。   一呼一吸,天地人三才之气往来于十二楼。   天地借法,山河日月妙理运转于道心之间。   凝金丹之于黄庭,炼阳神之于五气,修真灵之于灵台……   却不说陆北在天枢宫中如何铸就元神。   北斗七星宫外。   诸位真仙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心道,这北斗七星宫现世最多不过七天,现在已经过了四五天了吧。   除却两天前警幻仙子一脸失魂落魄从北斗七星宫出来,俏脸苍白地向西方遁去之外。   自那以后再无一位真仙强者出来。   诸真并非为之焦虑,能修炼到真仙境界的人物,岂会连等个几天的耐心都没有。   只是,他们担心其中多生变故。   毕竟很多人对这周天星神殿的一部分……北斗七星宫可是一无所知的。   谁又能保证,再次‘陨落’在里面不是真正的陨落。   就在这时,条条樱花金珞飞舞的七座星宫,蓝色瑰丽的星光突然摇曳不止,继而一道光影穿梭天幕。   一袭绛色曳地长裙,气质冷艳神秘的灵幽,化作一道流光飞遁而出。   十余道真仙级神念就待向灵幽身上扫去。   一声冷哼响起。   如玄冥黑水一般的幽幽波动,却是将十余道神念尽挡身前三尺之外。   灵幽柳眉倒竖,血眸煞气隐隐,目光更是惊怒交加。   一帮蠢货,竟然还敢探查她,真是好胆。   “灵幽道友,北斗七星宫是个什么情形?”   罗酆六天的一位守宫使飞遁前来,目光灼灼地问道。   此时,诸位真仙也是暗暗留心二人叙话。   灵幽冷笑一声。   “许觅,你问本座……本座又问得谁去。”   “灵幽道友,何不将详情说于我等听听。纵然道友有所收获,我等同为阴司之人,难不成还会抢夺道友的机缘不成。”   这时,罗酆六天的另一位面相古奇的老者也是走上前来,一脸笑呵呵地道。   灵幽冷哼道:“玉衡宫中的【玉衡星源珠】在大日金焱所在的炉鼎之上。本座神通低微,降服不下,无奈退出。恩,事情就是这样。”   “以道友水火二行本源圆满的真仙巅峰修为,都降服不下大日金焱么……老朽不信。”   远处藤祖瓮声瓮气地插话道,言语之中分明带着满满的质疑之意。   大日金焱虽然是混沌四灵之一,凶恶无比。   但一尊真仙巅峰强者不能出手降服之,他是万万不信的。   “老家伙爱信不信。”   灵幽血眸转动,不屑地撇嘴道。   “小辈,出言不逊。”   藤祖气得浑身枝叶乱颤,若非此刻正压抑着真灵之伤,就要向灵幽出手了。   彼辈身为真仙,尊严岂能轻辱。   这时天边一道黄色流光几次闪烁,隐隐有龙啸之声传来。   地心古龙咧嘴大笑道:“老龙此行不虚啊。”   锋利耸立的龙爪之中,一颗莹莹宝珠在掌间上下起伏。   见此,诸位真仙目光皆是露出贪婪之色。若非忌惮地心古龙实力不损,肯定要出手抢夺了。   地心古龙此时变作的是一位粗犷魁梧的大汉,就是对藤祖豪爽笑道:“老藤头,还留此地作甚。”   藤祖枯皱的树皮脸上,一张大嘴瓮声瓮气道:“老龙,老朽再等等那个小娃娃。”   藤祖真灵同样受了些伤势,虽然回去调养个几百年也无大碍。但既然那个叫陆北的小子手中有‘三光神水’这等疗伤圣药。   他又何必再费那几百载的工夫。   地心古龙粗犷面容之上,现出沉思之色,继而哈哈笑道:“既然老藤头不走,那老龙如何好意思独自离去。”   藤祖无声笑了笑。   深知地心古龙多半是担心自己独自离去,被此地真仙强者暗自联手夺下【天璇星源珠】。   毕竟此物关乎天庭星君之位。   若能参悟其内奥秘并完全炼化,甚至有着一丝司星掌辰的可能。   纵然星君之位不能得之,也能完美提升一行本源。   地心古龙人粗心细,如何不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哪怕他是真仙强者,也怕被数位真仙同道围攻。   天枢宫中。   陆北此时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三魂在重重元气包裹之中渐渐形成一道挺拔人形,那是元神的雏形。   金青二色符文依着玄妙径路在元神之躯上一一勾画铭刻。   山河草木、鸟兽虫鱼、日月星辰、道文蝌蚪……光影成轮,最终嗡鸣一声,向那一尺七寸高的元神之躯映去。   “轰。”   一尺七寸高的元神小人猛然睁开眼眸。   眼中青气勃发,同时有着喜色流露。   口中喃喃道:“三十余年红尘客,今日方知天地远。”   气势涵渊若谷,呼吸之间,无数星光元气,在虚空中化作一袭青衫,向那元神小人罩去。   元神小人大袖飘飘,面色玄素,平静如水,再无波澜。   化作一道流光,向‘陆北’灵台遁去。   元神归窍的陆北霍然站起,恍若巍巍山岳轻动,气势波动震荡。   此时,白雪用灵巧美丽的蹄子轻揉了揉惺忪的大眼睛,转头惊道:“陆哥哥,你修成元神了。”   陆北冲白雪微微一笑。   面上如玉莹彻,眉骨隐泛金色。眸如沉渊,洞彻烛幽。   白雪微微闪过陆北卓然目光,撇了撇嘴,故作不屑道:“元神而已,神气什么?人家当年一巴掌,可是拍死许多的。”   陆北哑然失笑。   元神境界的确是算不得什么。   但这一步却是地仙、神仙、天仙的必经之路。   元神炼五气成地仙,炼阳神成神仙,辟虚天成天仙。   没有铸成元神,长生之道只是镜花水月而已。   陆北不再多思。   神念勾动【七星璇杓】沉浸其中,开始炼化这件藏有许多秘密的至宝。   此时距离天枢宫碎成无尽星光,沉入重重虚空仅余一日。 第六十九章 一念窥上古   九幽。   暗红大日沉沦西山,淡淡月晕再上中天。   两道流光,一淡金,一纯白自北斗七星宫飞遁而出。   正是大势至菩萨和嫦娥仙子,这两位金仙级强者出了北斗七星宫。   诸位真仙目光投注其上,想出言询问二人收获几何,却也有些不敢。   至于无常殿的掌殿使夜无常和【宗灵七非宫】的陈沉,这两位不起眼的真仙早已在一日前,从天玑宫和天权宫中先后出来。   却是停也不停地自去炼化星源珠去了。   二仙不说借此一窥周天星神之秘,成那星君之位。   就是单单炼化星辰本源,完美烙印一行本源,也足以令人心动不已了。   星源珠蕴含天地五行本源,五行相生相克,可谓尽在星源之中。   而且星源本源力量中正平和,将一枚星源珠完全炼化之后,至少能将任意一行本源烙印至十成圆满。   这也是一些真仙巅峰强者认为星源珠关乎一尊金仙位业的缘故。   彼时。   一袭素纱宫装长裙,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云鬓高挽的嫦娥仙子明丽玉容之上,神情无悲无喜。   春山黛眉之下,那一如明月的眼眸蕴星藏辉,更是令人看不出此女心思。   天罡星君飞遁上前,朗声笑道:“仙子此行尚有所得吧。”   嫦娥仙子弯弯峨眉蹙起,似乎不愿多谈北斗七星宫中之事。   转而向其余六位星君清声道:“诸位星君,此行虽然不尽人意。然机缘不可强求,若无他事……我等还是回返天庭复命吧。”   闻听嫦娥仙子之言,左辅右弼、文曲武曲、贪狼巨门六位星君就是相互交流了几句。   文曲星君比干叹了口气道:“仙子所言甚是,机缘自是不可强求。”   “文曲星君所言缪矣。”   天罡星君黄天祥收敛起方才被嫦娥仙子无视后的讪讪神色,上前清朗道。   “贤侄,有何见教。”   文曲星君似笑非笑地望着天罡星君,神色意味莫名道。   天罡星君之父是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黄飞虎。   而比干昔年曾与东岳大帝同殿为臣,称黄天祥一声贤侄倒是毫不为过。   天罡星君清咳一声,正色道:“我等此行毫无所获,诸位道友难道甘心就这么回返天庭。”   “那依天罡星君的意思呢?”   武曲星君窦荣是一位魁梧昂藏的中年汉子,面容沉毅,眼眸冷肃。   闻听天罡星君之言,就是问道。   黄天祥淡淡一笑,道:“诸位,岂不知北斗七星宫中还有一人未曾出来吗?其人所获机缘,在他手中也是祸端。却是不如交由我等天庭正神掌握。”   此言一出,天庭诸位星君面色皆是陷入一阵犹疑。   左辅、右弼韩氏兄弟交换了个眼色。   韩升赞同道:“天罡星君之言,不无道理。我等天庭正神,合该享有这等天赐机缘。”   韩变也是笑道:“天赐不予,反受其咎。而且其人手中握有‘三光神水’这等圣药,恐怕也是难以保住的。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   此言其意不问自明。   其人正是陆北。   陆北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惜重伤也要虎口夺食,将‘三光神水’这等疗伤圣药收入囊中。   此举近乎视诸位真仙级强者如同无物,众人不嫉恨才是古怪。   ‘三光神水’何等珍稀。   日月星三光之水分开之时可分别磨灭血肉精骨肉、消融元神魂魄、吞解真灵识念。   但三者合一却是可以治疗血精、元神、真灵三者之伤的无上之宝。   而修道者所受伤势大抵不出前三&#x

 
  • 德尔小说网(cheyou360.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