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一拳锤爆天上星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谍云重重,2014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病毒吞噬

时间:21-05-14 来源: 德尔小说网

病毒吞噬

#x8d76;过来看她,这才发现她额头滚烫,竟是生病了。   “我的乖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慧娘是青柳的娘亲,她一直在宁王妃身边做事,故而在下人中也有一定的地位。她瞧着自己的女儿病成这个样子,自己居然这么晚才知道,再瞧瞧这屋里,连药都没有,慧娘更是气愤:素溪那几个丫头都去哪去了,居然都不给自己的女儿拿药。   青柳看到自己的娘亲,昨晚受的委屈和今日受的冷待一下子爆发了出去,扑进慧娘的怀中大哭了起来,然后断断续续地将昨晚受的委屈和今日受到的冷待都说了出来。   当然她只说了自己丢了花钗怀疑被人偷了的事情,却没有说是她想要陷害沉歌,却发现簪子不翼而飞了。   如此慧娘便以为是自己的女儿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勃然大怒:“这南芝刚进府的时候,我也算照顾过她,如今她做了蘅芜苑的掌事,竟如此对待你,当真不把我放在眼里。”慧娘拍拍青柳的手,“女儿你放心,娘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慧娘将青柳接到自己的住处照料,同宁王妃告了假,然后去拿了药。青柳喝了药之后便昏昏沉沉地睡去,慧娘轻轻关了房门,然后气冲冲地往蘅芜苑走去。   彼时沉歌和素溪她们正在温习着上午南芝姑姑教她们的烹茶技巧,四个小丫头凑在一起,对着一副茶具轮流学习,南芝则去忙别的事情了。   烹茶这种小事,对于沉歌来说自然是驾轻就熟的。故而她只是练习了一遍,余下的时间便都由素溪她们三个练习,见她们出错时,也会指导她们几句。   如此素溪她们对沉歌更加喜欢了。   慧娘过来时,便看到这幅乐融融的景象,想到自己女儿病恹恹地躺在床上,误了学习的功夫,慧娘更加生气,上前便要将那桌子掀了。   沉歌眼疾手快,在慧娘刚掀起桌子的一角时,便使劲摁住了那桌子。   她虽不及慧娘力气大,但使足了近还是能压住的。   慧娘不妨她有这个动作,桌子没掀成便罢了,还险些闪了自己的老腰。   素溪、香蕊和连翘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了一跳,回头望见是青柳的娘慧姑姑,便也不敢说什么。   慧娘扶着腰,狠狠地将她们看了一眼,然后目光落在压着桌子的沉歌的身上。她呵得冷笑一声:“你这小丫头,反应倒是很快?”   沉歌给她行了礼,不紧不慢地说道:“慧姑姑怎么有空过来?正好,我们刚同南芝姑姑学了烹茶的技艺,慧姑姑帮我们尝一尝,看看我们烹的茶味道怎么样?”   素溪她们惊讶地看着沉歌:她居然一点都不怕慧姑姑。   要知道在这府中,慧姑姑仗着自己资历深,又在王妃身边伺候,所以并不把她们这些小婢子放在眼里。便是打了骂了,她们这些小婢子也是不敢告状的。也正是因为这个,所以她们平日里对青柳也多是捧着哄着,就算昨天晚上青柳做的实在过分,她们也都不敢对青柳说一句重话,只是疏远了她而已。   眼下慧姑姑这般神色,想来是为了昨天晚上青柳的事情来的。   “我可不是来喝茶的。”果然,慧姑姑自己寻了个凳子坐下,那架势分明是要问罪她们的,“我问你们,青柳今天病的这样厉害,为何你们一个人都没有在她身边照顾她?”   毕竟在慧娘看来,虽然青柳和她们几个同为小丫鬟,但是自己的女儿总归比她们地位高一些,青柳病了,她们几个就该好好伺候一番,而不是去干别的。   “青柳姐姐病了?”素溪和香蕊、连翘面面相觑,今日早晨她们出门的时候,青柳的脸色确实不太好看,可是她们也没有多想,没想到她居然生病了。   难怪她们吃完午饭回来青柳就不见了。   “对不起慧姑姑,我们并不知道青柳姐姐生病了。”素溪道歉道,“青柳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吃药了吗?”   慧娘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莫再装了,我看你们巴不得青柳病死才好。”   素溪被这样难听的话闹得很是郁闷:“慧姑姑您怎么能这么说……”   “你们合起伙来欺负青柳,真当她是个没娘生的?”慧娘拍着桌子道,“昨天到底是谁偷了青柳的花钗,自个儿站出来,否则休怪我一会儿动手把她揪出来。”   她一提花钗,素溪心里一个激灵,便不敢说话了。香蕊和连翘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只站在一旁低着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还是得沉歌来:“我们没有偷青柳姐姐的花钗,昨天晚上南芝姑姑已经帮我们证明清白了。”   她这话说得不卑不亢,声音不大不小,目光镇定,毫不露怯。   这在慧娘看来简直不可思议:这么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敢跟自己顶嘴?   关于沉歌,青柳也没少在慧娘面前提过,实则自打沉歌一进府,慧娘就叮嘱过青柳,叫她好生敲打敲打这个沉歌,莫叫沉歌抢了她的风头。   如今青柳丢了花钗,以素溪她们三个丫头的性子,是定然不敢偷的,所以慧娘便理所当然的怀疑,花钗是沉歌偷的。   慧娘打量了沉歌两眼:“你倒是个胆子大的,想来那花钗便是你偷的吧?小小年纪不学好,乡下泥腿子学来的偷鸡摸狗的本事也敢在王府放肆?有娘生没娘养的小贱蹄子,胆敢欺负到我家闺女头上,今日我便替你娘好好教训教训你……”   眼看着慧娘捋起袖子便要打沉歌,香蕊和连翘已然吓得动都不敢都,素溪虽也是吓得腿打哆嗦,但还是鼓起勇气将沉歌拽到自己身后护着:“慧姑姑,沉歌真的没有偷青柳姐姐的花钗,你不能打人……”   “你让开!”慧娘瞪着素溪,“我这不是打她,我这是教她做人,免得她以后做出更不要脸的事情来!”   素溪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沉歌的嗤笑:“你这么大一个人你欺负小孩,整个屋子就你最不要脸!” 第6章 006   在素溪护在沉歌身前的那一刻,沉歌忽然决定改变素溪在这一世的命运。   前几世她发现青柳故意把花钗放在她的包袱里陷害她,于是在她用树枝替换了花钗之后,便将花钗扔了。这一世不过是突发奇想,想让素溪看清楚青柳的真面目,于是便将花钗换到了素溪的包袱中。   反正不管放在谁的包袱里,南芝姑姑都会猜到是青柳陷害的。   昨晚沉歌帮素溪向大家解释,也是因为花钗本就是她替换的,既然南芝姑姑没有发现,她便顺势将这件事做了了结,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只不过沉歌没有想到经此一事后,素溪会突然对自己这么好。   她一直知道素溪本性不坏,先前是被青柳带歪了。如今她为自己不惜对抗慧娘,让沉歌的内心着实惊讶和感动了一下。   既是如此,她不妨借着慧娘的手把事情闹大,闹到青柳无颜回到蘅芜苑,这样便只剩下她们四个人,素溪无论如何都会跟一个小主子,免去前几世做粗使丫鬟受苦。   屋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沉歌居然敢顶撞慧姑姑,还骂她不要脸。   慧娘亦是活了三十多年了,今日被一个六岁的黄毛丫头当着面骂,当即怒火冲上了头盖骨:“你这死丫头,今天我非撕烂了你的嘴不可!”   她扑过来要打沉歌,沉歌自然不能乖乖站在那里给她打,凭着自己身子小满屋子跑。素溪和香蕊连翘她们也帮忙拦着慧姑姑,慧娘长得五大三粗的,虽然力气大,但身子并不灵活,沉歌一会儿钻桌子,一会儿跳床上,她追了一圈又一圈,愣是连沉歌的衣服都没碰到。   屋子里乱做一团,桌子倒了,凳子翻了,柜子也给撞破了,噼里啪啦的动静叫外面的人听见了,忙跑去找南芝了。   沉歌见屋子里的东西已经被慧娘砸得差不多了,于是便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满院子躲着慧娘。慧娘见实在捉不到沉歌,便命令院子里的人帮忙拦住她。   院子里有几个下人比较惧怕慧娘,便听她的话去拦沉歌,像是老鹰抓小鸡似的。沉歌再如何灵活,这会儿也跑累了,她余光瞥见南芝姑姑姗姗来迟的身影,于是便放慢了脚步,被她们给摁住了。   “跑啊,你倒是接着跑啊。”慧娘冷沉着脸,走到沉歌面前,扬起手就要给她一巴掌,“我打你个小贱蹄子!”   一旁的素溪已经快要急哭了。   “住手!”南芝厉声呵斥住慧娘,急步走到沉歌身前,瞪了一眼摁住沉歌的人,“还不放开!”   这院子里的人毕竟都是听南芝差遣的,南芝一声令下,她们自然立即放开了沉歌。   沉歌得了自由,便躲在南芝身后,做出一副受了惊的小绵羊状,还暗暗咬了一下嘴唇,直到疼得飙出眼泪才松口。   南芝向来很喜欢沉歌的聪颖和乖巧,只不过这孩子太过内敛,性子也软了些,也不爱说话,今日若非她听闻消息赶紧回来,指不定这孩子要被欺负成什么样。   瞧这孩子吓得满脸惊恐,南芝心中立即窝了火,她问慧娘: “我蘅芜苑的丫头是怎么得罪慧姐姐了,让慧姐姐如此大动干戈?”   慧娘指着沉歌道:“这小贱蹄子骂我。”   南芝冷哼道:“我没听见她骂你,倒是你一口一个贱蹄子骂得很欢畅。”   慧娘声音一下子拔尖了许多:“你是什么意思,你要护着这小贱……小丫头是不是?”   南芝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沉歌,和嚣张跋扈的慧娘,说道:“沉歌是我蘅芜苑的人,她的性子我最是清楚,你说她骂你,我是不信的。”   慧娘指着素溪她们三个丫头说道:“你若不信,就问问那几个小丫头,方才这丫头是不是在屋里骂我了?”   南芝看着她们:“你们说说,刚才在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素溪和香蕊、连翘见南芝如此护着沉歌,便也没那么怕慧娘了。素溪站出来说道:“方才我们正在屋里温习姑姑教给我们的烹茶之术,慧姑姑进来便要掀我们的桌子,说沉歌妹妹从乡下泥腿子学来偷鸡摸狗的本事,偷了青柳姐姐的花钗,还骂沉歌妹妹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小贱蹄子,她要教训沉歌妹妹,免得沉歌妹妹做出更不要脸的事情……”   素溪这番话同方才慧娘在屋里子骂的并无出入,听得南芝立即火冒三丈。   慧娘也黑着脸,骂道:“你这死丫头,我是长辈,我说她几句怎么了?你怎么不提她骂我的那些话。”   南芝问沉歌:“你骂她什么了?”   沉歌抽噎了一下,眼泪巴巴地抬起头来望着南芝:“姑姑,慧姑姑骂我有娘生没娘养,我心里实在难受,若非我家中有难,我也是能养在娘亲膝下的。我明明没有偷东西,她凭的什么要替我娘教训我,还说我以后会做出更加不要脸的事情来。我也是气急了,才反驳了一句她不要脸,她便要打我……”   这院子里大多是苦命的人,和沉歌一样也是被卖进府中的亦是不在少数,而慧娘那句“有娘生没娘养”的话,不知刺痛了院子里多少人的心。故而大家看向慧娘的眼神,或多或少都带了一丝厌恶。   南芝当初也是府里买进来的,骨肉分离的痛苦她自是十分能体会,如今听完沉歌的这番言辞,她难免想起了自己刚进府时被人欺负的心酸。   她擦去沉歌脸上的泪水,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道:“你骂的对,就兴别人骂你,不许你骂别人么?作为长辈若是不能以身作则,还有什么脸自称长辈?”   慧娘一听,气得差点跳起来:“南芝,你什么意思?”   南芝愤愤道:“沉歌的性子院子里的人都知道,她向来柔弱温吞,莫说是骂人,便是大声说话也是不敢的。若非是你骂人骂得太难听,专挑别人的痛处戳,她何苦被你逼急了,才捡了你话里的一句反驳回去。你连这一句都受不住便要打人,可想而知你骂人的那些话对于一个小丫头来说有多歹毒?她不过才六岁,你如何骂得出口?”   慧娘被她怼得好半响没有说出话来。   沉歌捏着南芝的袖子,忍不住崇拜地看了她一眼:南芝姑姑这种得理不饶人的架势,真的是太让沉歌佩服了,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南芝的嘴皮子这么厉害?今日这步棋算是走对了,不仅将素溪掰回正路上来了,还发现了南芝姑姑这个大宝藏。   慧娘缓了好半天,才没让自己给气过去。她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大家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分明是认为她真的在欺凌弱小。   如今事情闹成这样,慧娘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继续同南芝吵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她必须找到花钗,才能彻底地打南芝的脸。   “我教训这丫头,是因为她偷了青柳的花钗。你们且等着,我今日非把花钗找出来不可?”慧娘转身又进了屋,仔细翻找起来。   南芝带着众人一起,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慧娘在里面翻箱倒柜。沉歌和素溪她们三个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笑意:幸而昨天晚上她们把花钗放回青柳的包袱里了,如今她们只等着看笑话就好了。   不一会儿,慧娘从柜子里将几个包袱扯了出来,挨个地翻,待她翻到第三个包袱的时候,忽然眼睛一亮。   她终于找到了那支石榴花钗!   “果真是被人偷了!”她举着花钗冲南芝问道,“这是谁的包袱?”   南芝看了一眼沉歌和素溪她们四个,然后沉歌抽了抽鼻子,带着还未消除的哭音第一个开口:“不是我的。”   素溪紧跟着说:“也不是我的。”   香蕊和连翘也摇摇头:“也不是我们的。”   慧娘一愣:“那是谁的?”   南芝好整以暇道:“既然不是她们四个的,那你说这个包袱是谁的?”   慧娘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包袱好像有点眼熟?难道是……青柳的?   南芝走进屋子里,其实她也有些意外,这花钗居然在青柳自己的包袱里,昨天晚上她居然没有发现,果真是自己太粗心了么?   若是细心一些,许是今天就不用闹成这个样子了。   南芝心中暗暗有些后悔,但想到昨晚青柳咬定沉歌是小偷时候的样子,又觉得这件事有些古怪。   只是现下没有时间让她好好思考这件事情,她瞧着慧娘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想来这会儿她也是懵了。   “既然花钗找到了,说明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误会。”南芝也不想同慧娘再吵下去了,只想着赶紧把这尊佛请走,“麻烦慧姐姐回去同青柳解释一番,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你若是再闹下去,我便去找张嬷嬷来辩个清楚。”   谁知慧娘却不依不饶:“不行!这花钗定然是这四个小丫头偷走的,然后趁着我女儿不注意又偷偷塞回来的,她们这么做是想赶我女儿走!她们一个个的都没安好心!”   这话听得沉歌和素溪她们眉头一跳:毕竟这话有一句还真让她给猜对了。   南芝却是不知情的,只觉得慧娘简直胡说八道:“空口无凭的,你怎么能这么说?”   “你怎知道我空口无凭?”慧娘想起今日女儿病得一塌糊涂的样子,忍不住替她叫起委屈来,“她们几个丫头同住在一个屋子里,可今日我女儿生了病,她们却一个都没有在她身边伺候着的。若非我及时发现,我可怜的女儿岂不是病死了过去?如此这般,不是排挤我女儿又是什么?”   方才明明已经同她解释过了,可是她偏又在南芝面前又提了一遍,叫素溪她们好生郁闷:“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她生病了,况且中午回来的时候青柳已经被你接走了。若是我们知道,又怎么会不管她?”   素溪先前一直和青柳交好,这是院子里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如今她的解释,大家自然也都能听得进去。   南芝亦是早就把她们几个小丫头的关系看在眼里:哪里是她们四个排挤青柳,分明一开始被排挤的人是沉歌。   “我相信她们几个没有排挤青柳,也断然不会做偷了花钗又放回去的事情。”南芝看这几个孩子的时候,目光是柔软的,看向慧娘时,又带了几分不屑。   “莫说是她们不知道青柳生病一事,便是知道了,没有照顾青柳也不是什么过错,何来‘伺候’一说?都是以后给小主子做丫鬟的,怎么你的女儿就得高她们一等,须得她们来伺候?想来我这蘅芜苑庙小,容不下你女儿这般尊贵的身躯。你既带走了青柳,以后便好生照料着,不必送来我蘅芜苑吃苦了……” 第7章 007   慧娘在蘅芜苑闹的这一场,终是没有讨到什么好处,还传的满府皆知,成为了下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话。   而沉歌则和素溪她们一起,齐齐给南芝敬了一杯茶,感谢她的护犊之情。   没过几天慧娘打发了一个小丫鬟过来收拾了青柳的东西,青柳真的没有再回来。   素溪闷闷不乐了好几日,忍不住问沉歌:“我们会不会做错了,害的青柳姐姐失去了伺候小主子的机会?”   沉歌知道素溪是在自责,毕竟她和青柳也情同姐妹的相处了许多时间。   可在前几世,青柳被二公子萧翎星挑了去,凭着她的聪慧和机灵渐渐得到了萧翎星的青睐,不仅成为了他身边的一等丫鬟,后来还被他收了房做了妾室。如此扶摇直上的青柳,却并没有想着提拔粗使丫鬟素溪,甚至还因为先前诱导素溪替自己做了不少亏心事,担心素溪会给她捅出去,而暗中派人故意为难素溪。后来素溪的娘亲生了重病,素溪想去找青柳借些钱来医治,却被青柳派丫鬟打发了出去。   素溪在前几世过得都非常惨,她的娘亲病死之后,她失神绞坏了主子的衣服,被打了一顿关进柴房。有个好色的小厮潜了进去,想要强占素溪,素溪不堪受辱,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早早的没了性命……   这些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只不过只有沉歌一个人知道而已。   眼前的素溪还在叹气,沉歌安慰她:“这件事情的起由,是青柳怀疑我们偷了花钗。可是你没有偷花钗,我也没有偷花钗,香蕊和连翘更不会偷花钗,所以我们没有做错N

 
  • 德尔小说网(cheyou360.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