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我真没想当神仙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我真的不是大佬重生,2014逆转阴阳钟

金龙首页入口

时间:21-05-14 来源: 德尔小说网

金龙首页入口

的咕咕叫,总得先找点东西吃。   算了,白狼还在岛上呢,金刚炮虽然保证不杀它,可是真的饿的狠了那可不好说,还是先上山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湖心孤岛,掏出神龟炮压上一发子弹,叩响了扳机…… 第六十七章 生死一线   一声安全,两声危急,向金刚炮发出安全的信号之后,我开始打量眼前的这座山峰。   在湖心孤岛远眺时感觉这座山峰并不高耸,可是真的到了近前才发现攀登眼前的山峰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   更何况现在的我还饿的前胸贴后背。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时间就是生命,我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强忍着腹中的饥饿,我拄着一根树枝,踏着积雪向山顶爬去。   在天黑之前,我抓到了晚餐,一只贼眉鼠眼的田鼠。   看着手里的猎物我哭笑不得,几天之前还嘲谑金刚炮想吃田鼠,结果人家没吃我先吃了。   简单生火将田鼠烤了个黑不溜秋,撕咬着仿佛吃到了人间美味。尽管这美味没有任何佐料,还半生不熟。   “田鼠和老鼠不一样。”我掩耳盗铃似的安慰着自己,抓起啃了一半的田鼠站起身来边吃边走。现在的我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敢浪费。因为我好孬还有果腹之物,而岛上的金刚炮等人可没我这么好的运气。   肚子里有了食儿,很快体力就恢复了不少,夜幕降临之前我已经攀爬了将近一半的距离。这回是彻底的走不动了。   找个避风的旮旯简单蹲了一会儿,夹上一支烟眯了几分钟,香烟燃尽烧到手指后,重新站起来,继续走。   夜半时分,终于爬到了山顶,靠在一棵大树上刚点上一支烟,意外情况就来了,我身后那棵两抱粗细的大树竟然传来了轻微的震动。   我急忙转身抽出干将戒备起来,捏起观气诀竟然发现眼前的这棵大树的气息之中夹杂着一股黄色灵气,尽管不是很浓烈,但是树中藏有活物是错不了的。   自从进了这万里无人的昆仑山,怪事频发,到了今天对于意想不到的情况我已经不再感到惊慌了。持着干将靠近大树,提脚踹了几下树干,发现树干震动的幅度增大了,隐约的还传来动物的喘气之声。   “什么东西,给我出来!”深更半夜,没有了伙伴,独自一人面对着未知的情况我选择了先下手为强,挥起干将冲大树就砍了下去。   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干将虽然砍倒了大树,但是我却感觉到从剑身传来了巨大的反震,这棵大树竟然比其他树木硬实许多。   被砍倒的大树树干之中果然已经被挖空,轰然倒地的同时从树干底部蹿出一只黑色的动物,咆哮着冲我扑来。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只黑色的巨熊,头顶的皮毛已经被干将削掉了,鲜血直冒,表情痛苦更显狰狞。   说心里话,我压根就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出现的是鬼灵精怪我倒不意外,可是树干之中竟然藏着一只冬眠的黑熊,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看着扑到眼前的黑熊,我本能的倒地翻滚,堪堪躲过了迎面而来的巨大熊掌,吓出一身冷汗。   对付野兽之流,道法真言作用不大,只能和其比力气比速度。可是现在的我疲惫不堪,哪有什么力气和速度。   黑熊扑空之后,并不给我喘息的机会,后肢站立,冲我快速扑来。   “杳杳冥冥,阴阳……”情况危急,我本能的想到了自己的道术,试图使用观气搜魂诀直接将它的阳魂给抽出来。可是人家并不给我捏诀念咒的时间,我念了个开头人家的巴掌就抡到了,无奈之下只好再次躺地翻滚试图故技重施。   这回晚了,我还没来得及躺下,熊掌就到了,强悍的力量和锋利的爪子瞬时将我左臂扯出一条深深的伤口,鲜血顷刻之间就流了出来。   我一骨碌爬起来,快速的活动了一下胳膊,发现没伤到筋骨,转身撒腿就跑。什么风行诀雨行诀的全忘了个干净。   以前在书上或者是电视上也见到过别人介绍遇到熊之后装死逃脱的事情,后来到了特种部队才知道,遇到黑熊装死是非常错误的。黑熊如果不饿那还好说,如果饿了它连尸体都不会放过。很多人遇到黑熊以后躺地上装死,结果一装就真死了。至于为什么装死的人上不了电视,那得问电视台了。就像咱们经常看到电视上干了坏事的坏人被抓住了,主持人到最后都会给来一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快拉倒吧,漏的你能报道吗?不好意思,又跑题了,言归正传。   眼前的这只黑熊体形庞大,不但被我惊扰了清梦还被我削掉了头皮,狂怒之下对我是紧追不舍。我不由得暗暗叫苦,这家伙的步子这么大,用不了几下就能追上我。无奈之下只好围着山顶的那几棵大树不停的转了圈子,并抽空拔出神龟炮开始压子弹。   慌乱之际双手发抖,抓出的一把子弹只摁进去两发,其余的全部洒进了雪地。我也来不及多想,抬手就冲身后的黑熊开了枪。   “轰轰”两声之后,彻底傻眼了,本来是瞄的是脑袋结果却打中了右肩,黑熊皮糙肉厚,根本没对它造成多大的伤害。黑熊中枪之后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熊掌开始在受伤处抓挠,试图拔掉射进体内的钢针。   我暗道一声“这么聪明,真成精了。”捏诀跃起,跳上了眼前的一棵大树。   终于安全了,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转视树下坐着的黑熊,黑熊见我跳上了大树停止了抓挠,站起身来狂吼连连,后肢着地走上前来,用前肢环抱着大树,试图将大树拔起。   我跃上的这棵大树有几抱粗细,它肯定是拔不动的。想到此处,我急忙将衬衣划开,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胳膊上的伤口。掏出神龟炮开始压放子弹。这里友情提示一下大家,包扎流血的外伤千万不要用棉花或纯棉衣物,那会使你血液流失的更快。   不多不少,又是两发,树下猛然传来的巨大晃动令手里剩余的几发子弹全都滚落到了树下。我低头一看,受伤的黑熊已经改变了策略,正在下面用粗壮的肩膀撞击着树干,试图将我震下去。   我冷笑着拿起神龟炮瞄准了树下的黑熊,果断的将最后两发子弹射了出去。   不偏不倚,正中黑熊的脑袋!   喜悦之情还来不及从心底泛出,就被寒气和惊愕取代了,头中两枪的黑熊竟然并没有倒下,反而怒吼着爬上了树。   “草,看来教官说的也不全对,谁说狗熊不会爬树来着?”我暗骂一声将神龟炮收起,拔出了干将。看来对付这只生命力超劲的大个子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了。   我手持干将等待着黑熊爬到近前时好给它来上一下子,谁知黑熊爬到半路见到我手里拿着的干将,屁股朝下又退了回去。坐到了树下跟我耗上了。   我点上烟狠抽几口,命是保住了,先歇会儿吧。   谁知烟还没抽完我就坐不住了,冬天里山风本来就大,我还自作聪明的跳山顶的树上了,一会儿工夫就给我冻的浑身发抖,手脚麻木。   俯视树下的黑熊,情况倒是比我好了不少,肩膀肉厚的子弹是射进去了,可是流血并不多,脑袋上的那两枪连骨头都没打碎,两枚钢针早被它拔出来扔到了一旁。神龟炮毕竟不是制式枪支,威力差的太大了。   我掏出神龟炮,摸索着衣兜寻找着遗漏的子弹,树下的黑熊一见我掏出神龟炮,条件反射似的站起来就用肩膀撞树,感情我刚才失落子弹的情形被这家伙看进眼里,在它看来撞树就是它对付我手里神龟炮的办法了。   子弹全掉光了,我怏怏的将金刚炮揣入腰间,树下的黑熊见我收枪也重新坐到了树下,舔起了伤口。   我坐在树上不挺的掏枪收枪挑逗着黑熊,试图消耗它体力,结果没用几次,它就发现我手里的枪根本对它构不成伤害,任凭我怎么折腾,人家也不撞了。后来干脆走到不远处的一处草窠钻了进去,只露出个脑袋监视着我。   我坐在树枝上喝了半个小时的西北风,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开始环视左右,寻找逃生之路。结果一看之下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砍倒黑熊藏身的大树之后,山顶处竟然隐约逸出些须绿色木气,尽管很淡但是的确有了。   我数了数山顶处不知名的大树一共有二十几棵,分布的位置也比较杂乱,没什么章法可寻,不过却都围绕着一棵绿色怪树生长着,之所以说是怪树是因为三九天气如此寒冷,别的树木早已没了树叶,而它竟然枝繁叶茂,宽大的叶子在山风的吹拂之下沙沙作响。捏诀细看之下终于发现了怪树的蹊跷,它竟然没有一丝木气。任何树木都会散发出木气,就算是干枯了的死树也会或多或少的残存着木气,而眼前的怪树枝繁叶茂竟然没有一丝木气,这本身就不正常!   发现了线索,我收回目光开始打量不远处草窠里的黑熊,考虑着对敌之策。跟这个大家伙这么耗着总不是办法啊。   屋漏偏遭连夜雨,竟然开始下雪了。   当我被雪花彻底裹住之前,我终于失去耐心抓着干将跳了下来。   黑熊见我跃下,猛然之间睁开微闭的眼睛,站起身咆哮着冲我扑来。这次,我没躲。   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既然躲不了避不开,只能硬碰硬了!   我双手紧握干将,瞪大双眼注视着迎面而来的黑熊,捕捉着最合适的时机,对付这个大的野兽,刺不如劈。如果不能一剑将它劈死,那么它临死之前的反扑一定会置我于死地。眼前的局面完全可以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形容了。   干将完全无愧于神兵之称,因为我有干将,所以我没死。   黑熊的上半身已经被我劈成了两半,腥热的熊血淋了我一脸。而巨大熊尸临终前的猛烈撞击也令我跌坐在雪地之上,半晌缓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站了起来,我没有马上去砍那些大树,而是蹒跚着走向之前黑熊趴卧着的草窠蜷缩了下来,我冻坏了。   走进草窠才发现,草窠竟然直通先前被我砍倒那棵大树的根部,由于大树已经被我砍倒,所以冷风还是从身后吹来。我赶忙抱过枯叶堵住寒风,在残存着黑熊体温的干草中躺了下来。   是叫对错,什么叫是非?正所谓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在于实力。这头冬眠的黑熊何其无辜,落得被我分尸的下场。算了,现在不是慈悲的时候,我不杀它,它就得杀我……   胡思乱想着终于睡了过去,危险一解除,破阵又有了线索,这次我没有再用香烟定时,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时分才醒了过来。   活动了一下酸痛的筋骨,检查了一下左肩的伤口,我提着干将钻出草窠,持剑凝气将山顶的大树全部砍倒,终于那棵怪树的气息产生了变化。浓浓的翠绿木气从树身散发了出来。   我手捏观气法诀,口念凝神真言,果然发现怪树的翠绿木气是遥对着湖心孤岛发出的。   “太好了,只要砍了你,五行大阵就破了”,我强抑着喜悦,握着干将走了过去。 第六十八章 再驭天雷   先前的那些大树尽管坚硬异常,干将挥砍之下还是可以应剑而倒,惟独最后这一棵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干将砍下,树身不但传来金石之声,还有火星迸溅而出。干将虽可入木三分,但拔出之后,树干之中流出的绿色汁液竟然快速的将树身上的砍痕修补如初。见到这个情景,我真的抓狂了,怒喊着将干将如柴刀般挥舞着狂砍了半天。怪树没倒,我累趴下了。   呆坐在地喘息了半天,灵机一动,既然能够流出树汁证明这棵怪树的确是树,是树就怕火。翻身站起从周围找寻了不少枯枝落叶,堆放在怪树四周燃起了火。   我掏出军刀切割了一块儿熊肉翻烤着,几包压缩饼干对于两人一犬来说根本撑不了多长时间,说不定现在他们已经断粮了。想到此处顿时感觉没了胃口,将熊肉放在一边,开始从远处搜寻枯枝,到了后来看着能拖动的枯树也给砍了拖回来。   增强的火势的确有了一定的效果,怪树的树叶在大火的焚烧之下纷纷掉落,树皮也被烤焦爆裂,到最后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在火焰之中显得分外翠绿。   看着眼前翠绿晶莹的枝干和焚烧时发出的怪异香气,我竟然有种似曾见过的感觉。再一沉吟终于记了起来,当年紫阳观众弟子随三圣真人前往东海碧游宫参拜通天祖师时曾在海边见过此树,据引路童子介绍,此树名为碧珊桐,为东海特有的仙种。   看来这座五行阵果真是截教祖师通天教主所布了。可惜当初没有向引路的童子探听一下此树所惧何物,不然今天倒能省不少事了。   就在此时,湖心孤岛之上竟然传来了神龟炮的枪声,轰然之声不绝,慌忙之中来不及细数,不过估计一梭子全扫出去了。一声安全,两声危急,这一梭子全打出去是什么意思啊?   不过肯定不是好事,难道是饿疯了在杀我的白狼?我临走前交代过如果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千万要给白狼的痛快,难道这一梭子就是金刚炮给白狼的痛快?   我胡思乱想的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眼前的这株碧珊桐硬如金石不说,还能对伤口自我修复。烧了这么久也没见有什么切实的效果。   面对着眼前的这株软硬不吃的碧珊桐,想象着湖心孤岛此刻可能发生的惨像,我彻底忍耐不住了,后退几部抽剑出鞘,上举向天!   左手捏起法诀,口中念诵真言“告知凌宵,妖孽祟世,事清原明,雷公诛邪,陈文玉速速领命,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情急之下,我再次施展出了御气驭雷之术。尽管此时我的御气修为已经今非昔比,但灵气毕竟还停留在深蓝层次,仍然无法调动天地灵气,只能靠自己的些须修为来施法引雷。   不过这次比上一次还是要好受不少,灵气的流失还不足以令我昏厥。看着天际隐约出现的黑云,我挥出灵气为即将出现的天雷指引明了雷击对象,正是面前的这棵碧珊桐。   雷鸣之声终于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孤岛之上的一声枪响,金刚炮在孤岛之上发现了我所处之地的气息骤变,猜想到了我或许正在施展某些霸道法术,急忙鸣枪向我报平安。“TMD你把我的犬杀了,你肯定安全了……”我暗骂着鸣枪示意的金刚炮,浑身灵气通过右手上扬的干将聚于上空。   令我吐血的事情再次发生,本来凝聚在头顶上空的雷云,竟然不听我的蓝气调遣,慢慢的移到背阴山后,这才响起了雷声。轰隆之声响起,倒把后山藏匿的几只红色灵气的猴子劈的乱叫奔逃。   见到自己费尽辛苦招来的天雷竟然不听调遣,我急忙收气散法,呆坐于地,望着雷云慢慢的散尽。   祖师就是祖师,通天教主布下的阵法自然不会被人轻易破去,不然的话孤岛上的嚣黑麟早就破了。看来我倒真的是低估了眼前的这株碧珊桐。   砍不断,烧不坏,甚至连雷都不劈它,这下,我彻底没招儿了。   现在的情形如果我再绕到对面去破那五行火阵,时间肯定不够了,等我跑过去估计金刚炮早被饿死了,一想到金刚炮我就联想到了白狼可能遭受的悲惨命运,忍不住的内心一阵悲切。   伤心了半晌,终于勉强爬了起来。施展驭雷诀几乎耗光了自身的灵气,身体格外的虚弱。必须补充食物,不然如此寒冷的天气,冻也冻死我了。不管情况怎么危急,只要我活着他们就有希望,为了他们,我也必须活着。   蹒跚着走近尚未熄灭的火堆,拣起地上的那块熊肉,简单的燎烤,强迫自己吞咽了下去,爬进先前的草窠蜷了起来。   傍晚时分,我被冻醒了。山顶的积雪已经被先前的大火烤化不少,我低头拾起昨晚遗失的子弹,压上一发,鸣枪向金刚炮示意我仍然安全。   山顶的大树被我砍倒之后,映向孤岛的绿色木气消散了不少。但碧珊桐之上的木气因为被我烧掉了树皮和枝叶,反而更显翠绿。   我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再次走近这株碧珊桐,不管它再怎么神异,它终究还是树。山顶之上那二十几棵大树应该就是它的后代,但是由于并非孕育自东海有些先天不足,所以干将还是可以砍的断的。五行之中金克木这是常识,可是为什么连干将这种神兵利器都砍不断它,难道干将自身的金属灵气不够?   想到此处我快速的从后颈摘下九阳拂尘,九阳松虽然为天地至阳,可是它与碧珊桐都是同归木属,本属相同自然也克它不得。   俗话说福至心灵,我猛然间想到了手里的九阳拂尘丝本来是千年灵鹤羽!   当年乘风道人远赴昆仑盗取九阳松的返回途中,恰巧碰上了昆仑的护山仙鹤和三阴辟水撕咬争斗,乘风道人将三阴辟水救下后,侥幸拾获了两根灵鹤羽,被他视若珍宝,制成了拂尘丝。   昆仑山本为西王母杨婉妗的仙家福地,王母娘娘灵气属金,其护山仙鹤虽是禽兽之身,但灵气亦归金属。而且久居福地,其羽毛自然也为纯阳至金之物。   想到此处我手持九阳拂尘扫向碧珊桐,不出所料,拂尘丝拂中之处,翠绿的树干之上皆被割出了细微的伤口,看来是有效果的,可惜拂尘丝非常蓬松,攻击面积偏大,力度不够集中。   我一见有戏,收回拂尘,凝思半晌,终于想出了办法,将拂尘丝编织在一起,制成了一条鹤羽短鞭。   简单擦拭了一下十指之上淋漓的鲜血,也不迟疑,来到碧珊桐前挥鞭就扫。   数鞭抽下,碧珊桐终于倾倒。   望着倒伏于地,瞬间化为朽木的碧珊桐,我内心狂喜,&#

 
  • 德尔小说网(cheyou360.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