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齐发网站网址 目录共3168章

首页

齐发网站网址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3890章 醒来后

齐发网站网址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heyou360.com

的举动令我感觉像是吞了个苍蝇,我的目标是杀他们,他们反而‘高尚’的保护城中居民,这慈悲为怀也太自以为是了吧,他们难道不明白他们的无谓抵抗才是品城居民死伤惨重的根源?   白眉老僧一直在密切的关注着我和姚贾,佛门高僧大多是一副高深莫测胸有成竹的样子,而此时的白眉老僧却显得极为紧张,事实上他也应该紧张,因为我和姚贾都不是凡夫俗子,高深莫测胸有成竹那是在凡人面前显露的样子,在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面前如果还装出那副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那就等着被我们抓住时机趁势偷袭吧。   白眉老僧现在自然是想出手帮助那些在下方苦战的僧尼的,但是他不敢。因为他知道只要他参与下方的战争,我和姚贾会毫不犹豫的杀掉那些僧侣,事实上战争的关键就在敌我双方四个金仙的身上,连天仙都起不到什么切实的作用。   白眉老僧面上的表情一直阴晴不定,我和姚贾一直在凝神注视着他面上的表情,试图通过他的表情来猜测出他下一步的举动,而白眉老僧也一直在注视着我们,他也想推算出我们此时有什么样的想法和打算。   时间在流逝,下方的战斗依然在继续,不动的只有我们三人,我们三人虽然身体未动,脑海之中却一直都在快速的思考着计策和对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的应对方法。   “午时之前尽克敌军。”最终还是姚贾阴声打破了僵局。   他这句话自然是冲那些异兽下达命令,攻城战是在清晨时分打响的,而今距离午时还有不足的半个时辰,姚贾这句话既有催促下属加紧进攻的目的也有逼迫白眉老僧早拿主意的目的。姚贾是聪明人,他知道人在焦急的情况下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和决定。而他想要的也正是白眉老僧犯错,以此抓住机会出奇克敌。   下方的异兽听到了姚贾的命令立刻加快了进攻的节奏,俗话说身大力不亏,这些异兽都是些庞然大物,在它们面前人类显得很渺小,经过了长时间的苦战,这些僧尼早已经耗尽了体力,而今全靠灵气支撑,进攻的速度越来越慢,凌空的高度越来越低,按照这种情况下去,估计到了午时他们就要全军覆没。   “真人,老衲与你做个赌局如何?”白眉老僧冲我合十开口。   “大师,带领僧尼离开北齐,本座言而有信,绝不伤害你佛教护法天龙。”我摇头开口。我现在自然不会接受什么赌局,任何的赌局都有输赢两面,这场战争关系到了我的生死荣辱,我不敢拿这么重要的事情来赌。   “真人不想知道老衲所言赌局为何?”白眉老僧皱眉开口。   “不想。”我摇头笑道。事实上我已经猜出了他会设什么样的赌局,最大的可能就是让我跟他决斗,倘若我胜了,他们就走。倘若我败了,我就离开。   这个赌局表面上看是公平的,但是细想下来就是个圈套。我之所以不让他说出来是因为他如果说出了赌局的内容我就只能应战,不然就是害怕怯战,面子上挂不住。可是一旦答应了他,他必定会跟我同归于尽,这些佛门弟子也是相当的狂热,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来阻止战争和杀戮。   “阿弥陀佛。”白眉老僧见我并不接受他的赌局,高声念诵了一句佛号之后便不再言语,转而低头查看着下方的战局。   “贼秃顽固不化,于兄在此处督战,姚某去平了那护国寺。”姚贾见此间胜局已定,便想去邺城铲除后顾之忧。   “姚兄稍安,未防途中生变,你我二人还是不要擅离为好。”我缓缓摇头。   姚贾闻言点头同意,转而一脸怒气的看着那白眉老僧。姚贾这种人说难听点就是属疯狗的,越揍他他越咬人,谁要是惹了他那算是倒了霉了,这白眉老僧今日击他这一掌必然换来姚贾日后变着方儿的报复。   下方在激烈的厮杀,上空在安静的等待。   冬阳居正,临近午时,此时那一干僧尼已经死伤大半,能够作战的只剩下了一百多人,这百十号僧尼的身上大多有伤,此时正在负隅顽抗竭力死撑。   就在午时将至之时,一直沉默的白眉老僧猛然高念佛号,转而凝气发声俯身高喊“诸位比丘,时辰到了。”   他这话一出口我和姚贾忍不住要笑,午时的确快到了,这老和尚帮我们掐着点儿呢。可是我们的笑声尚未发出便被诸多僧尼的怪异举动惊住了,众僧尼听到白眉老僧的话后竟然放弃了抵抗,双手合十齐诵佛号,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无比的欣慰和怪异的笑容。   最终还是我率先反应了过来,气抽丹田出言告警,“快退,他们要散功……” 第七百三十八章 集体自杀   散功自爆并不是道士的专属技能,所有的修道者,只要修炼的是灵气,并且修为在紫气以上的,都可以在危急关头散功克敌,但是我先前却压根儿没有想到这些僧尼会散功。因为佛门弟子是不允许自杀的,自杀在他们佛教是不得超生的大罪。   散功事实上就是间接自杀,由于先前没有想到他们会散功自爆,所以这一意外搞了我个措手不及,虽然这些僧尼的灵气大部分已经使用掉了,但是一旦散功还是会产生巨大的灵气冲击,最主要的是这不是一个僧尼的个人举动,上百僧尼同时散功造成的爆炸将是极为骇人的,这偌大的品城必将随之灰飞烟灭。   “快离开此处。”姚贾也反应了过来,俯身冲下方杀红了眼的异兽高喊。   我和姚贾的高喊都是夹以灵气的,因而下方的异兽闻言纷纷各展其能,急速倒退。   “北周兵士伏地掩耳。”我回过神来转身冲北周的兵卒高喊,散功自爆会产生剧烈的冲击波和巨大的声响,北周的兵卒虽然在城外未曾入内,但是他们所在的区域也不安全。   我的示警声刚刚出口,下方的僧尼便开始了散功,他们在散功之前是唱诵了三声佛号的,这三声佛号起到了统一步调的作用,气波是先行发出的,气波发出之后便是一声震天巨响。   紫气僧尼的自爆是伤不了金仙的,但是巨大的气浪还是将我和姚贾震到了上空。自上空俯视,以那些僧尼先前站立的位置为中心,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呈圆形向周围辐射,修道中人凝聚灵气是要对灵气予以压缩储存的,散功自爆的情况与裂变产生的爆炸极为相似,只是没有那冲天的火光。   散功自爆产生的冲击波瞬间便平息了,那一干僧尼自然是没了踪影,在他们先前站立的位置出现了一巨大的深坑,整个品城的所有房屋尽数坍塌,那些异兽虽然听到了我们的告警后退逃离,却仍然遭受到了巨大的重创,仓促之间低头俯视,发现残存的气息不过三道,分别是那左副太尉哮千川,五尾鶤鸡和虎威将军,其余的那些尽数丧命,兔子和耗子以为躲藏在地下相对安全,结果直接被震死在了土里。而那红尻猕猴虽然可以隐藏身形却无法像金仙那样瞬移离开,也没能幸免。   异兽的伤亡一目了然,城外北周的兵卒也受到了严重的波及,散功自爆产生的气浪卷起了城中的青砖石条犹如落雨一般的砸向了四周,由于高空落物非常的密集,北周的十万兵卒大部分都被砸中,受伤者不少,丧命者更多。   异兽的死伤,北周兵卒的死伤都可以算是我方的损失,而北齐那些尚未撤离多远的居民也大多被这些紫气僧尼的散功自爆炸死炸伤,由此可见这一干僧尼的散功自爆是彻彻底底的恐怖行动,这群僧尼是一群彻彻底底的恐怖分子。   散功自爆只持续了数秒钟,我和姚贾低头查看情况也用去了数秒,不足十秒之后二人便回过神来左右寻找那白眉老僧,抬头之间发现那白眉老僧竟然身在数百米的高空并未离去。   “你这贼秃,姚某与你势不两立。”姚贾高喊过后瞬移到了老僧的身边出手进攻,后者急忙瞬移闪躲,没有与之正面相对。白眉老僧也不傻,知道倘若与之硬碰,我必然会趁机截杀于他。   “很好!大师今日之举令本座灵台一片清明,本座日后必然有所厚报!”我忍不住冷声开口。这群佛门僧尼的自爆令我感觉到了恐惧,宗教的狂热会导致善良的人做出疯狂的举动,在他们看来他们是在除魔卫道,不可否认他们的本意是好的,但是他们的理解和认识是错误的,世界上最大的错事都是自以为正确的人干出来的,这些僧尼的举动实际上是在阻碍正统金龙登基,而不是在降妖除魔。他们错了不要紧,要紧的是错了还不知道自己错了。世界上最可恶的人不是那些无恶不作的坏人,而是那些自以为是的好人!   “阿弥陀佛。”那老僧闻言抬手合十,一声阿弥陀佛蕴含着不尽的悲伤和无奈,由此可见他对于那些散功自爆的僧尼是有着无限的敬意和哀伤的。   换做平时,这一声阿弥陀佛会令我心生宁静,但是此刻我却感觉十分的愤怒,佛门中人大多都是善良的,但是善良的人一旦被坏人利用,会做出比坏人更坏的事情,对于这类做坏事的好人我只能把他们当做坏人处理,倘若心慈手软,他们日后还会坏我的大事。   “何必等到日后,本座这便前往护国寺杀光那一干贼秃。”姚贾愤然出声。此次佛门僧尼散功自爆令他手下的异兽死伤惨重,他自然大为恼怒。   “阿弥陀佛。”那白眉老僧闻言再度合十开口。   “你让别人散功自爆,自己却从这里假惺惺的阿弥陀佛,佛门教义禁止自残性命,你难道不知?本座日后倘若主掌天地刑责,你这一干人等的魂魄全部送进地府阴曹,永不复出。”我伸手拉住了想要瞬移前往邺城的姚贾。   “阿弥陀佛,菩萨慈悲。”白眉老僧竟然又是一句佛号。   “别阿弥陀佛了,到时候菩萨也保不住你,快滚吧。”我忍不住出言骂道。我不喜欢僧尼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喜欢这句阿弥陀佛,虽然阿弥陀佛的本意不坏,但是经常被和尚尼姑拿来当挡箭牌,无言以对的时候一律以一句阿弥陀佛来搪塞,既装了高深,又不丢面儿。   “阿弥陀佛。”白眉老僧临走又是一句阿弥陀佛。   “操你大爷的,还念。”我愤然开骂,越讨厌阿弥陀佛他越是没完没了的念个没完,搞的我脑袋都大了。   “于兄为何不让姚某去那护国寺扫清后患?”姚贾疑惑的看着我。我那句骂人的话他先前肯定没停过。   “护国寺不会消失,僧人也不会逃走,你我还是先行处理这下方之事吧。”我叹气开口,现在地下死了一大片,伤了一大群,总得先收拾收拾残局。   姚贾闻言点头答应,转而晃身而下翻找存活的异兽,他虽然不会观气术,但是金仙灵气却可以感受到异兽发出的阳气。   这群僧尼的散功自爆所导致的最终结果是我军死伤了六万多人。算上断了尾巴的烛九阴和那没有魂魄的阴魂甲胄,异兽还剩下了五只,个个鼻青脸肿,缺胳膊少腿儿…… 第七百三十九章 追鸡撵狗   这些镇守皇陵的异兽是姚贾的家底儿,而今损伤惨重,令得姚贾的脸色非常难看,抬手就要施展金仙法术为其接筋续骨,我见状急忙探手阻止了他。   “你我灵气弥足珍贵,浪费不得。”我摇头说道,剜龙肉补犬疮的事情是不划算的,这些异兽休养一段时间还可以再度上阵,没必要急于一时。   “姚某定要让那白眉贼秃跪地求饶。”姚贾抽动着鼻翼愤然开口。   我正色点头没有接话,实际上姚贾之所以如此震怒并不是因为对这些异兽有什么感情,而是这些异兽是他的帮手,它们还有利用价值。   “你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我转身喊住了一名从身边走过的青年校尉。   “回真人,末将彭驰。”对方停身回答。   “从现在起你便是此间主将,率领部队退守金城,暂作休整。”我环视左右也没发现比这校尉官职更高的了,主将之前就被姚贾杀了,偏将裨将也死光了,给他升个官吧。   “啊?末将不敢。”校尉跪倒摆手。校尉相当于次八品官员,出征部队的主将是正一品,一下子升了十几级,难怪他会如此惶恐。   “本座主意已定。速率部队退守金城。”我摆手示意他起来。我是从现代来的军人,使用的是正规部队的战时升迁制度,在古时并没有这种制度。   “末将遵命。”对方接令起身,转而传令三军后退至三百里外的金城暂作休整。   “姚兄,你现今还余几成灵气?”我转头冲姚贾开了口。   “五成。”姚贾挑眉看了我一眼,转而伸出了右手五指。   姚贾的回答令我暗自皱眉,先前让他杀无发之人令他着实浪费了不少灵气,加上此间的战斗和先前的瞬移,他的灵气消耗比我要严重的多,由于我一直比较节省,所以现在还有八成灵气。   我之所以问姚贾剩了多少灵气是为了估算与白眉老僧和叶傲风决战的时候谁会占据上风,叶傲风先前在边境作法浪费了三成灵气,近期还应该消耗掉一些,以我的估计他应该还剩下了六成左右,比姚贾要多。白眉老僧之前一直韬光养晦未曾使用灵气,先前的短暂斗法浪费的灵气也寥寥无几,所以他的灵气应该比我要多。   也就是说,我和姚贾的灵气要少于叶傲风和那白眉老僧。   “而今作何打算?”姚贾见我久久不语,转头出言发问。   “你随大军后撤金城,我前往邺城护国寺废掉那些僧尼。”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佛门僧尼既然不守规矩的自爆,我自然不能再留下他们,这简直是留了一群原子弹。   “你我径直杀进邺城,诛杀重臣和大员。”姚贾摇头否定了我的提议。   “也好。”我皱眉沉吟了良久,最终点头同意,既然撕脸皮了也就不管那么多了,直接杀了算了。   “先去护国寺,莫要走脱了贼秃。”姚贾说完便不见了踪影。   我再度环视了一眼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品城,叹气摇头瞬移来到了护国寺。   短短的几秒钟,等我来到护国寺的时候,姚贾已然动了手,此时他以灵气幻化出了一柄长剑,剑剑枭首,护国寺的僧尼哪里见过这样的对手,连告警声都没有机会发出就连连倒地毙命,满地的光头四处乱滚。   白眉老僧已然回到了此处,此时正在大殿之内与几名主事的僧尼召开会议,虽然他没邀请我旁听,我也能猜到他开会的内容是让僧尼离开护国寺逃命,可惜的是他开会开晚了,僧尼没走,对手来了。   白眉老僧自然能够感受到寺院内出了变故,因而快速的从正殿走了出来,而此时我和姚贾正追鸡撵狗一般在寺院之内大开杀戒,与姚贾不同的是,我出手是废而不是杀,我答应过明慧禅师对佛门弟子手下留情,总得象征性的留几个。不过留命可以,留修为不行。和尚就该诵经念佛,出来打仗还叫什么和尚,废除了他们的修为其实也是为他们好,省得一天到晚惦记着出来降魔伏妖。   “休得放肆。”白眉老僧见状立刻瞬移上前截杀姚贾。他之所以没冲我来并不是因为对我有额外的照顾,而是我只废不杀。   “哼哼。”姚贾见状阴笑冷哼,转而躲闪离开。他现在已经不想与白眉老僧硬碰硬了,他现在只想杀光这里的僧尼。   瞬移之术可以说是金仙最玄妙的法术之一,有了瞬移之术可以出现在任何去过的地方,姚贾在躲闪白眉老僧攻击的同时并没有放弃追杀护国寺的僧尼。   “大胆妖孽,竟敢擅闯佛门清净地。”就在此时,那名修为与天仙相仿的灭情尼姑从后面的三环院落里腾云而出。佛家弟子很少有用剑的,但是她用的是剑,此时正回剑亮势抬头高喊。   “哈哈哈哈。”姚贾闻言抬头大笑,笑声未止便消失了踪影,不问可知已经施展瞬移之术过去杀那尼姑去了。   果不其然,姚贾的笑声从灭情尼姑的身后再度响起,灭情的修为自然比那些紫气僧尼高出很多,敏锐的感觉到了异常,延出灵气护住周身之后回剑就砍。   “你这贼秃不是我这妖孽的对手。”姚贾再度冷哼,转而举剑平刺,灵气长剑受到了天仙灵气的阻隔之后稍有延迟,灭情尼姑趁势想要抽身躲开,可惜身形未动便被姚贾补上了一脚。   灭情尼姑先前痛骂姚贾是妖孽,姚贾心存愤恨,因而这一脚故意踹向了灭情尼姑的屁股,一脚中的,灭情尖叫前扑,还幸亏姚贾只是心存羞辱不想立时取她性命,不然这一脚就能踹断她的筋骨。   “二位以金仙之尊杀戮无辜凡人,于心何忍?”那白眉老僧上前接住了那灭情尼姑。   “你这贼秃,光天化日行那淫邪之事,好不知羞耻。”姚贾见白眉老僧接住了尼姑,不失时机的出言嘲讽。   白眉老僧闻言,急忙松手放开了灭情尼姑,姚贾见状不失时机的上前又补了一脚,还是踹的屁股。灭情尼姑再度‘哎呀’“冤有头债有主,老衲所行之事老衲一肩担责,何故迁怒他人?”白眉老僧手忙脚乱的再度接住了灭情尼姑。   “好!那我们二人今日便放过这些僧尼,大师,你可不要临阵逃脱!”我闻言急忙将话说死。   “罢了,老衲便如你所言。”白眉老僧叹气摇头正色开口。   我和姚贾闻言双双转头对视,二人都明白,机会来了!   就在我们二人对视之际,一道人影从白眉老僧旁侧现身,“九师弟,好久不见哪……” 第七百四十章 斗智斗勇   喊我九师弟的有八个人,但是能悄然现身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对头叶傲风。   此时的叶傲风还是那副张扬的行头,身穿青色团龙道袍,脚&#x。;了,害得我们一直在找她。还有那臭小子,姓苏的明明答应了萃芳姊要杀他,却被他跑到轩辕国去,还救了阴若花,抢走《阴符经》……”   “不用说了,”哀萃芳淡淡地道,“这次没有做好,全都是我一人的错,我自会去找大姐认罪……”   纪沉鱼叫道:“我也有……”   师兰言截道:“沉鱼,你先到其它地方玩一会儿。”   纪沉鱼跺脚:“你们又要说什么秘密?为什么我就不能听?”   师兰言懒得理她,竹竿一甩,直接把纪沉鱼打下筏去。纪沉鱼毫无办法,只好飞得远了。等她离开后,师兰言轻点竹竿,道:“以萃芳姊你的性子,实不该犯下这么多错,以你的本事,更不会落在敌人手中。萃芳姊……那唐小峰可是你命中的煞星?”   哀萃芳冷冷地道:“你既已猜到,又何必问?”   师兰言轻叹一声,道:“当日萃芳姊你选了绝恋心法,我便曾劝过你,可惜萃芳姊你却不肯听。绝恋心法炼到极致,几可遁出三界,不在五行,但它却有个极大的弱点,那就是不可遇到其命中注定的那一个人。那个人是你的姻缘,也是你的煞星,修炼绝恋心法却又能摆脱煞星的人,自古以来,还从未有过。”   哀萃芳看着远处,淡淡地道:“当我看到他的时候,便突然发现,我的绝恋心法竟无法保持。”   “那你更该离他远远的才是,而不该去杀他,”师兰言道,“你越是想要杀他,便越是会去在意他,你越是在意他,他便越是成为你心灵深处的破绽……煞星对修行绝恋心法之人的影响,便是这般由小而大,直至无法摆脱。”   哀萃芳道:“你曾断过我,说我将来会为了一个男子,背叛大姊。”   师兰言低声道:“风鉴之术,也未必全准。”   哀萃芳冷然道:“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做了这种事,你一定要杀了我。”   师兰言缓缓地道:“我会的。”   哀萃芳沉默不语。   师兰言看着她,叹道:“萃芳姊……你可是对你自己能够摆脱煞星,已经失了自信?”   哀萃芳的娇躯微微地颤了一颤……她想要忘记那个无赖,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做到,她恨他,恨得咬牙切齿。但当她回忆着那家伙对自己的欺负,回忆着他在自己羞人地带的拨弄与胡闹,她又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一种奇妙的……快感。   师兰言暗叹一声……以天下之大,修行绝恋心法的人遇到煞星的概率本是极小,但一旦遇上,还从来没有人能够摆脱。   她从怀中取出《阴符经》,轻轻抛了过去:“萃芳姊,大姊还在等着《阴符经》,你与沉鱼先到长安去吧。”   哀萃芳接住《阴符经》,飞离竹筏。   师兰言竹竿再点,竹筏滑入夜色,消失不见。   ……   唐小峰等人到了麟凤山。   麟凤山虽然也遭遇妖魔攻击,但山中好汉齐心协力,倒还保得大家平安无事。   他们在山中见到了骆红蕖,也受到了其他人的热烈款待。那些人不知道薛蘅香曾做出过背叛行径,对她失去双腿大感惋惜,但廉锦枫等人却有意无意地远离了薛蘅香,而薛蘅香也像是认命一般,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话。   骆红蕖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怪罪薛蘅香,甚至对她有些担心,只是这种情形下,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我去劝她。”唐小峰自告奋勇。   “大哥,”骆红蕖看着她,“你不怪她么?”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三妹嘛,”唐小峰说道,“再说了,她做出那种事,也不是为了她自己,其实她也只是希望你平安无事,不会被我和阴若花连累。”   “原来大哥你看得比谁都清楚,”骆红蕖苦笑道,“只是我却也没想到,蘅香对我,竟会有那样的感情,我还以为她只是单纯地把我当成她的姐姐。”   唐小峰嘿笑道:“谁让我二妹是个女中豪杰?你是个女的,便已这般英气,要是个男的,还不知道要迷倒多少美人儿。”   骆红蕖没好气地瞅他一眼,又道:“三妹只怕不肯听你劝。”   “放心,”唐小峰拍着胸脯,道,“我自然有办法。”   骆红蕖很是怀疑,她知道薛蘅香对大哥一向就没有多少好感,不相信唐小峰真的能够将薛蘅香劝动。   唐小峰却不管那么多,端了一碗参汤来到薛蘅香屋内。薛蘅香木木然然地坐在床上,整个人都像是垮了一般,极是憔悴。唐小峰来到床边,见她头上的秀发有许多竟已发白,唐小峰本以为一夜白头只是一种传说,却没有想到真的会有这样的事。他心想这样子放她不管,只怕不用几天她就会死去。   “蘅香,红蕖很担心你,”唐小峰坐在床边,道,“我知道你在内疚,在恨你自己,但我想告诉你,不管是我还是红蕖,都没有在怪你。”   薛蘅香的嘴角溢着冷笑……怎么可能不怪她?怎么可能不恨她?所有人都差点被她害死,他们怎么可能不恨她……   “我知道,我这样说你肯定不信,”唐小峰用极是忧郁的语气道,“我不怪你,是因为我真的能够理解你……”   薛蘅香冷冷地扭过头去,根本就不想听。   唐小峰却自顾自地说着:“我能够理解你,是因为我也有一个非常非常喜欢、却绝对不能去喜欢的人,我喜欢她,我爱她胜过一切。但是我却不能喜欢她,我喜欢谁都可以,但就是不能去喜欢她。你明白这种感觉吗?心里一直堵得慌,却无法把这种感觉告诉别人,无法让那个人知道自己喜欢她,于是只能把所有的痛苦都藏在心里……”   女孩原本是不想听的,却忍不住就听了进去。   “那个人不是紫绡姐,也不是锦枫,但我却是为了她才离家出走的……”唐小峰舀了一勺参汤,放在少女嘴边。少女有些发怔,但她看向唐小峰,却看到唐小峰勺子虽然放她嘴边,人却是寂寞地看向窗外,仿佛思绪早已不知道飘飞到了哪里。她很想听他继续说下去,只好把参汤喝了。   唐小峰把勺子放回碗中,苦恼地道:“那个女孩的名字,叫做唐小山……”   “什、什么?”薛蘅香睁大眼睛,忍不住叫了出来,“你叫唐小峰,她叫唐小山,难道她是你的、你的……”   “嗯,”唐小峰扭过头来,以最最痛苦的眼神看着她,“她是我的姐姐……”   女孩下意识地往里缩,双手按在胸前,眼睛睁得更大了……这个人渣!   第一百四十九章 铜符秘录   “你这是什么表情?”唐小峰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极是受伤,“你是不是在讨厌我?你是不是在鄙视我?我本来以为你会理解我的,难道你不也喜欢红蕖?为什么女人可以喜欢女人,弟弟就不能喜欢姐姐?”   女孩道:“可是、可是……”   唐小峰坐了回去,使劲盯着她:“你能够理解我的,你能够理解我的,对吧?”   他那个样子,仿佛女孩只要敢摇一下头,他就要扑上去狠狠地掐死她。薛蘅香本已是心如死灰,恨不得自己早点死去,这一刻却涌起求生的欲望,使劲点头……   “你果然是能够理解我的。”唐小峰移了一下,与她并肩坐着,顺手又舀了一勺参汤过去,女孩下意识地就喝了。   “我知道我不能去喜欢她的,”唐小峰颓废地道,“可我却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我离家出去,在东海待了两年多,却怎么也无法忘记她。其实我也不是想要占有她,小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站在她的背后,偷偷看着她,只要一直看着她我就很开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的!女孩想着。   她想起了那一天,淑士国的士兵说她养毒虫,要把她抓走,她躲在房间里,颤抖着,战栗着。就在她最最绝望的时候,外头却传来一个爽朗的少女声音:“谁要是敢欺负我的妹子,我绝不会放过他……”   那声音是那样的坚定,那样的让人心安。她胆怯地打开门,然后就看到了一个人的背影……   从时起,她最喜欢的就是站在那个人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一直看着她的背影……   “原来大哥心里也有这么多的苦楚,”她在心中想着,“我以前还那么的讨厌他,我其实……一点都不了解他。”   “不管有谁要伤害她,我都不会放过她们,”唐小峰定在那里,森森冷冷地道,“她是我的姐姐,是我的家人,不管有谁要害她,我都不会放过她们。”   薛蘅香看向他的侧脸,看着他那坚毅的脸庞。他是那样的认真,认真得让人心动。   这一刻的唐小峰,想到了哀萃芳和师兰言、纪沉鱼她们。   小山是我的姐姐……我不会让任何人害到她……   唐小峰的一番言语,让女孩对他生出同病相怜的感觉。他又看着女孩,再接再厉:“三妹,我知道你心里愧疚,但我真的不会怪你,因为如果我是你,我可能也会那样做,我会不顾一切地去保护自己喜欢的人,不管是付出什么代价……”   女孩的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忽地扑在大哥怀中,失声痛哭。原本以为自己的痛苦没有人能明白,但是她错了,她彻彻底底地错了。她抹着眼泪,哽咽道:“大哥,我真傻,我以为那样子就能保护红蕖姐,我对不起你们,我真的应该去死……”   “傻妹子,”唐小峰放下参汤,搂着她,在她背上摸啊摸,同时尽可能回忆着上辈子看过的言情片,“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保护一个人,也是没有错的。你都喊我大哥了,我又怎么会怪你?既然已经做错了,那更要好好活下去,用以后的日子来弥补自己所犯的错,知不知道?”   女孩使劲点着头。   “还有,”唐小峰推开她的肩,认真看着她的眼睛,“我刚才跟你说的,你不要告诉别人,那是我的秘密,那是我心中的痛苦,只要有你知道就可以了。以后你有什么心事,也要告诉我,好么?”   女孩继续点头。   唐小峰再次把她搂在怀中,两人心贴着心,简直比亲兄妹还要亲密。因为他们有了共同的秘密,他们远比任何人都要互相了解,从今以后,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   骆红蕖悄悄推开门,看到薛蘅香扑在唐小峰怀中哭泣的画面,怎么也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唐小峰嘿笑着向她伸出两根手指……搞定!   接下来,唐小峰把安慰女孩的事交给了骆红蕖,女孩既已哭了出来,又有了大哥的理解和原谅,内心中的痛苦得到了极大缓解,心情也好了许多。   其实在唐小峰和骆红蕖看来,她就是一个犯了傻的女孩子,自以为做了正确的事,却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失去双腿,对她来说已是太过严重的惩罚,不应该再受到更多的伤害。   骆红蕖始终也没有弄明白唐小峰是怎么把薛蘅香死灰般的心给说活的,她只看到薛蘅香对大哥的态度越来越好。去问薛蘅香,薛蘅香不肯说,去问唐小峰,唐小峰只是笑嘻嘻地向她摇手指,说那是秘密。   骆红蕖心想,原来大哥还有这般的本事,于是让他去看司徒芜儿。   司徒芜儿自从离开淑士国后,整个人就变得疯疯傻傻,时哭时笑。唐小峰自告奋勇,又去找司徒芜儿聊天,只可惜这次他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薛蘅香心是死的,但至少理智还在,司徒芜儿却像是整个人都崩溃掉,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只是在那哭哭笑笑。   骆红蕖无奈叹息,说原来也有大哥你做不到的事,弄得唐小峰颇为郁闷,心想自己好不容易建起的威名,就这样子毁于一旦……   ……   对于唐小峰来说有两件事现在最为重要,一件是要早些回到岭南,虽说从纪沉鱼跟那个叫丽绢的女孩的对话中可以判断出,那些人还不知道百花仙子在什么地方,但唐小峰心中还是难以放心。   另一件事,则是要让颜紫绡与薛蘅香断去的手脚重生。   他与廉锦枫一同商量,廉锦枫告诉他说,虽然她确实知道断肢重生的灵丹如何配制,而长生宫里也有不少药材,但其中还缺了一味。   廉锦枫低声道:“断去的肢体越迟重生,难度越大,因为人的魂魄与骨肉是相连的,时间长了,与断肢重叠的部分魂魄便会散去,那时就算有了灵药,也是无用。”   唐小峰道:“我们先回长生宫,一同想办法。”   此时,“金刚拳”铁洪也带着乱浮岛的好汉并入了麟凤山,实力大增,淑士国驸马司空奇与君子国国主姚华的死讯也已传来,虽有妖魔到处肆虐,麟凤山相对还算平安。于是,骆红蕖便将麟凤山交给铁洪和老残来主持,要带着薛蘅香,跟他们一同去长生宫。   唐小峰却是心中一动,向阴若花要回四时乖错太平铃,将骆红蕖拉到一旁,与她嘀嘀咕咕地说了一番。他虽然没有详说,骆红蕖却也没有多问。于是,唐小峰便写了一封书信,骆红蕖也交待了蘅香和芷馨几句,便离开他们,踏着滑云板飞往天际。   颜紫绡疑惑地问:“红蕖要去哪里?”   唐小峰笑道:“我只是想给父母和姐姐报声平安,让她帮我送信去。”   他是让骆红蕖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先赶到岭南,保护他的姐姐。   红蕖本就是骆宾王之女,又持有他的书信,他家人自然会收留她。   唐小峰与颜紫绡、阴若花、红红、薛蘅香、姚芷馨诸女,连司徒芜儿也一同带上,离开麟凤山,来到了长生宫。   徐丽蓉与亭亭果然都在这里等着他们。   红红与亭亭两个黑妞会在一起,欣喜若狂,徐丽蓉则依旧戴着面纱,冷冷淡淡。   但不管怎样,看到徐丽蓉也平安无事,唐小峰真正地放下心来。   “玄机三祖呢?”唐小峰问,“他们不是被你们擒住了么?”   徐丽蓉带他来到藏着晶矿的那个地底洞穴,指着三堆飞灰:“你找他们?”   唐小峰:“……”她居然把他们给杀了?   徐丽蓉淡淡地道:“看着他们,天天还得怕他们跑了,睡都睡不安稳,实在麻烦,还是烧了省事些。”   唐小峰汗了一下,心想我才跟师兰言约定好了双方不许寻仇,这边徐丽蓉就把玄机三祖给杀了?不过算了,反正这三个老家伙都被烧成了灰,所谓毁尸灭迹,哀萃芳和师兰言就算找到他们也认不出来,最多我们死不承认就是。   “这是从他们身上搜出来的,”徐丽蓉将一卷书递了过来,“你有没用处?没用我就烧了。”   唐小峰接过来一看,见封面上写着《铜符秘录》,内中记载的全是与机关术、铸炼术有关的心得,甚至还有天玄铁的提炼方法。   唐小峰大喜,直接塞入怀中。   第一百五十章 不死树   唐小峰与诸女聚在一起,问廉锦枫想要断肢重生,到底还缺了什么药材。   廉锦枫道:“我所要炼制的,乃是返本还源续断膏,宫中其它药材都有,独缺了一株龙髓玉灵芝,这龙髓玉灵芝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听说要在极炎之处才能发芽,又以龙髓浇灌,经过千年以上才能长出,就算寻遍天涯海角,也未必能找到一株。”   不是吧?唐小峰郁闷地想,竟然是这么难找的东西?   徐丽蓉却插口道:“龙髓玉灵芝?我倒是知道哪里有,不过那地方只有一株。”   唐小峰问:“一株够么?”   廉锦枫道:“理论上,每颗续断丹都要用到一株,但我却有其它办法,所以无妨。”   于是所有人都看向徐丽蓉,徐丽蓉却显得有些犹豫:“我虽然知道哪里有,但那个地方……我却不想去。”   唐小峰没好气地道:“你不想去,那就把地方告诉我们啊。”   徐丽蓉冷冷地道:“没有我带路,你们去了也是没用。”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唐小峰瞪着她。廉锦枫却道:“徐姐姐,你上次说的那件事……小妹也一直都在想办法。”   徐丽蓉冷然道:“你是在威胁我么?”   廉锦枫低着头道:“小妹怎敢威胁姐姐?小妹只是向姐姐保证,等炼好返本还源续断膏后,一定会帮上姐姐。”   徐丽蓉怒了一阵,最终还是咽下气来,冰冷冷地道:“轩辕国东面,有一棵不死树,不死树下有个地方,乃是当年轩辕黄帝身边的女魃与应龙所葬之处,在那底下,就有一株龙髓玉灵芝。不过我要提醒你们,千百年来进入那里面后还能出来的人少之又少,近百年来,更是只有一个。”   红红问:“那个人是谁?”   唐小峰心想,可怜的红红,你要被嘲笑了。   果然,徐丽蓉直接看向红红,冷冷地道:“当然是我,要不然我怎知道那里有龙髓玉灵芝?你个白痴。”   红红闭嘴。   其他人想笑又不敢笑,诸女与徐丽蓉也相处了一些日子,知道她脾气不好,又极是敏感,但只要忍她一些就好了。唐小峰看向阴若花,见她无奈苦笑,自己也跟着笑了笑……他听阴若花说过,以前的徐丽蓉根本不是这样子的,不但人长得极其漂亮,几可跟廉锦枫相比,又极是高傲自恋,不像现在这么敏感,那时候的徐丽蓉,也没有成为轩辕国的六恶神之一。   只是以徐丽蓉的性子,不敢向廉锦枫发脾气,反而转嫁到红红身上,让人不免有些猜测,心想她有什么事要求上廉锦枫?   接下来,他们就开始讨论谁到不死树取龙髓玉灵芝。廉锦枫是非去不可的,因为只有她知道怎么完好无损地将龙髓玉灵芝摘下,徐丽蓉也非去不可,只有她才能找到龙髓玉灵芝,唐小峰心想没必要去太多,加上自己,三个人也就够了。   颜紫绡虽然想去,但唐小峰却要她留在这里,不管怎么&《鬼神遗物》《忍极神》《太阳和向日葵的约定》《永狩魔灵》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齐发网站网址》。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heyou360.com/wapbook/72681_498693.html
齐发网站网址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