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黄鹤楼体育赌场 目录共9128章

首页

黄鹤楼体育赌场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4121章 醒来后

黄鹤楼体育赌场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heyou360.com

8;于渐渐失去了神彩。   菡芝仙素来坚强,见此情景,也不禁落下泪来。这就是妖族?谁说妖一定是冷酷无情,自私之辈?张紫星有感化蛇之情,胸中悲怆大生,心知不能让化蛇白白牺牲,大喝一声,趁黑柱未复原之时,提起最强的仙力,以那水火相容之法,朝那封印拼命攻去。封印原本就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损坏,被他一顿急攻,渐渐瓦解。那干戚神斧的样貌也渐渐显露出来,却是一把黑黝黝的斧子,样式有些古拙,却没有什么美丽的花纹装饰,看上去毫不起眼。张紫星看准机会,走上前去,一把握住斧柄。   就在他刚握住干戚时,忽然一股强大的精神力传了过来,强行钻入他脑海之中,紧接着迅速膨胀开来。张紫星只觉头脑如裂开一般,剧痛无比,连神智都几乎要崩溃掉了。张紫星本身也是意志力极为坚强之人,当下强忍痛苦,默运刑天所传之法,奋起全身仙力,将那干戚拔了出来。在干戚脱离黑柱的一刹那,张紫星的脑中“轰”地一声,出现许多场景来。   高大而孤独的身形,傲然踏在云间,面对着前方如潮水般涌来的军队……   一个人与无数敌人的战斗,然而露出惧意的,竟然是那大批敌人……   身上无数的伤痕,却无法动摇他的斗志和脚步……   失去头颅的身躯,依然不屈地抡起大斧……   张紫星只看得心潮涌动,恨不能与这大斧的主人一起,去经历那一幕幕令人热血沸腾的战斗。一个人,与天的战斗!   当张紫星恢复清醒的时候,发现干戚神斧已被他轻松地握在手中,再也没有发出任何抗拒的波动。回想那脑海中的情景,他不由握住神斧,用力地挥动几下,似乎要宣泄心中那暴涨的斗志。这干戚神斧威力极强,才这随意几下,对面隔着几丈远的岩壁上顿时无声无息地出现了数道程度夸张的裂纹。   化蛇的死,使刑天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你果然非同寻常,我这干戚神斧,没有强大的意志力与决心是无法使用的,速速将这璀星轮斩开,我要出去与那长乘道人做个了断!”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刑天脱困!瑶真人之谋   黑柱封印的崩溃,岸上长乘道人立生感应,情知不妙,连忙催动咒语,整个乐游山当即一阵地动山摇,植物纷纷枯竭,冰块融化。大批大批的金翼受长乘道人召唤而来,齐齐出现在水面上。长乘道人双目寒光闪烁,朝金翼们一指,金翼纷纷痛苦地抽搐起来,身上流出黄色的液体,然后干枯死去。其余的金翼见此情景,骇怕不已,想要逃窜,却被法术所禁,动弹不得。在金翼液体的作用下,整个桃水渐渐变成了奇异地橘黄色。   “疾!”长乘道人手中拂尘一甩,橘黄色的河水顿时沸腾了起来,水底石窟中的石台骤然发出璀璨的星光。   张紫星正要拿着干戚神斧朝圆台走去,忽然前方传来耀眼的星光,周围的重力陡然增强了千百倍,几乎无法站立。张紫星情知必是那长乘道人所为,而眼下化蛇舍弃性命破除了黑柱的封印,干戚神斧已成功到手,就差最后一步劈开石台了。他咬着牙,全力运转体内仙力,挣扎着朝石台艰难地挪去。   长乘道人正以秘术牺牲乐游山生灵及金翼的性命,催动璀星轮周围的防护阵法时,忽然一点金光自远方云雾缭绕的高峰中飞出,由小变大,落在乐游山上。金光化作一朵巨大的五瓣花型,周围释放出一圈圈的力量波纹。动荡不堪的乐游山在这五瓣花型所发出的波纹作用下,渐渐恢复平静。残余下来的金翼也惊慌失措地逃避开来,而那沸腾的河水居然结成了坚冰。石窟中正苦苦抵抗重力的张紫星就觉身躯一轻,压力骤减,差点因失去重心而摔倒。虽然他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变故,但也知道机会难得,连忙抓紧时机,身形一弹,跃向圆形石台,手中干戚神斧高高举起,朝石台砍去。长乘道人没想到五瓣金花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现,心中大急,手中连指河水,一阵震撼,却无法破开那坚冰。   “西昆仑乃我的仙域,休要以为这是你那天界!”花瓣中渐渐现出一个动人的女性身影,正是瑶真人。   长乘道人变色道:“天瑶,我知你深恨昊天,但往事已矣,他也是无奈为之,你又何必计较?再者,你不应为报复而染上这等大因果!”瑶真人冷冷地说道:“甚么报复之心?我早已经心死,你也配不上此念!休要在此血口喷人,污蔑于我!我乃昆仑之主,你在此施术翻覆我昆仑之界,我理应出手阻止,何来因果之说?”   两人正争论间,张紫星已经跃至那璀星轮力场的上空,顿时受到了无形力量的排挤。圆盘中刑天立刻发出强大的力量。张紫星就觉得手中神斧似乎受到什么牵引一般,自动朝下猛力砍去。那力场顿如惊涛般裂开。这一斧将圆盘外壳地石头震地尽数粉碎,露出里面闪光的金属真身来。干戚神斧锋利无比,直镶入那金属圆盘中。张紫星却遭遇了强大无比地反弹力,整个身躯猛地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岩壁上。碎石飞溅间,在那坚硬的岩壁留出一个浅浅的人形凹坑来。好在他肉体力量十分强悍,仙力循环一周,倒也无事。金属圆盘被那神斧镶嵌的破口中忽然冒出一股淡淡的烟气,渐渐凝聚成一个条手臂,这手臂凝固成实体,一把握住干戚神斧,朝金属圆盘斩落。   长乘道人正意图说退瑶真人罢手时,忽然整个乐游山一阵地动山摇,桃水的冰面骤然龟裂,一股不详的预兆自长乘道人心中升起,面色不由大变。就在此时,他脚下的地面忽然裂成两半,如同一道峡谷一般,与此同时,一只黑色的巨兽冲天而出,朝长乘道人迎面扑来。长乘道人身如柳絮,通体灼灼,随风飘飞开去,似是浑不着力。然而当他飘落在地时,忽然露出震惊之色,头上的高冠忽然一分为二,断作两截,掉落在地,那乱发顿时垂落下来,显得狼狈不堪,哪里还有那种世外高人的模样。   长乘道人方才使用的是一种十分奥妙的挪移仙诀,如果不是特殊类的法宝,根本无法伤害他。哪知这凶兽居然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力量法则,仿佛跨越了距离甚至是空间,竟然完全无视那种仙诀的奥妙,将他的头冠斩落。   凶兽之形渐渐收敛,化成一柄长柄战斧,落在一人的手中。这人身材强壮,却没有头颅,另一只手则扛着一条似乎已成为尸体的怪蛇,同时出现的还有张紫星和菡芝仙两人。   长乘道人全身剧震,目光极为警惕地盯着无头人,口中叫道:“天瑶,若你不想沾染莫大因果,速助我一臂之力,镇住此魔!”   哪知瑶真人此时竟然是没有半点声息,长乘道人朝一旁飞快地瞥了一眼,却发现瑶真人与那五瓣金花已失去了踪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长乘道人同时觉自己身体一紧,一身仙力居然无端的衰弱了几成,心知是瑶真人暗中捣鬼,惊怒交加,忍不住骂一声“贱人”。   就在他这一分神之际,这边那大斧已化作一线流光,转瞬已滑至他的身前。流光掠过,长乘道人身躯自中裂开成两半。但一阵金光闪过,那两片身躯随即又合拢一处,恢复原状。长乘真人身上的光芒陡然黯淡下来,似是吃了大亏,不敢逗留,厉啸一声,身化金芒,破空而去。在逃离时,那流光再次圈来,将长乘道人的右肩,连同手中的拂尘一道断作两截。长乘真人惨叫了一声,再受重创,顾不得停留复原,遁光又迅疾了一倍,如闪电一般,消逝无踪。   刑天追赶不及,落下地来,默默地“看”着手中的化蛇尸体。亲眼目睹过化蛇牺牲的菡芝仙与张紫星都感觉得出来,化蛇对刑天的感觉,绝非普通恩人那样简单。化蛇不惜那般留在水底石窟,只怕是想静静地永远陪伴着这个无头的男子吧。   这时,远处的云雾缭绕的巅峰玉山又飞出三道青光。三道青光转瞬便落在乐游山上,正是瑶真人身边的三胞胎美女,小青和她的两位姐姐。三女同时朝张紫星下拜:“奴婢参见陛下,奉娘娘玉旨,请陛下与两位道友往琼玉宫一行。”   刑天听到“陛下”这个称呼,转身朝张紫星“看”了一“眼”,似乎十分意外。张紫星知道自己的身份迟早要让刑天知道,也不辩解,对三女说道:“请三位道友引路。”   刑天突然开口道:“你们且去,我就在此相候。”   张紫星理解刑天此刻的心情,点了点头,与菡芝仙一道,跟着三女朝昆仑山飞去。来到玉山顶,就见瑶真人亲自在琼玉宫门口迎接。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件后,对于这位西昆仑的美丽女主人,张紫星心中只有警觉与提防,早已无遐想之念。他目前只求邓婵玉早日脱离冥火洞,然后和菡芝仙一起,三人一同平安地离开这个神秘的是非之地。   进入大殿后,宾主落座。张紫星朝瑶真人施礼道:“娘娘,子辛历尽辛苦,总算不辱使命,寻得三味仙材,现献于娘娘,请娘娘遵守诺言,免除邓婵玉的惩罚,将其释出那冥火洞。”   瑶真人淡淡地看了一眼菡芝仙拿出的三样仙材,说道:“陛下果乃重情之人,为小徒不惜闯入桃水禁阵,取得仙材,既是如此,我这便放出蝉玉。”   “小青,你且去冥火洞一行。”瑶真人说着,朝身旁的小青吩咐了一句。小青会意,退出大殿,在路过张紫星身旁时,脸上似乎露出笑意。   张紫星没有心情细想小青的笑意,瑶真人那句“不惜闯入桃水禁阵,取得仙材”在他听来,甚是刺耳——明明是你施计谋,引我去乐游山,结果误入封魔大阵,释出刑天,却还来说这等风凉话!   瑶真人并没有派人收取菡芝仙手中的三样仙材,而是轻轻拂袖,一块古拙的石简与一个法精巧的宝囊出现在菡芝仙的身前的玉桌上。   “菡芝道友,我曾听蝉玉说,你要这七叶玄冥草是想要炼制易筋仙丹,想必你精通炼制之术。”瑶真人冰冷的俏脸上露出一丝和缓之色:“此乃上古丹卷《坎楔》,内载各秘传丹术,在我西昆仑也算得上是奇珍,我现将此卷赠于道友,请勿推辞。”   菡芝仙听闻《坎楔》之名,不禁吃了一惊:传闻此卷珍贵无比,记载了最精深的丹理学说与各类不传的秘方,对于喜好炼丹一道的仙人来说,有着等同于先天宝物的地位,想不到居然在西昆仑瑶真人的手中,而且就这么“随意”地送给了她!菡芝仙虽然《坎楔》甚是心动,却也不敢贸然收下,将探询的目光投向了张紫星。   张紫星心中冷笑:这算什么?打一闷棍再给一甜枣?既然受到了瑶真人的算计,那么这古卷也是自己应得的,随即朝菡芝仙点了点头。   就听瑶真人又道:“在《坎楔》中,有一味罗天洗髓丹,功效远在易筋丹之上,其主材便是七叶玄冥草、水玉仙兰与黑玄草。另有一些仙草珍材,尽在那法宝囊中,一并赠予道友,以待日后之需。”   张紫星眉头微皱:原来这三样仙材竟是那罗天洗髓丹的主材,这样说来,瑶真人是一早就算计好的。不似恶意,这内中究竟有何蹊跷呢?   菡芝仙得了夫君的示意,赶紧谢过瑶真人,口中却不放心地问了一句:“多谢娘娘厚赠,只是我收下此物,当不需应承娘娘什么吧?”   瑶真人知道菡芝仙还在顾忌着自己当日许她好处,让她离开张紫星的事情,当下摇了摇头。菡芝仙这才欢喜地收下了这难得的宝物。   此时,前往冥火洞地小青走进大殿,身后正跟着张紫星一直牵挂的邓婵玉,向瑶真人复命。   张紫星见到邓婵玉精神抖擞,全无想象中受罚那般萎靡之色,心中感到奇怪。就听邓婵玉对瑶真人行礼道:“师尊,徒儿正在冥火洞修炼,不知师尊着师姐传唤,有何吩咐?”   瑶真人微微一笑,指着张紫星说道:“这位陛下仗恃武力,一路打上琼玉宫,还重伤了陆吾等仙人,毁坏楼阁无数,强命我交你出来。我不得已,这才被迫让你中断修炼,出来相见。”   张紫星听罢,顿时傻了眼:邓婵玉在冥火洞……仅是修炼?   邓婵玉听到张紫星居然为她打上琼玉宫,还重伤了陆吾这样的强者,心中甜蜜的同时也不由露出惊讶之色,仙识中传音道:“小贼,记得当年你还是那等金丹修为之人,如今居然这般厉害,居然能将陆吾师兄打成重伤?只是你此举太过无礼,若是师尊怪罪,我也不好求情。”   张紫星连忙问她那晚盗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邓婵玉地答案让他目瞪口呆:原来,邓婵玉当日去西圃盗取七叶玄冥草,被看管西圃的仙女发现,并惊动了瑶真人。瑶真人问明邓婵玉盗草的原因时,并没有惩罚她,而是答应将七叶玄冥草送给她,条件是必须在冥火洞将师门的太阴仙诀修炼至三品的境界。邓婵玉本已修至二品的顶峰,自恃近来已有突破的迹象,当即应允,高兴地前往冥火洞修炼,并请师尊转告张紫星。   这样算起来,接下来张紫星怒闯琼玉宫,打伤陆吾,只怕真是“无礼”在先了。虽然邓婵玉曾请瑶真人转告,但瑶真人可以借口说,转告之人还没到,张紫星就已先行闯山了。而如果没有闯山之举,也就没有后来那乐游山水底刑天之事了……现在看来,这正是一个完美而环环相扣的设局。   张紫星将目光投向了这一切的“导演”瑶真人,心中警惕之心更甚。这个女子的神通倒还罢了,心计却是高得骇人,步步算计在前,若是有这样的敌人,绝对不是一件乐观的事情。 第二百五十二章 西王母隐秘(上)   “蝉玉,你且再次与菡芝道友作陪,我另有要事,想要与陛下相商。”瑶真人毫不在意地迎上了张紫星的目光:“不知陛下可否移驾往邀月殿一行?我自会解答陛下心中所有疑惑。”   “既是娘娘有命,我恭敬不如从命。”张紫星有心揭开这一切的真相,给了菡芝仙一个“放心”的眼神,又朝邓婵玉点了点头,起身与瑶真人一同离开了大殿。   来到邀月殿,瑶真人挥手让左右退下,关上殿门。偌大地宫殿,就只剩下这对“孤男寡女”。   “我知陛下心中有无数疑惑,如今我也不再隐瞒,就此一一作答。”瑶真人正色问道:“陛下,是否还记得当日闯我琼玉宫之事?”   张紫星虽然心中嘀咕,表面上却不得不露出歉意:“当日是我太过性急,故而有那等无礼之举,还望娘娘恕罪。”   瑶真人摇摇头:“那般小事,陛下不必记心。我是问,陛下可否记得,闯入我琼玉宫时,所发生之事?”   张紫星依稀还记得,当日有一名女性妖魔,居然与“狂暴”状态下的自己大战了一场,随后似乎还有一些朦胧之事,可惜已记不清楚了。如今瑶真人再提此事情,张紫星不由心念一动,猛然想到一个假设来,惊问道:“请恕子辛无礼,当日我还记得,有一异状女仙,有莫大力量,与我曾大战一场,莫非这位女仙与娘娘有何关系?”   “异状女仙?”瑶真人自嘲般地笑了:“陛下何必如此慎言!不若明说,其形乃可怖妖魔也!而这妖魔,正是我这位昆仑之主!”   张紫星得瑶真人亲口证实,面上虽然平静,心中却是大为吃惊:这么说,那天自己是和西王母本人来了一场激烈的肉搏战?   《山海经》曾有记载: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而在《穆天子传》里,西王母的言行却又像是一位温文儒雅的统治者。在《汉武帝内传》则谓其为容貌绝世的女神。想不到,真正的西王母,却是那般恐怖的模样!   瑶真人看出他在努力压制心中的惊讶,清冷美丽地脸不由上露出恨色,说道:“陛下不必惊慌,可知我原本并非是如此形貌!全是被人暗算所至!”张紫星知道她必有下文,果然就听瑶真人继续说道:“暗算我之人,陛下在岱舆仙山时,也曾见到过!”   张紫星回想当日情景,恍然大悟:“莫非是那瑶池金母?”   瑶真人咬着牙点了点头,将两人的恩怨原原本本地道了出来。   上古妖魔大战之后,祝融与共工内讧火拼,失败的共工怒触不周山。就在女娲采五色石补天之时,鸿钧道人预知未来将天地分阶,便命大弟子老子寻觅极阴极阳之人,为日后天界之主的人选。   老子寻得三人。一位是赤阳之气所生的昊天,为新的天帝人选,但天后的人选却有两人。一位是拥有玄阴之气,掌素色云界旗的元卿,一位是拥有太阴之气,掌昆仑镜的天瑶。   天瑶原本与昊天有情,又有先天至宝昆仑镜在手,威力还在素色云界旗之上,所以天瑶是被定为天后的最佳人选。然而事出变故,元卿施下诡计,引天瑶前往女娲补天之处,诱使昆仑镜与那空间裂缝发生牵引,结果昆仑镜所发出的强大力量协助女娲一鼓作气,终将那裂缝修复。女娲也因此领悟了至大的混沌之力,借功德成就圣人之尊。天瑶的昆仑镜却受那空间裂缝巨力牵引,分裂成三部分。天瑶竭尽全力,仅抢下其中的镜框部分,而昆仑镜威力最大的主体部分似是落入了空间裂缝之中,无法觅回。另一部分是中央的晶珠,也是不知所踪。失去了昆仑镜的天瑶沮丧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女娲补天成功后,鸿钧划分天地位阶。封昊天为执掌天庭地最高帝君,而天后的人选则让昊天自行选择。由于天后之位只有一个,所以昊天必须面临取舍。鸿钧道人的意思是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天后必须与天帝在力量上对&#x。消耗不起,最后会败给我。”   封云道:“你不觉得你这样太傻了吗?”   秦景道:“我才不会管这些,只要我能赢就行了。”   封云道:“你赢不了的!”   秦景道:“我一定会赢的!”   封云突然冷道:“到此为止吧!”   封云一剑震退秦景,突然运转“噬元诀”顿时,城池内外的元灵气全都向着他涌来。   这一刻,真的是风云变色,大地哀叫,无数的生灵枯萎而死。   “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我感觉体内的元力在流失?”   “我也有这种感觉,这到底是怎么了?”   此时,众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所有的元力和元灵之气,都聚集在了封云的左手掌上。   封云的左手掌上出现了一个乒乓球大笑的能量小球,小球在极速的选择,聚集而来的云灵气也跟着旋转,最后一全都涌进去,被压缩成为小球的一部分。因此,小球在变大,一点点的在变大。   秦景心中大惊,死盯着能量球,就一剑斩下来。   封云自然不会让他得逞,右手挥剑全力抵挡。两人又陷入了激战中,一个为了破坏,一个为了保护。   可一段时间过去了,秦景还是没能得逞。而封云手掌中的能量球却越来越大了,已经有一个篮球那么巨大了。   此时,众人都胆战心寒的。因为封云手中的能量球实在太恐怖了,要是爆发的话,在场之人可能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幸存。   “我的个天啊!这还是人吗?”   “这样太恐怖了,我们还是逃命去吧!晚了可能就来不及了。”   “真是不敢想象,他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吞噬防御百十里的灵气,压缩出一个这么超大的能量球。”   徐宁郁闷道:“他可真是个变态,竟然弄这么大的能量球,也不怕把整个城池废了。”   风尘道:“我看不会!他这样做的目的,应该是为了震慑秦景,而不是真的要灭杀他。”   魔鑫道:“封云!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我不相信你的修为就只有表面上这点,你一定已经超越这条界限了。”   封云突然大声道:“再给你个机会,认输吧!”   秦景虽然很惊恐,也有些害怕,但是要他认输,他做不到。特别是跟他修为同阶的人,他更加做不到。   秦景道:“要杀就来!少他妈废话!”   封云道:“执迷不悟,送你下地狱!”   瞬间,封云出现在秦景身边,巨大的能量球极速轰击而出。   秦景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封云的速度比他快,而且这能量球的气旋完全将他锁住了,他是不可能避开的。   秦景来不及多想,迅速转化成一柄长剑,与能量球对击上。突然,天空风云变色,乌云盖顶,雷鸣闪电的。   “咔!”秦景撑了不过三秒,长剑就出现了一道裂痕。   封云道:“认输吧!不然你真的就完蛋了。”   “做梦!”秦景怒道。   封云就不明白了,明知道不是对手,为什么就是不认输,他们这是为什么?   “咔!”又出现了一道裂缝。   这场面是不是似曾相识,之前秦景为了杀魔鑫,而全力镇压。可现在是封云为了逼秦景认输,而步步紧逼。   封云道:“我本是不想杀你的,可你如果要逼我,那我也只能杀了你了。”   秦景道:“要杀就杀,那里这么多废话。”   “咔、咔”接连两声响起,长剑上又多了两道裂痕。   “跟你一样是个死脑筋!”风尘忽然道。   徐宁道:“这叫执着,不是死脑筋!”   风尘道:“执着你也得分是什么事情啊!以生命为代价的执着,这根本就是傻子的行为。”   魔鑫道:“封云不会杀他的。”   徐宁道:“怎么说?”   魔鑫道:“如果他要杀人的话,刚才也就不会救我了。”   徐宁道:“这可不一定,要是秦景这样逼下去的话,不想杀也得杀了。”   风尘道:“为了救一个不相干的人,而杀另一个不相干的人,你觉得有人会这样做吗?”   徐宁道:“世事无绝对,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咔……”长剑裂痕声不断,眼看就要崩溃了。   “啊……”秦景的惨叫也不断。 第九百三十三章 拱手相让   众人的心都跟着紧张起来了,心道在想秦景难道就这样陨落了吗?   可突然,一个令人意外不解的事情发生了。封云竟然收手了,将能量球化散了。   封云道:“你走吧!”   秦景疑惑道:“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我。”   封云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呢?”   “你!”秦景愣了愣,道:“我不会感激你的,下次我一定要你命。”   封云道:“下次再说吧!”   秦景御空离开,眨眼就消失了。   封云收起了手中的长剑,其实就是幽冥万鬼幡。不然的话,仅靠元力凝结的剑芒,怎么可能抵挡得了秦景的攻击。   封云一步步的向着风尘他们走了,连看都没看叶琪一眼。   这让一旁的叶琪有些尴尬,当然尴尬的还有叶凯荣。   叶凯荣走出来道:“封少侠请留步!”   封云转过身来,道:“叶前辈有事吗?”   叶凯荣道:“现在你是擂主,你可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不然我们这擂台也就摆不下去了。”   封云笑道:“我向叶前辈你是误会了,我根本就没有要打擂台的意思,我只是跟秦景切磋一下而已。”   叶凯荣笑道:“封少侠!你应该知道规矩,谁打赢了擂主,就会成为新的擂主。秦景是擂主,现在你打赢了他,所以你就是新的擂主了。”   封云道:“既然如此,那我退出!”   众人哗然,到手的美女竟然拱手让出来。这一刻,封云成为了众人心中的傻蛋,一个十足的傻蛋。   叶凯荣微微一惊,道:“退出!这可不行!”   封云道:“为什么不行?”   叶凯荣道:“因为擂主是不能随便退出的。”   封云道:“有这个规定吗?”   叶凯荣道:“当然!除非你有退出的理由。”   封云道:“我已经成婚了,而且连儿子都有了,这个理由够了吧!”   “什么?”叶凯荣大惊失色。   但随即他笑道:“你不会是为了想退出,而骗人的吧!”   封云道:“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叶凯荣道:“难道我女儿配不上你吗?”   封云道:“不是的!我真的已经成婚了,不会再娶别人了。”   叶凯荣怒道:“我一直在给你脸面,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封云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将是莫大的耻辱。即便自己说的都是实话,这也会伤害她。但是他如果不说的话,那就会伤她更深,他可不想在弄出一个紫玉来。   封云道:“叶前辈!你为何要苦苦相逼呢?”   叶琪突然站出来,道:“爹!既然他要退出,那就让他退出吧!难道女儿像是没人要吗?”   众人都明白,叶琪这是在为自己找台阶下。   叶凯荣脸色一沉,道:“到现在事情已经不是这么简单了,这事情已经关系到我们叶家的颜面了,他这是在藐视我们叶家!”   的确事情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叶凯荣本是好心好意的,挽留封云。可谁知封云不识好歹,一点颜面都不讲,而且还是挡住众人的面拒绝。这不是在拒绝叶琪,而是在拒绝他们叶家,这叫他们叶家颜面何存啊!   魔鑫突然开口道:“叶家主,你这话就严重了吧!”   叶凯荣强势道:“这是我叶家跟封云之间的事情,你们最好别插嘴。”   徐宁道:“叶家主,你好大的架子啊!”   “哼”叶凯荣怒哼道:“你们当我叶家是好欺负的吗?”   风尘道:“谁欺负你了,是你在欺负封云吧!”   封云道:“叶前辈!不管不信不信,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并没有羞辱你们叶家的意思,冒昧之处还请原谅。”   叶凯荣道:“你不想打擂,你就不该上来!”   风尘道:“大家应该都看到了,是秦景咄咄相逼,封云才应战的。这事情根本就不该怪封云,你们说是不是。”   许多人都点了点头,因为确实是这样的。   魔鑫突然道:“叶家主,我看你是想为秦景报仇吧!”   “魔鑫你……”叶凯荣气愤道。   魔鑫冷笑道:“难道被我说中了?”   “叶前辈!告辞了!”封云欲离开。   叶凯荣却突然腾飞上来,道:“哪里走!”   可其中一个老头突然挡住了他,道:“强扭的瓜不甜,让他走吧!”   “叔父……”叶凯荣道。   老头没有理会他,而是对封云道:“封少侠!我们叶家管教无方,刚才的事情对不起了。”   封云微笑着点了点,道:“前辈,我能理解!”   老头笑道:“封少侠以后要是有空,欢迎你到我们叶家做客。”   “一定!一定!”封云点头道:“前辈告辞了!”   封云御空离开了,风尘他们看了一眼吹胡子瞪眼的叶凯荣,笑了笑也跟着御空而去了。   叶凯荣皮笑肉不笑的,道:“各位!不好意思,小女竞选道友一事,到此为止。各位请回!”   众人都叹气摇头,接着面面相觑,一个个的就散离了。   因为事情已经到这份上了,难道再从新来过吗?他们叶家丢不起这个人,而且也已经没有再举办下去的没意义了。   回到家中,叶凯荣有些不解,也有些不满,道:“叔父!这叫什么事?这不是叫世人看我们叶家的笑话吗?”   “那你想怎样?杀了他吗?”   叶凯荣道:“至少要给他点教训啊!不然世人会以为我们叶家好欺负的。”   “教训!你能教训他吗?他连兵器都没出,就将秦景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你没看到他背上那柄刀吗?里面蕴含着无穷的能量,一看就是一柄神兵。”   叶凯荣眼前一亮,道:“神兵!真好啊!就以他的神兵作为赔罪礼。”   “你也想得太简单了吧!以他的实力,配合神兵,我们叶家就算能拿住他,也会损失大半,更何况他还有魔鑫风尘他们相助。”   叶凯荣道:“那怎么办?难道这事情就这样算了吗?”   “这样是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你要记住,万万不可招惹他。明白吗?”   “哦!”叶凯荣很不情愿的答应道。 第九百三十四章 羽族   “封兄弟,冒昧的问一下,你师承何处?”魔鑫一杯酒下肚说道。   封云道:“教过我的人很多,但要说师承的话,应该算是昊天派的弟子吧!”   魔鑫惊讶道:“什么?你是昊天派的弟子?”   徐宁和风尘也颇为惊讶,因为两人万万没想到封云竟是昊天派的弟子。   魔鑫道:“既然你是昊天派的弟子,那你为什么还冒着得罪秦景的风险救我。”   风尘道:“封兄弟,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封云道:“我没有开玩笑,严格说起来我是昊天派的弟子,但我没在昊天派待过一天,所以昊天派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个名字而已。”   徐宁道:“难道你遇到了云旭天,他教了你《星辰诀》”   “呵呵……”封云笑道:“来!喝酒!”   魔鑫道:“封兄弟,我要提醒你一句,秦景这人一向自视甚高,而将你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与他,我怕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可得小心点了。”   封云道:“多谢魔兄,我会小心的。”   风尘道:“不知封兄弟,你有什么打算,意欲何往?”   封云道:“没什么地方可去,随便看看而已。”   魔鑫道:“近来我想去灭羽城看看,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一道前往。”   封云道:“灭羽城是什么地方?”   徐宁诧异道:“灭羽城你都不知道?”   封云道:“我一直在深山,对外面的事情了解很少。”   风尘道:“这灭羽城成立与十多万年前,传说当时外族入侵我们天界,掀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战斗毁灭了大半个天界,无数神人陨落。那一战真的很凄凉,也很悲哀。”   又是十多万年前,难道这就是天界的浩劫,这跟我先祖他们有关吗?   封云顿时来了兴趣,道:“能给我说说这件事情吗?”   魔鑫道:“我听魔宗的前辈门说,在十多万年前,一种自称天使族的人,带着无数族人杀了过来,让我们信仰他们天使族,做他们天使族的努力。”   风尘道:“我们当然不会愿意,于是乎一场大战就开始了。”   徐宁道:“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天使族,而是远古时期,出去探索外太空的羽族。”   “羽族!”封云微微一惊,道:“既然他们以前也是天界种族之一,为什么回来后要杀戮天界呢?”   魔鑫道:“不知道!他们说是我们抛弃了他们,而我们则说是他们在外太空遇到了某种东西,导致了他们的变异。究竟如何谁一说不清,而且双方都不让步。在这种情况下,也唯有武力才能解决了。”   封云道:“最后结果如何?”   “最后的结果很惨重,天界神尊和神帝陨落无数。就连实力最强的昊天帝,在对战羽族皇者的后没多久就陨落了。”风尘道。   封云道:“那羽族呢?”   魔鑫道:“羽族也死伤无数,最后羽族皇者重伤,带着剩下的残兵败将退走了。”   昊天帝真的陨落了,难怪昊天塔会出现在道元大陆。不过他真的陨落了吗?   封云道:“那灭羽城又是怎么回事?”   徐宁道:“灭羽城是为了祭奠那一战中死去的英雄所建,同时也是为了避免羽族再次来袭而筑建的防御线。”   封云道:“难道羽族这么多年,都没再犯吗?”   魔鑫道:“他们说没有,不过应该是有的。他们之所以这样对外说,无非是为了避免引起众人的恐慌。”   封云道:“什么时候过去,我跟去一起去看看,瞻仰一下为护天界而亡的众英雄们。”   魔鑫喜笑道:“好!明天一早我们就启程!”   风尘道:“我也跟你们一起去看看!”   徐宁道:“可惜啊!我受伤了,不然也要去走上一遭。”   封云道:“等你养好伤,以后会有机会的。”   徐宁道:“唉!你们去吧!我要疗伤,再好好的巩固一方。”   封云道:“见到你师父,代我向他问好?”   徐宁一惊道:“你认输我师父?”   封云笑道:“有过一面之缘。”   徐宁道:“不止是一面之缘吧!你应该学过三字剑诀吧!”   封云点头道:“可惜啊!我只是学了点皮毛。”   徐宁道:“难怪你那一招,会施展的那么漂亮。”   风尘疑惑的看着封云道:“难道你也见过我师父?”   封云道:“你们知道剑阁吗?”   “剑阁!”徐宁和风尘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魔鑫道:“我略有耳问!传闻这剑阁是三位剑术大师所创立,希望能有人将三种剑术融合一体。”   徐宁道:“三位大师是谁?”   魔鑫道:“据我们魔宗的调查,应该是剑神,剑圣,剑魔三大剑道。”   风尘和徐宁一惊,道:“那不就是我们这一脉?”   接着三人都转眼看向封云,道:“难道你……”   封云笑道:“我曾进去过,得到过他们的指点。”   风尘道:“真的假的啊!”   徐宁道:“如此说来,我们岂不是师兄弟了?”   封云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因为我没拜师。”   魔鑫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魔气,难道你也有修炼魔道功法?”   封云点了点头,道:“魔道炼体之术是一绝,我有涉及过。”   三人一阵惊愕,异口同声道:“你真的只有二十多岁吗?”   封云明白他们为什么会由此一问,自己修炼这么多功法,而且都有小成,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所不能办到的。   封云点头道:“是的!”   魔鑫郁闷道:“我这个奇才,跟你相比就是个废材了。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今天我算是见识了。”   风尘和徐宁道:“变态!”   封云心里笑道:“要是你们有麒麟养子这体质,你们也可以的。”   灭羽城!希望你能为我解惑! 第九百三十五章 天罗网   翌日,吃完早饭,封云三人就跟徐宁道别,向着灭羽城赶去了。   封云问道:“灭羽城在什么地方?”   魔鑫道:“在天之西界!”   封云道:“天之西界,离这里多远?”   风尘道:“很远!没半个月是到不了的。”   “啊!”封云惊讶道:“那天界得有多大啊?”   风尘道:“不知道!但总之是大到你无法想象。”   “对了!你听说过一个叫青锋的人吗?”封云突然道。   风尘道:“青锋!你的朋友吗?”   封云道:“你认识?”   风尘摇头道:“不认识!光凭一个名字,要想在天界找到人,就有如大海捞针,根本没可能。”   魔鑫道:“他有什么特点,年纪相貌如何,我可以让魔宗的探子把你打探一下。”   封云道:“算了!如果有缘的话,我相信会再见的。”   三人谈话间,已经离开城池万多里了。   魔鑫突然道:“你们有没有发觉,我们好像被人《相爱总是那么容易》《日娱之金属恶人》《小米的爱恋》《从网剧开始做明星》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黄鹤楼体育赌场》。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heyou360.com/wapbook/39055_681444.html
黄鹤楼体育赌场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