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最痛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海贼之毛茸茸之王,2014古格壁画

秒速快三官方

时间:21-05-14 来源: 德尔小说网

秒速快三官方

|收录 |收藏 |引用回帖 |评分 |举报 abc88888888yu 认证市民 通过了19楼的初步认证,享发帖、打卡双倍威望等特权。 我要申请 ◆ ◆ 人生阶段:单身爱情幸运号 .威望:10410 注册时间:2012-12-05.发私信 关注她 .发表于2014-01-21 11:54 只看该作者 204 # 展开电梯 .第1卷 第一九八章 输赢 第1卷 第一九八章 输赢   章和十三年年末,大魏朝发生三件大事。   最首要便是元成帝下令,漠北三州驻军,分别陈兵额仑咔嗒山脉昆穆、祈合、奉托关口。出了关口向前推进不足二十里,便是漠北皇庭治下最南方部落纳罕。   紧接着,元成帝新得十一皇子未满周岁,连同其母云贵嫔,中毒不治,接连陨殁。此案后经刑部层层排查,又接监察司暗报,终是拨云见日,查出幕后主使宝林曹氏,更牵扯出第三件举朝皆惊的大事。   贵妃李氏,勾结两朝东晋文王麾下特使,意图谋逆逼宫,扶持大皇子夺权上位。元成帝暴怒之下,将李氏废黜庶人,鸩酒赐死。其身后安国公府褫夺国公府爵位,满门流放。大皇子宗政淳因未曾直接牵连此案,侥幸保命圈禁皇子府,终生不得复出半步。   另有与之相较,毫不起眼的正三品督察院左督御史被吏部尚书奏呈贪赃枉法,证据确凿,被罢官免职,留待候审。   丹若苑里,慕夕瑶筋疲力尽趴在贵妃椅上赖着起不来。   “主子,待会儿还有家宴,殿下吩咐,您需按时列席。”赵嬷嬷无奈看着瑶主子这副懒散模样,心里暗自焦急。再不梳洗更衣,怕是又要落在人后。   “歇息一刻钟,迟了你家殿下自会派软轿过来,碍不着事儿。”慕夕瑶是真累得恨不能睡死过去。   又是满月宴。这回虽无外人生事,可之前月子里想方设法对付贵妃和安国公府,已是让她好一番费神。至于赫连葳蕤那个女人,倒是放手得干净。弃车保帅,废掉个三品实职文官,勉强能让慕夕瑶解气。   罪魁祸首何人,至今依然没有头绪。只知晓对方与两朝皆有联系,且文王麾下使臣已被驱离,回去后当是逃不过罢官的下场。依慕夕瑶看来,文王未必就是接头之人,这样显而易见的漏洞,对方不可能留下。不过既是能将文王推出台面,背后之人身份,应当也是极其显赫。   宗政霖借此良机移花接木,抹除背后之人痕迹,与第五佾朝密谋之后,不仅给贵妃扣上私通叛国的帽子,更是干净利落废掉宗政淳这个祸根。同时向东晋发难,获取额外两成通商收益。   这回多方联手欲将慕夕瑶除之而后快,本以为势在必得,却不想被她轻巧避过,还间接成全宗政霖称王之路更进一步。   第五佾朝经了此事,曾在宗政霖面 言,“与侧妃过手,运道先输一成,其余九成,五成保命,四成留下或可一搏。”   宗政霖扶额大笑,“娇娇夸口,她乃宜夫宜子命格,宝贝得紧。在其之上,尤其招财。”   慕夕瑶的原话是,“妾这般宜室宜家,相夫教子,说旺夫都显得肤浅。再者说,妾坐这儿随便捣鼓捣鼓,那银钱不乖乖流进荷包?殿下,您得了妾这么个宝贝,谁敢说娇养着不对?就是被您捧手心里,心肝肝的疼着,妾还觉着稍显不足。”   那小不要脸的,当时说这话可是颐指气使,挤眉弄眼。宗政霖笑骂,屈指轻敲她脑门儿,那女人跟着就来上一句,“殿下您轻点,不得过会儿还是心疼。”   就这么个娇气包包,招人嫉恨却从不吃亏,之后必定是可劲儿报复巴拉好处,这样子的慕夕瑶,宗政霖乐意稀罕。   “嬷嬷,胸口处勒得有些紧。”沐浴过后,终于舒缓过来的慕夕瑶,极为窘迫的发现,今儿这身华贵锦袍怕是上不了身。产后胸前越见饱满,之前量的尺寸已是不能再用。   “娇娇涨奶怎地不说。”宗政霖从身后搂住她 ,对身前女人极为满意。纤腰窈窕, 丰盈,小女人天姿丽色,好生招人。深嗅一口颈侧幽香,宗政霖俯身凑近她耳廓,轻轻摩挲。“这样 ,可是想了?”   “殿下!”慕夕瑶羞恼。这男人何时不声不响进得门来?方才那句话,可不是说与他听!“妾很快就好,您外间侯着?”她丹若苑的人,一见宗政霖就集体叛逃,连声通传都没胆子留下,可想而知六殿下在她院子里何其强横霸道。   “本殿自是与娇娇解难。”话音方落,慕夕瑶尚未完全拉拢的外衫已被宗政霖剥落,里间绸衣挡不住男人蛮横力道,分崩离析过后,只余小兜儿颤巍巍挂在 之上,胸前风光一览无余。   “殿下您收敛些。”慕夕瑶推攘他不规矩的手掌,羞得面红耳赤。“晚宴即到。”   宗政霖眸色深幽,俯身衔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儿,握了慕夕瑶 ,喟然长叹。“却是还需等到宴后。”手掌覆在她平坦小腹,宗政霖十分期待,“无小儿顾忌,才得畅快。”   无耻!慕夕瑶拧他耳朵。这男人恶趣味何时能纠正过来?但凡在寝塌之外,总是控制不住极易动情。这样的宗政霖,慕夕瑶应付起来有些捉襟见肘。没法子,脸皮没人家厚,力道又软乎乎没个震慑,往往都是让他偷着得手,好不羞人。   “殿下,妾不涨的。”看他还搂着人不放,慕夕瑶小脸通红,羞涩开口。就怕他借口行事,迫使她“姗姗来迟。”家宴时候,几人说话本就口无遮拦,再这么赶着趟的送上去给人说道,慕夕瑶岂能甘心?   宗政霖知她羞窘好脸面,也不勉强太过,只必需的好处却是从不心软。“娇娇勿怕,本殿解解渴,定放你离去。”   慕夕瑶身子一颤,接着就是止不住的低吟 。宗政霖素了太久,唇下力道有些失控。   “娇肤 ,香汁馨甜。”男人低声赞叹,握上她胸前娇挺缓缓 ,似爱不释手反复流连。   慕夕瑶仰着脖子,被宗政霖可着心意来回 。   “美人 ,益发 。”宗政霖含笑调侃,不忘在她身上落下 。   “殿下,停手。”慕夕瑶眼眸中盈盈水色泛开涟漪。“晚间,晚间定然……”定然如何,却是绝口不提。   宗政霖放缓力道,等着她自投罗网。“娇娇,晚间如何?说出来,说出来便放了你这回。”   臭男人是看她脸皮薄,成心欺负人?慕夕瑶被宗政霖揉得浑身火热,上半身毫无遮挡,就这么偎在衣冠楚楚的男人怀里。   比不要脸,浑话她也会说!到时何人生生受折磨,慕夕瑶笃定有人比她更为不堪。   “殿下,”慕夕瑶攀上他脖子,踢了绣鞋,莹白小脚勾上男人笔直 。“晚间,自是被翻红浪,情浓 ,可好?”   小手划过男人下巴, 喉结,之后顺着胸腹缓缓向下,“再是鸳鸯 ,你中有我。”   宗政霖被慕夕瑶大胆 打得措手不及,清楚感觉出她小手和玉趾令人心痒的勾弄,身上已是不由自主起了反应,正欲将人拉下停了这场戏弄,却听她娇娇柔柔,就这么望进他眼里,一字一句,字字撩火。   “解开香罗带,剥得赤条条。插上一根梢来,把奴儿浑身上下咬。殿下,您来呀~~”   小黄段子什么的,妾记性忒好,出口成章,不下两手之数。   慕妖女媚眼如丝,就这么妖 艳口吐淫诗,激得宗政霖瞬间眸色赤红,身子已是紧绷到极致。   “放肆!何处学来  ?”话是这样教训,大手却黏上她身子,片刻舍不得离开。   “那要是不要?”慕夕瑶眨着水眸,挺着凶器,就这么晃晃荡荡间,迷了宗政霖神智。   本是一场逗弄,如今却骑虎难下。宗政霖紧绷着脸,面对慕夕瑶如此露骨的邀请,终究是承受不住。   “娇娇。”一把擒了这妖精,压着她使力磨蹭两下。“如今给了可好?”   “殿下~~”慕夕瑶羞涩低头,小手探进他袍服。“如您所愿。”隔着亵裤刚一碰上火热 ,便听头上男人闷哼出声。   “这样,”再使力 几下,舒服得宗政霖仰首喘息。   “自是不行。”正畅快间,宗政霖被慕夕瑶一掌推开,愉悦感戛然而止,神思也慢慢清明。   “殿下,妾可是说了,不行。”您别一副吃人样子,自个儿没耐性听完就急吼吼上钩,这急色毛病,妾治不了。   宗政霖浑身冒火,看着不远处披着轻纱的女人,凤目中神色更见黝黯。   “点了火想逃?”除了她,再无人能如此挑起他兴致。可惜慕夕瑶太过顽皮,常常令他气得牙痒。   “您问的可是晚间。要不要妾提醒您,这会儿时辰不对。”慕夕瑶高昂着头,有恃无恐。宗政霖被她抓了话柄,按这男人脾气血性,就是再难受也会 过去。   “好极。娇娇,今夜若是兑不了现,本殿保准你今后再不会有张牙舞爪的机会。”宗政霖话虽狠厉,但姿态却不可否认,是服了软的。   慕夕瑶目的达成,阻了他当下不规矩,又占尽上风,自是春风得意,好不畅快。   “殿下,您不妨拭目以待。”到时您若下得了手,再说不迟。妾可就老实躺那儿,您自己舍不舍得动作,都与妾无甚干系。   慕夕瑶唇角高高扬起,看着俊脸阴沉的宗政霖笑得高深莫测。   殿下,就冲您对妾这着紧劲儿,妾就笃定您今晚一败涂地! TA共获得: 评分共:0 条 . |收录 |收藏 |引用回帖 |评分 |举报 abc88888888yu 认证市民 通过了19楼的初步认证,享发帖、打卡双倍威望等特权。 我要申请 ◆ ◆ 人生阶段:单身爱情幸运号 .威望:10410 注册时间:2012-12-05.发私信 关注她 .发表于2014-01-21 11:55 只看该作者 205 # 展开电梯 .第1卷 第一九九章 搏位 第1卷 第一九九章 搏位   晚间家宴,宗政淳因事发圈禁未能列席,其余诸皇子尽皆赴宴。   慕夕瑶自觉无论如何也避不开他人目光,嫉恨她之人不在少数,更何况还有大皇子因她间接送去“荣养”,索性放开了懒得理会,就这么张扬着一身纯白色镶边狐裘,衣着华贵,妆容明艳,携着万方仪态款款而至。   女眷席上,眼看慕夕瑶产后越发 水灵,不知引来多少欣羡目光来回打量。其中几束尤其冰寒刺骨,即便不回头,慕夕瑶也能察觉一二。   “四嫂,没了大皇子妃,席间冷清许多。”这话绝对不怀好意,可慕夕瑶就这么大喇喇凑近她耳边,跟四皇子妃私下里咬耳朵。周遭目光她见得多了,再厉害也不及她家男人眸光吓人。   “没个正形。知道你得瑟。”难怪淑妃每每提及慕氏都是丫头丫头的叫唤,跟个孩子没甚两样。才从惊险中脱身,就又是喜笑颜开,洋洋得意。   “谁让他们合伙儿欺负妾。妾现在出了月子,抖擞两下,自然要看坏人下场。”慕夕瑶眼珠子一转,突然小小声逗趣儿,“上回寻衅嫂子之人,这会儿指不定正押着家里男人埋头试药,难怪有夜叉一说。”明知杨国康出不了公主府,慕夕瑶正好给他安个辛苦喝药的名头。这里面意思,说出来也是惹人笑话。   “个促狭鬼。叫旁人听到,正好拿你问罪。”宗政莹如何下场,四皇子妃了然于心。像慕夕瑶这般没了顾忌拿出来取笑却是万万不敢。   “殿下说了,只要不是掉脑袋的大错,妾这么个莽撞人,他勉强还能养得活。”宗政霖对她允诺,可不是这般含蓄。六殿下原话里,在掉脑袋前面,极其罔顾法纪加了个“立马”。外人面前,她还是谦虚点儿好。   “也就六弟这么惯着。”四皇子妃摇摇头,这丫头不好管教。府上夫主那头没边儿的娇宠,难道她还能插手人家家事,告诫宗政霖这样不合适?   “小六嫂连得两子,身形竟未走样,令人好生羡慕。”新任八皇子侧妃姒氏初来乍到,自是圆滑四顾,照顾周全。   “也是,慕侧妃得了两子,即便之后再不能生养,也是稳稳当当,不愁老无所依。”太子妃这话说得很是讲究。   咒她美人迟暮恩宠不再?慕夕瑶眸子一亮,话回得不软不硬。“好在妾进了六殿下府中,没有那起子糟心事儿催命,也算生来带了福相。”   要说在座何人府上最是乌烟瘴气,非太子妃莫属。听明白慕夕瑶暗有所指,所有人顿时收声儿,独留太子妃绷着脸端坐。   气氛正慢慢冷凝,一个怯怯女声不合时宜骤然响起。“还未与慕侧妃正式见过,妾这边却是极为失礼的,如今得补过才好。”   慕夕瑶循声望去,却见一面容姣好的女子起身见礼,忙招呼她坐下。听了身后赵嬷嬷耳语,方知那人正是她偶然间兴起,出手帮过一把的宗政涵侧室,陈家女儿。   当初为了拉赫连葳蕤下马,自然得捧一人上去。这个人选,慕夕瑶随手挑了陈家,今日得见,这陈家小姐胆量虽小,仪容却不差。   “月子里的事儿,哪里算你失礼。”她坐月子那会儿,外面可是热闹得很。宗政涵两名侧妃进门,听说赫连葳蕤风光依旧,一月里有小半日子宗政涵是歇在她屋里。其余时候才是与新入府侧妃一处,两位侧妃几乎平分秋色。   “妹妹既然出了月子,明日正屋请安可要一同前去?正妃病了好些日子,今日她庶妹过来,也是一直陪着。妾去探望那会儿,看正妃脸色实在不好。”   赫连敏敏为何不来,病是一因,最紧要还是气不过被慕夕瑶如此作弄。旁人不知情,在座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不曾耳闻一些风言风语。   这时候苏蔺柔这般提出来,无非就是拿不敬正事的名头,压慕夕瑶这股威势凛凛的东风。   “殿下告诫,不可打扰。”慕夕瑶放下碗筷,拿了锦帕抹过嘴角,“妾觉得姐姐也莫要过去的好。殿下不喜。”   不喜什么,聪明人闻弦知意。   苏蔺柔脸色铁青,握着玉箸的手指微微发紧。如此张扬!恃宠而骄说得便是慕氏这般小人得志!   一顿饭你来我往,明争暗斗。不仅要和诸皇子后宅客气过招,还要和家里拖后腿的说道讲理。这么磕磕绊绊一路吃下来,慕夕瑶味同嚼蜡。好容易应付完场面上事儿,慕夕瑶带着人脚步不停,匆匆往丹若苑回返。   “赫连葳蕤以侍妾身份赴宴?”元成帝能容得下宗政涵如此胡作非为?   “主子,赫连小姐如今是庶妃,前不久才得八殿下晋封。”   慕夕瑶脚下一顿,眉头蹙起。“用了何种糊弄人把戏?”   墨兰眼皮一跳,主子这话真是毫不客气。看看四周都是院子里伺候的人,墨兰这心才小心翼翼压着嗓子回了话。   “说是侍疾有功。八殿下之前偶感风寒,是赫连小姐衣不解带伺候了两宿。”   “伺候两宿……最后那女人可是废寝忘食之下,力竭晕倒?”别说是赫连葳蕤那个破败身子,就是她也得掂量掂量抗不抗得过去。如此矫情作态,不过是谋求上位的表象。   看来宗政涵对赫连葳蕤,目前为止,还是相当满意。   奈何不得主子这随意性子,又管不住她那张惹祸的碎嘴,墨兰忽略这句不合规矩的问话,老实回禀。   “被主子料中,不过情况更糟些。宫里传言,庶妃不仅昏厥,还积劳成疾,需用心调养。”   慕夕瑶嗤笑一声,极为不屑。要说她看赫连葳蕤最不顺眼,不是野心和毒辣,而是虚假得厉害。   这个女人如此作为,不过是为自己谋求退路。不愿为宗政涵承担生子的风险,便借此机会欺上瞒下,不仅讨好宗政涵予她晋位,还得了他些许内疚。   那两人相处方式,倒是难得臭味相投。就不知赫连葳蕤是否看清宗政涵本质。敢这么明目张胆算计他头上,若是达不成他想要的结果,那下场……慕夕瑶都为她捏把冷汗。   前世血腥屠戮整整十七部落的修罗,漠北蛮子闻风色变,这样的男人,岂会甘愿被女人谋算?这时候让赫连葳蕤如了意,指不定心里早已记上一笔。   慕夕瑶正感叹赫连葳蕤走了步臭棋,就见丹若苑门口卫甄当先而来。   “主子。”卫甄早早被殿下派来,带上轿辇就等迎了瑶主子前院伴驾。哪里知道这么一等就是近大半时辰过去。料想主子那边应等得没了耐性。   “殿下在书房?”宗政霖又想玩什么花招?莫非是喜欢上书房情趣?想起那回让他满意得不得了的摇椅,慕夕瑶脸颊微微泛红。   “劳烦卫统领与殿下说一声,妾在双燕池‘静候君归’。”想吃肉,得,您大爷的请移步。妾累得受不住,讨个恩典应是可行。   再者说,除了书房,殿下您对浴池似乎也是极为偏爱……   今夜的惊喜,殿下,您可准备好消受?妾与您的堵局,可是胜券在握!   慕夕瑶此时是万般笃定,可是她忘了……未来建安帝,也不是省油的灯。 TA共获得: 评分共:0 条 . |收录 |收藏 |引用回帖 |评分 |举报 abc88888888yu 认证市民 通过了19楼的初步认证,享发帖、打卡双倍威望等特权。 我要申请 ◆ ◆ 人生阶段:单身爱情幸运号 .威望:10410 注册时间:2012-12-05.发私信 关注她 .发表于2014-01-21 11:56 只看该作者 206 # 展开电梯 .第1卷 第二零零章 良辰 第1卷 第二零零章 良辰   “静候君归?”宗政霖凤目划过异彩,眼眸深处似有火光跃起。慕夕瑶该不会以为换了地方,

 
  • 德尔小说网(cheyou360.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