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贯官方平台 目录共2257章

首页

万贯官方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3005章 醒来后

万贯官方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heyou360.com

#x5143;气以一层层的奇妙顺序排布,竟然把法相都压制了下去。   高欢也知道,法相本质上也是一种对于元气得纯粹应用。只是武者心神凝炼,以自身为天地,一旦拥有法相,就会对修者有着压倒性优势。   可修者同样能借助高阶法器之力,对抗法相。高欢早料到周宗身上必有高阶法器,对此变化也并不意外。对着一层层变化奇妙的元气,高欢只是勇往直前的猛冲过去。   高欢身后的白虎,也随着高欢的动作同时而动,人和法相同步而动,高欢带着扑杀众生的无匹凶悍杀气,把白虎七煞爪的威力推至巅峰。   “嗤!”如裂帛声中,一层层复杂的法印就被这简单的一爪生生撕裂,金光崩溃散逸。周宗心知不妙,可此时却不容他再退,正想再变法印时,心神已经为白虎法相无匹杀意所震撼,再想变化时,高欢已经的手已经抓住周宗左手。   虎爪之下,周宗左手当即肉烂骨碎。周宗大骇之下,不假思索地催动神念,八宝紫金印内元气如沸,就要挣脱高欢的掌握。无穷绝煞之气汇聚成法印之内,就要释放罗睺绝煞印,此是死印,中者必灭。威力凶横无比。周宗也是情急拼命,不惜自残神魂,也要杀了高欢。   “砰!”正在凝神施展法印的周宗被高欢一脚挑中小腹,冲天而起。那才成型的法印,失去神念的主持,聚拢的元气在八宝紫金印内爆发,紫金法印爆碎成万千碎片,周宗整只左臂都被炸断,半边身子血肉模糊,人在空中就失去意识。   玉阳子见势不妙,本想出手阻止两个人拼命,谁知高欢机敏神圆,才一察不对,一脚就把周宗轰飞。心怀杀意的周宗没能杀了高欢,反而受了重创。   突生的剧变,让轩辕明也终于变了脸色。他眉宇间杀气一闪而收。轩辕明最后还是放弃了出手。高欢恍若不见底的深渊,简直称得上是可怕。轩辕明不明白,为什么高欢能如此的强横。对上高欢,他并没有多少把握,要是被高欢打伤了,那笑话就大了。   玉阳子拂尘一摆,把空中掉落下来的周宗接住。   看着周宗惨况,玉阳子也禁不住皱起眉头,掏出两颗丹药塞入周宗嘴中,玉阳子对高欢道:“你怎么能出手如此重,是要杀人么?”   高欢摇头,“是谁想杀人,大家心里都清楚。他若不是用出如此狠毒法印,怎会连法器都炸坏了。自食其果而已。”   轩辕明早命人接过周宗,亲自查看了周宗的情况后,轩辕明冷冷看了高欢一眼,转头道:“道长,周师傅伤势严重,本王要立即带他去治伤。”   玉阳子急忙道:“贫道领你们去天云峰找明石师兄,他最擅长《南斗祈福经》和医术,有他出手,绝对能保住周师傅的性命。”   玉阳子领着轩辕明等人带着三个重伤的人,匆匆而去,全没了来时趾高气扬,只给高欢留下了仓惶狼狈的背影。 第011章 轻破幻杀   “何苦由来……”目送几个人离去,高欢自语道。   高欢并不怕轩辕明,更不后悔自己出手。轩辕明这样的人,向来高高在上,若不出手教训他们,只会助涨他们嚣张狂妄的气焰。对于这样的人,忍让只会被视为懦弱无能。   男子汉,大丈夫,可以宽厚大度,却不能受辱。轩辕明纵然是天潢贵胄,那又如何。敢动手,就叫他头破血流。   不过,这种战斗终究只是意气之争。仇是越结越深,高欢又得不到任何好处。若不是在太一道的地盘上,高欢到不介意出手都杀光这群人。高欢到底是经历无数血战的洗礼,当需要的时候,他有着足够的狠绝果断。   战斗得很激烈,结束得也快,并没有波及到树下入定的林珂。灵花的灵力精纯,林珂六感被切断,进入深层次的入定,对于身边发生的一切毫无所觉。   林珂这种状态,让高欢也是有些为难。虽说在这里没有人敢乱来,可就怕有些丧心病狂不知深浅的狂徒。高欢计算了下,索性就在林珂不远处盘膝而坐,也跟着入定休息。   当林珂睁开眼时,正看到从树枝花朵空隙间漏下来的一抹淡然月光,清冷的新月,玉色下朦胧的花海,还有充盈满身是浓香,以及清凉的夜风,静谧中透出绝伦的幽美。   浑身的元气圆融饱满,神魂清明灵动,林珂觉得自己仿佛卸下无形的负担,整个人都充满了勃勃生机活力。   微微转头,就看到高欢在身侧不远处,负手远望,不知再看着什么。长衣宽袖,赤足芒鞋,身上披着斑驳的月影,此时的高欢,宁静澄明,还有几分遗世独立的飘然和孤寂。可不知为什么,林珂心中却感觉到十分的温暖。那是一种被守护的幸福,被关怀的喜悦。   从小到大,林珂并不缺少关怀,只是这里面却掺杂了太多的其他东西。要说真正贴心的,大概只有寥寥几人。只是这几个人的关怀只是亲厚,少了高欢身上那种令她感动的东西。   感应到林珂的目光,高欢转过身轻笑道:“醒了。”   林珂缓缓起身,不知怎么的也放低声音道:“醒了。”顿了下又忍不住问道:“轩辕明他们呢?”入定前,林珂看到轩辕明他们气势汹汹而来,看高欢的样子,似乎什么也没发生,她怎能不好奇。   高欢随意地道:“都走了。”   “怎么可能?”以林珂对轩辕明这群人的理解,可不相信他们就会这么地走了。   高欢嘿嘿笑了两声,“打不过我,就都走了。”   这样一说,林珂倒信了。轩辕明身旁至多也是六阶高手,高欢要打败他们也没什么稀奇。林珂迟疑了下道:“轩辕明没动手?”   高欢摇头,“我看他杀气满胸,最终却还是忍了。”   林珂沉吟了下道:“他这个人是很阴忍的。他修为没你精纯,但你要小心他。皇室有各种秘法,可以提高人的修为。我听父亲说,轩辕明好像使用秘法融合了天辰剑,此剑是八阶灵器,玄妙无比。纵然对上天阶,也有不是没有机会逃走。”   听林珂这么一说,高欢才悚然而惊。他到底小看了那个轩辕明。早料到轩辕明必有护身绝技,才能那么从容不迫。高欢没听说过天辰剑,可八阶剑器的等阶,已经很明白无误告诉高欢,天辰剑有多厉害。   轩辕明有天辰剑在手,居然还能如此隐忍。这个人,还真是深沉的可怕。   高欢正暗自感慨,想着以后要加倍小心这个阴险的敌人。就听林珂一声惊呼,“哎呀,你怎么还在这里没走,时间要来不及了?”   说了一会话,林珂才醒觉高欢要去闯关,可现在都已经是快三更了,高欢居然一直守在她身边没走。想到此处,林珂又是感动又是焦急,急忙提醒高欢。   高欢道:“没事,在天极峰上出发的有四百九十五人,在我前面的只有十七人,就算是最坏的情况,他们也只能占到十七个名额。我还有时间。若是两天都破不了其他四峰,我也认了。”高欢说得云淡风轻,话语里却有着精密的计算以及强大的信心。   林珂心顿时安定下来,道:“那你也别耽搁了,早一步成为真传弟子总是好的。”   高欢点点头道:“那我先走一步。不论结果如何,你不要走。我定有办法让你成为真传弟子的。”   林珂还想问什么时,高欢身影已经从天元峰消失。她拿出一个精致的紫色木盒叹气道:“我这有龙虎金丹啊,你干什么那么快!”   高欢听不到林珂的抱怨,他虽然计算时间足够,却也不敢大意。只是轩辕明就给了高欢很大的惊奇。这个世界上,还不知有多少强大力量。别说他还只是五阶,就算进入天阶,也不能小看天下英雄。   月色下,天元峰的太阳金光阵威力陷入最低谷。高欢一步跨出,就到七丈外,完全不受太阳金光阵的影响。没一会的功夫,已经下了天元峰。   天鸣峰光秃秃一片,草木稀少,到处都是嶙峋奇石。此山陡峭无比,根本没有山路。要想上山,只有施展轻功攀爬。   高欢足下发力,在峭壁悬崖上随意借力,人就如箭般向上疾飞。高欢修炼的青龙翻海腿是腿法中的绝学,只说腿上功夫,高欢还没见过谁比他更强的。   天鸣峰虽然陡峭,在他脚下和一马平川没有区别。高欢身体强韧,尤其是肉体本身的力量配合元气运转,让高欢比普通的五阶武者更多几倍悠长后力。   人到了半山腰处时,高欢还没有歇过一次,气息却格外悠长有力。对高欢来说,现在却是连热身都算不上。   可过了半山腰后,高欢就听到了一种呜呜的怪啸。那声音低沉却飘忽,传到人耳中后,让人的心血下沉,气息不畅,眼皮发沉,浑身疲惫,不由得就想随着那声音昏沉睡去。   十方幻杀阵,已经开始发威。不过,这只是最低层次的干扰神魂,还算不上什么难关。对于高欢来说,更算不上是考验。   这个时候,在天云峰真阳殿中,玉阳子和轩辕明正在观看水镜中的高欢。   轩辕明看高欢一路直进,根本不受阵法影响,忍不住道:“道长,何不催发法阵?”   玉阳子摇头道:“不妥,十方幻杀阵本就是以音破神,对于一般修者还好。可高欢以成法相,神魂坚凝无匹,区区幻音之法对他没多少威胁。万古八荒阵也只是颠倒空间,没有杀伤力。就等他进入剑冢,我再催发万剑大阵,无数剑意堆叠而成的万剑大阵,可不是法相所能抵挡的。”   玉阳子并没有说实话,太一道内的法阵,都是汇聚千里内灵气而成。真要发威,别说高欢,就是天阶高手也要饮恨其中。但玉阳子却不可能把法阵完全催发出来,也不能弄得那么大声势。高欢这样的天才,要是被他杀了,那也是个大麻烦。他是要讨好轩辕明,可他的真正根基却是在太一道,怎肯为了轩辕明冒那么大的险。   不过,玉阳子对于高欢可没有一分好感。等到剑冢之中,他绝不客气。高欢若能过了,那是他运气够好,若是过不去,只能说他实力不济。谁也怪不到他玉阳子头上。   天鸣峰绝顶上,有一块高九丈九尺高、围三丈三尺的黑色巨石。巨石上有千百穴孔,风一吹过,就有如千百笙箫齐鸣,其音或凄厉、或哀婉、或低沉、或高亢,变幻莫测。   此石,正是天鸣峰十方幻杀阵的阵眼九音奇石。九音奇石周围百丈方圆内,堆积这一层厚厚的拇指大小石哨。这些石哨堆积黏贴在一起,并不会发出多少声音。   可法阵元气运转,成千上万的石哨一起呼哨尖鸣,配合这九音奇石,组成的十方幻杀阵威力极为强横。   等到高欢来到天鸣峰绝顶上时,就看到三个人都远远站着,每个人神情都很紧张,却不敢深入法阵,只能站在阵法边缘的位置干着急。   能闯到这里,至少也需要三阶上品的修为。不过阵眼中心,那声音尖锐如剑,就是封死听觉,音波也能刺透身体,危险无比。   只看他们其中有人身上已经血迹斑斑,就知道他们不是没尝试过,而是吃了很多的苦头,才无奈放弃。   高欢没有心情理会几个人,径直向里行进。其他三人开始还是满脸嗤笑,都等着看热闹。可看高欢越走越深,转眼间人已经深入法阵中心。   十方幻杀阵下,只能看到阵眼处的九音奇石,其他的却只能看到灰蒙蒙一片。高欢一进入法阵深处,压力就陡然提升数倍。各种声音直接通过元气震荡,直透识海。   声音通过元气转化成种种幻象,或如仙音天乐,或如地狱鬼嚎,一时间百音齐鸣,种种变化甚至在高欢识海中幻化出影像。   高欢本心澄明通透,对于外相幻化根本不在意,如剑般的音波,也破不开护体元气。深入法阵二十余丈后,高欢在地上抠下几个石哨,挑两个外表光滑圆润的收了起来。   十方幻杀阵本就是用来考验弟子心志的,就算修为稍低,也能拿到石哨。玉阳子既然没有做手脚,法阵对高欢也就根本不是问题。   顺利取得石哨后,高欢还有些意外。以玉阳子的为人,怎么会让他这么容易得手。肯定是有什么后手在等他。   看到高欢出了法阵,外面的人都是眼睛一亮,其中一个人就高呼道:“兄弟,帮个忙拿个石哨,我田雨一定记下你这份情。”   高欢恍若未闻,径直下了天鸣峰。   田雨在后面低声咒骂:“神气什么,等你求到田爷那一天的。” 第012章 万古八荒唯我独真   天云峰,顾名思义,其峰大半隐藏在如絮云雾中,若隐若现。也是九峰之中最为缥缈仙逸的一座山峰。   新月渐黯,黯淡月光下,云雾缭绕的天云峰,有如天外仙山,可见却无法触碰。   高欢站在天云峰下,静静调息一会,待心神俱清后,才迈步上山。   天云峰上有一道细长瀑布,依山而落,瀑布顺着山壁罅隙分成数十道细细的流水,虽没有大瀑布那种九天银河直落的壮阔,涓涓细水长流却别有一种闲逸雅致。   依着山路之上,还可看到各种奇花异草,偶尔还会惊起一只五彩灵禽。漫步在天云峰上,恍若步入传说中的仙境。   高欢知道万古八荒大阵专能颠倒空间错乱时间,本身就是天下第一等的迷阵。人入其中,最忌胡乱发力。所以,高欢也不用轻功,只是沿着山路缓步而上。   待过了山腰后,眼前的氤氲云气逐渐浓密,以高欢的锐利目光,也看不到十丈外的情况。偶尔一阵清风拂过,云雾翻腾如波,眼前的景物似乎随着那云雾也波动起来。   高欢清楚,过了山腰处法阵的威力就真正的展开了。不过,太一道的打开法阵只是为了收录门徒,并不是为了御敌。法阵的威力再如何发挥,也有它的极限。   可以说,六重法阵都有可以取巧的地方。就算是三阶以下的修为,只要心志足够坚韧,又懂得聪明机变,都有可能渡过这六关。当然,这样的人一向都是万中无一。   高欢这等修为,无需任何取巧,若没有人捣乱,铁定能成为真传弟子。   不过,这座万古八荒大阵却与其他几座法阵不同。法阵是整座天云峰的元气和那颗云柳结合在一起,分割空间,构成一个复杂的巨型迷宫。要想过阵,修为并不是最关键的因素,更需要运气和智慧。   走在云雾中,高欢感觉周围的空间明显被元气切割成一片片,重新组合排列。简单地说,法阵就是把元气凝炼成镜子,然后重新拼贴,组成一个复杂无比的迷宫。   若是精通先天易数的人,可以在里面推算方位,计算法阵变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出法阵。   高欢不通先天易数,但他对元气有着无比敏锐的感应。周围元气组成的屏障,他能隐约感应到不对。若在其中慢慢寻找,高欢也可以依照元气得不同变化,可以记住走过的路,饶几圈后,总能找到正确的出路。   可他耽搁了半宿的时间,进入法阵后,时空颠倒,元气变化的速度会改变人对时间判断。高欢不想在其中耽搁太久,万一玉阳子使什么手段放过去二十个人,他就成不了真传弟子了。   想到这高欢不再迟疑,暗自运转体内的无极星神珠。云柳那些复杂却不强大的元气变化,根本阻挡不了无极星神珠对元气得解析。   只需要重新分析是元气,去掉无用的幻象,自然就找到出路。这些说起来简单,可没有无极星神珠,就是高欢也不能如此细致入微的感应元气。   无极星神珠在识海内运转,一切元气变化都是在识海内进行,高欢也不虞会露出破绽。在循环的山路上,高欢饶了几周后,突然一掌拍在路旁的一株挺拔云松上。   一人环抱粗的高大云松,就被高欢拍的木屑纷飞,整株云松局中折断,高大的树身缓缓向一侧倾倒。   “吱嘎嘎……”那株云松缓缓倒落,还没有落地,云松就炸裂成万千光影消失。云松折断的地方,诡异无比地出现了一条通往山上的路。   天罡峰,火龙树下,孟浩然和昊天真君正在对弈。旁边的流云老道一会看棋支招,一会又观察水镜中的高欢。   看到高欢居然用武功硬生在幻境中打破元气屏障,流云老道摸着下巴道:“这小子为什么知道那里不对?”   孟浩然瞥了一眼,道:“有什么奇怪。他凝结成法相,对元气感应已经入微,缜密的推断和一点点运气。”   流云老道摇头,“哪有那么简单?”   昊天真君慢慢道:“万古八荒阵只开启到三阶,对于高欢如此强大武者来说,以力破变,也算不上太难的事。”   流云老道又道:“奇怪了,你那个师侄还不出手阻挡,在等什么?”说着又怀疑地道:“昊子,你不是暗暗通知他了吧?”   昊天真君有些无奈地道:“你们一直看着我,连日常功课都不让我做。我怎么能通知别人。”   孟浩然悠然道:“我看高欢头角峥嵘,绝不肯甘于成为比玉阳子还低一辈的真传弟子。也许,他会一怒之下退出太一道。”   流云老道赞道:“老道我也这么看。到时候你那个师侄一逼,高欢受不住气,肯定就退出太一道。哈哈……”   昊天真君也不辩驳,淡淡地对孟浩然道:“浩然兄,该你下了……”   高欢一击得手,也慢慢找到了规律。一路恃强而行,硬生生轰出一条上山的路。待到山顶上时,就看到一棵巨大的白色柳树,垂下千万条长长柳枝。   这株巨大的柳树也看不出有多粗,占地大概十余亩,一条条枝条直连接到地面上,柳枝在长成柳树,如此密集连接,一棵云柳就成一片云柳林。   云柳树枝缓缓吸纳元气,然后有吐纳出一&#。4f4f;,神雷击在其上引发波动,仙诀相比灵诀确实强大了很多。   祁清呆愣无语,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与三位殿主静观其变。   使者指诀不停,神雷轰鸣不断,林枫二人注视着满天神雷默默无语。许久之后林枫开口了:“姐,你认为他的实力与心性如何?”   “实力不堪一击,在仙门恐怕属于底层仙人。至于心性你也全部看到了,倚仗使者身份耀武扬威,那个被他看中的弟子进入仙界后免不了受到迫害。”   “那我们如何处置他?”   “能怎么处置?此地乃是雏仙之内,外来仙人为非作歹,我们身为护法自然要将他赶走,如果不走就强行赶走,逼急了我灭掉他的灵魂!”   林枫一声而笑,道:“就依姐姐之意,我们动手吧!”二人坏笑一声纷纷掐出元诀,强大地能量瞬间爆发。   使者眉头微皱,林枫二人竟然也能够散发如此气势?他们究竟是什么实力?   “小枫住手!”   一道声音传来,林枫暗叹一声停止了元诀,陈相依也是如此。使者听出了话音之人,也就停止了仙诀。   刘昊天、笑风声二人一闪而至,刘昊天道:“发生什么事了?为何你们要交手?”   使者拜礼道:“回师兄,这两位弟子阻挠仙门选才,且冥顽不化,师弟迫于无奈才会出手教训他们。”   笑风声问到:“小枫,可真有此事?”   林枫撇眼道:“我可不知自己哪里做错了,我始终在依照规定办事。”陈相依只好将大概事情说了一下。   刘昊天疑惑道:“所选之人不在此处?师弟,你中意之人在何处?”   使者道:“正在焚雪林中,是一位女修。”   林枫、陈相依顿时瞪大了眼睛,焚雪林是男子门派,其内的女修除了雪儿和香婉儿就是如夕了,这三人无论是谁都不能现在就进入仙界的。   刘昊天也皱起了眉头,道:“焚雪林?师弟怎么会去到那里?”   “昨日师弟来到雏仙,因为日期未到,故而先行察看各殿弟子。”   “哦,是这样。”刘昊天道:“师弟所做并无违规之处。小枫,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使者暗中得意,林枫也愣住了,可还没容他开口刘昊天又开口了:“不过小枫主持此次选才必有用意,师弟不按照护法之意强留焚雪林女修,此处确实违反了门规。”   使者有些不解,不过门规他还是知道的,只是不知刘昊天有何用意。林枫暗暗心惊,雪儿她们可不能现在就进入仙界,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刘昊天称了使者的意,他是不可能认同的。   刘昊天道:“情况我已经搞清楚了。小枫安排各殿精英弟子供仙门挑选,此点并未违反雏仙以及仙门规定,而使者不遵从雏仙安排肆意出手,并强行否决护法安排,选才之事才会引发争端。只是有一点我非常疑惑,仙门元老从不插手选才之事,此次为何突然亲自颁布昭令?师弟可带有信物?”   使者目瞪口呆,道:“一时仓促,未取得信物……”   “哦……”刘昊天叹了口气,道:“依照仙门规定,凡是散布仙门谣言之人逐出仙门,既然师弟未曾获得元老信物而大放厥词,可视为散布谣言!对不起了师弟,从现在起你便不是鹏仙仙门的弟子,选才之事我二人会亲自回到仙门解释。你走吧,今后不可再踏入雏仙一步!”   “师兄,师弟不过一时仓促未曾带上信物,这……”   刘昊天靠近使者,小声道:“你违抗雏仙规定私自带走弟子已经不止一次,而仙门也并未获得选出的弟子,那些弟子下场如何只有你自己清楚。同是仙门弟子,师兄不想断送你的前程,但是你也不应得寸进尺。小枫是我们最喜爱的师弟,他的决定就是我们的决定,既然你知错不改,仙门不可能挽留一位对仙门弟子不忠之人!滚,能留你一命已是网开一面,倘若再让我发现你踏足雏仙,并拐走雏仙弟子,定让你万劫不复!”   使者暗中流下一身冷汗,他还以为他的所作无人知晓,现在看来恐怕仙门元老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确实不能再留在鹏仙仙门中了。   刘昊天远离使者,道:“刚才的决定你也听到了,给你一刻钟时间在雏仙消失,不然以擅闯罪处置!”使者默默拜了一礼,扫视林枫等人一眼后闪身离开了雏仙。 第392章 御魔变故   仙门选才了结之后,刘昊天、笑风声两位仙使因为使者之事而暂时返回仙界,临行之时将守护门派的重任交于林枫、陈相依两位护法。两位仙使预计一月便可返回,对于雏仙来说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故而林枫与陈相依也就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何况他们又不得随意离开雏仙。   仙使走后,雏仙再度回到有条不紊,各个殿堂如从前般稳重发展,但风波自几天之后再度引发了!   御魔古塔,封印着数以万计的妖魔,除却高层外,几乎多半妖魔皆是西域各派送来的无法处置的妖魔。例如小型门派捕获了一只妖魔,但因多种原因无法处置,就会送到雏仙由雏仙押入御魔古塔。作为西域三大派之一,凡是此事雏仙皆会免费帮助其他各门派,为此也能够起到一定威慑作用,所以雏仙在西域才会很吃的开。   风波也是由协助其他门派押解妖魔时发生的。   依照雏仙门规,押解普通妖魔都要进行一些祭祀,因为底层各层封印的妖魔是最多的,需要增加古塔的封印力量以保万无一失。   祭祀只是小事,由需封印妖魔的门派为古塔提供一些灵果,或者一些牲畜供古塔吸收。古塔通过吸收牲畜魂能便可自行加强封印强度,这也是为什么御魔一层的小世界中会有无数头颅,正是因为雏仙多次祭祀的结果。   此次押解的依然只是普通妖魔,但祭祀之时古塔发出异常震动。在场弟子立刻观察古塔变化,惊讶地发现十八层塔层出现破损,虽然很快就自行恢复了,却也证明了其内的妖魔已经逃走!   此乃御魔古塔坐落以来首次发生的异常,雏仙弟子不敢耽搁禀报了雏仙掌门。祁清得到消息更是大吃一惊,十八层塔层封印的妖魔逃走,不仅会对修真界造成难以想象的危害,对于雏仙本身安全来说也是一大影响。   事关门派安危,负责守护门派的林枫两位护法必须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故而祁清将此事告知了林枫二人。   “什么?御魔古塔内封印的妖魔逃脱了!而且还是十八层塔层!”   林枫二人震惊,十八层塔层封印的妖魔至少属于仙魔地步,也可能是一位绝世巨魔。当年雏仙祖师将多数强大的妖魔封印在古塔之中,如今妖魔逃脱,雏仙难辞其疚,而且妖魔很有可能报复雏仙,雏仙处境令人堪忧。   事不宜迟,林枫与陈相依当即翻阅绝尘堂有关御魔古塔的典籍。他们发现御魔古塔十五层之上乃是独立塔层,分别关押一名绝世妖魔。但其上塔层不存在灵气,妖魔多年被困恐怕也已经精疲力尽,此次逃出御魔古塔后必然是仓惶逃窜。   林枫使然,立刻召集雏仙各殿精英弟子,在西域展开大规模搜寻,并且通知各个门派小心妖魔袭击。   逃走的妖魔不知有何能力,也不知修行魔道还是妖道,万一是一位修行魔道的妖魔,必定袭击修真者以加快体能的恢复。若是妖道就令人无可奈何了,雏仙只能展开防御防备对方来袭。   无论如何妖魔都是由雏仙之手逃离的,雏仙必须保证西域各派稳定,并尽量将逃走的妖魔捉拿归案。林枫严令弟子只管搜寻各地妖魔信息,不得与妖魔发生冲突,捉拿之事由四位金玉弟子负责。   大搜寻展开,林枫首先想保证西域不会遭到妖魔袭击,再就是凡人世界不得受到影响。但西域实在太大了,仅靠雏仙本门势力还无法掌看整个西域,林枫只好向乾清及泽水殿发出通告,请求两大派联合掌看。   时隔七日,西域一座城镇遭到不明妖魔袭击,大量凡人冤死,多数修真者身体被吸干,消息立刻震惊了整个西域。   林枫暗暗心惊,逃走的妖魔果然修行魔道吗?放任其在西域四处游荡实在危险,必须尽快捉拿!   三日后,林枫带领陈相依三女来到此处,多数未出鞘的飞剑证明逃走的妖魔实力不浅,相比之前见过的魔族仙使还要强大,那些冤死之人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   “老弟……”陈相依忧心忡忡,妖魔逃走,不仅对西域各地造成危害,后果还是如此严重,仙使归来后他们又该如何解释?   林枫道:“已经确定了妖魔属性,属于修魔者,通知所有弟子加大搜寻力度,凡是拥有不凡实力的妖魔统统上报,就算得罪西域所有修魔者也要找出那逃走的妖魔!”   护法令到,西域顿时展开地毯式搜索,各地妖魔苦不堪言,多处妖魔与三大派弟子展开对抗,好在结果不坏,没有弟子被惨杀。   搜寻十日毫无结果,妖魔踪迹始终全无,林枫暗自咬牙,那妖魔恐怕已经离开了西域,向其他三域逃去了。果然,通过弟子传来的消息可以确认,最近几日确实有一道强大的妖魔气息离开了西域,离开方向是向着南域的。   “南域?”林枫问到:“南域修真者实力如何?”   “回护法,南域很少有修真者,多数乃是巫族,虽有奇异神通,整体实力却属四域最低!”   “糟糕……”林枫攥紧拳头道:“通知各个门派留意妖魔回归,一旦发现妖魔踪迹尽快通知雏仙。”   大搜寻就此结束,但林枫的工作并没有结束,妖魔一日逍遥法外,他的心就一日不得安宁。   “雪儿,你和婉儿去北域寻找,利用林家势力搜寻北域,提防妖魔逃亡北域。姐,我们去南域看看。”林枫望向身旁的火儿和灵儿,道:“仙人下凡不得随意出手,神兽自然也是如此,所以你们还是不要离开雏仙了,陪伴在如夕身边守护她,并保证雏仙安危。”   不仅火儿两位神兽大有异议,雪儿二女也非常不满。妖魔明明去了南域,本该出动所有力量全力捕获,林枫却要二女前往北域,只带陈相依前往南域。   林枫道:“妖魔逃脱,罪责当由我二人承担,但目前最重要的是保证修真界不会被妖魔袭击。西域已经发生惨剧,而南域惨剧恐怕无可避免,现在要尽量保证北域及东域不会遭到袭击!”   火儿娇声道:“那也不用只有你二人前去犯险吧?我们去了说不定可以帮上大忙的!”   林枫道:“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的职责就是维护雏仙稳定。御魔古塔发生变故,一位妖魔已经逃走,说不定还会有妖魔趁机逃脱,有你们在雏仙,雏仙可以免受伤害。”   火儿有口难开,林枫的性格就是这样,只要是他份内之事,就是刀山火海他也会去面对,所以他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   雪儿委屈道:“那我们呢?哥哥派几名弟子通知他们不就可以了吗?而且哥哥也说了,捉拿之事由金玉弟子负责,现在又为什么拆散我们?”   “过多原因我不想再解释。”林枫背过身子,道:“姐,我们走吧!”   “老弟……”陈相依还想再说什么,可是林枫不给她机会了,金茫裹身已经离开了雏仙。雪儿二女相视苦笑,只好按照林枫的吩咐前往北域,火儿二人则依旧留在雏仙。   金茫之中,陈相依也委屈地噘起了小红嘴,道:“老弟,你这又是何苦?那妖魔也许不是我们就可以对付的,为什么不多带点人手?”   林枫道:“姐姐也说了,妖魔实力雄厚,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对付的,所以我才会决定由我二人前往南域。雪儿生性善良,见不得过多惨剧,婉儿也是如此。”   “那也不能就我们二人吧?虽然有护法的立场,也不能贸然做出决定吧?”陈相依思索片刻道:“我们可以重聚凤云,有天舞她们帮忙的话胜算也就多了。拜托老弟考虑一下姐姐的感受,姐姐还不想那么早就升天的……”   林枫叹道:“天舞她们已经归隐,而且我早已说过凤云在仙界重聚,此时不能打扰她们。何况时间也来不及了,仙使归来之前必须有个了断。姐姐放心,就是死老弟也会死在你前面的。”   陈相依哑口无言,这都没有见到妖魔呢林枫就已经想到临死之事,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陈相依心中也是不断道苦,为什么偏偏是她和林枫一同作为护法?如果不是因为护法立场,或许就不用同林枫一起冒险了。   “后悔吗?”   陈相依愣了一下,只见林枫淡淡地目光凝视在她的脸上。陈相依脸色微红,道:“有什么后悔的?如果后悔也是认了你这个弟弟,姐姐早晚有一天得被你害死!”   林枫笑道:“是啊,认我为弟弟或许是你最大的错误。不过现在已经晚了,弟弟答应你,会不惜一切代价保证你的生命。妖魔逃脱,责任由我二人承担,但捉拿无果,一位护法还为此丢去性命,姐姐就能够名正言顺返回雏仙,师兄是不会为难你的。”   陈相依大吃一惊,吃绊道:“老弟啊,这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不要这么早就发表言论好吗?姐姐相信弟弟的实力,也相信我们此行必定成功!不就是一个妖魔嘛,姐姐好歹也是雏仙护法,拥有凡境元力,一个区区小魔还不至于放入眼中的!”   林枫略微诧异地扫了陈相依一眼,发现陈相依坚毅的表情不禁有些好笑。不过能有这番表情也是好的,至少到时她不会胆缩。这也是林枫所欣赏的,陈相依的小妖女性格。   “老弟,有比较保险的计划吗?姐姐还是有些担心……”林枫不禁留下一颗冷汗,心目中小妖女的形象顿时崩塌…… 第393章 南域巫族   御魔古塔十八层塔层封印的妖魔逃脱,不仅对西域造成严重威胁,如今更是逃入南域,南域是否能够免受妖魔袭击还是未知数。就目前观察到的情形来看,南域遭袭只是时间问题,那妖魔为了恢复一定会对南域出手。   追随妖魔踪迹,林枫与陈相依最终进入南域,但此地乃陌生之地,不仅是人的关系,地理方位二人几乎也是丝毫不知,这可如何寻找妖魔的踪迹?   林枫认为,南域恐怕一两日内便会遭到袭击,对于人生地不熟的二人来说,妖魔出手之后才有机会寻得妖魔踪迹。   令人比较可笑的是,至今为止二人连妖魔姓名,长相面貌,甚至是男是女都不清楚,捉拿妖魔一事似乎只是空谈。如今来到南域,二人又该如何是好?   陈相依撇眼瞪着林枫,既然仅有二人来到南域犯险,而且还是林枫的主意,自然应由他考虑下一步计划,陈相依可懒得思虑什么计划。   林枫暗中苦笑,陈相依的意思他怎能不明白?只好带着她先行进入一座比较靠近边界的村落。   修真界四大区域,凡人世界都是一个样子,而由弟子话语中能够得知南域修真者数量稀少,大部分是巫族组成的部落。对于巫族林枫还很陌生,而且他感觉妖魔似乎很了解修真界,或许他来到南域就是看中了巫族。   凡人世界依然淳朴,纵使在南域也是如此。只是南域山脉颇多,大型山脉几乎贯错整个南域,大型城镇没有多少,多数皆是像眼前见到的村落。   边界村落凡人稀少,此村落中的村民不过数百户,而且家境没落,应当是南域比较贫穷的一个村落。   走在村落之中,林枫二人引起了所有村民的注意,一是他们明显为外来者,不是南域之人;二便是二人洁净的仙衣,这些村民虽然没有见过仙人,却明白眼前这二人不是普通人。   经过打探林枫得知边界地带很少有巫族存在,而修真门派他们听都没听过。或许是因为南域实力普遍较低的缘故,其他三域的修真者很少来此。而南域修真门派对外比较闭塞,对于这些凡人来说他们就是“仙”的存在。   打探无果,林枫二人只好先行离开,向着南域内部进发。林枫意在观察巫族,首先要搞清楚巫族与修真者的区别,其次便是尽量搜寻南域信息,与南域巫族建立一种联系,方便二人获取南域各地消息。   进入南域内部后,视觉总算是宽阔了一点,至少拥有大量人群的村镇还是能够看到的,了解信息自然也就方便了很多。   经由一名商贩之口,二人终于打听到一巫族的坐落地,就在附近的一座山中。   经过寻找,二人终于在连绵的山脉中发现一类似小型村落的巫族部落。乍一看似乎和普通村落毫无区别,若不是一处闪烁的亮光,二人真就当作普通村落略过了。   巫族部落坐落与两山脉链接之处,地势稍高,且地势险要,从修真门派的角度来说还是比较适宜的。部落村口有多名巫族弟子守护,二人便先行落地徒步而去。   “什么人?来我巫族有何贵干?”见到二人接近,几名弟子立刻将二人阻拦。他们的武器也不是飞剑,而是一根铁制长矛,看样子这些弟子地位也很低。   林枫笑道:“各位大哥,小弟与姐姐是外来人,途经此处有些累乏,可否行个方便借宿一宿?”   天色确实有些昏暗了,而巫族似乎经常碰到此类行人,对于二人的回答也就见怪不怪了。一名弟子道:“你们是何方人士?”   林枫想了想《皇上您该去搬砖了》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万贯官方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heyou360.com/wapbook/86572_716705.html
万贯官方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