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界杯盘口网站 目录共3740章

首页

世界杯盘口网站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7610章 醒来后

世界杯盘口网站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heyou360.com

ed6;有意调节让对方放松,而是这样静静地相对用餐,很可能会给对面的人带来很大的压力以致会食不下咽。   好在阿锦也是个心理素质很强大,或者说是个某方面很迟钝的人,这样的气氛之下,她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十分认真的完成了晚餐。   用完晚餐后阿晚跟陆延打了声招呼就打算跟以前一样回房整理一下今天的工作视频照片,再用电脑更新一下自己的微博,也看一看有没有什么信息需要回复。   她一向把打理微博是当作工作来做的,从不在手机上处理,也只会用固定的时间去做。   她看着喝着咖啡的陆延,道:“陆……陆延,我先回房间了。”   陆延抬头看了她一眼,道:“一会儿我要去书房工作。你可以把电脑拿去书房和我一起工作。”   他对她的作息时间了如指掌,知道她后面会做什么。   说完他顿了顿,又添加了一句,道,“我书房旁边就是健身房,外面还有一个平台花园,你可以选择在健身房或者花园做瑜伽。”   阿锦已经起身,听言差点一个踉跄把自己绊倒。   如果他不是男主,她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肯定会觉得他变态。   她扯了个有些僵硬地笑容,道:“不必了,陆先生……”   “陆延。”他打断她道。   “可是您知道吗?您用这样的语气和表情跟我说话,我就觉得我应该叫您陆先生才对。”阿锦很认真道。   而且我并不介意。   我们可以同时保持偶尔……身体接触的关系,和正常的主雇或者普通关系。   自从突然发生下午的亲密接触和陆先生突然要求公开关系的一系列事件之后,阿锦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她寻思了好几个钟头,终于突然醍醐灌顶,弄明白了是哪里不对。   她理清楚了自己希望的两人最佳的关系状态。   但一时之间,她还没敢……也没有机会说出来。   陆延可不知道她的脑回路,他定定看了她好几秒,道:“你是在投诉我对你太冷淡吗?”   呃……   “不,当然不是,这样……很好。我觉得我还是叫您陆先生比较习惯。”   陆延面无表情道:“你得先习惯你是我女朋友这个身份。”   但您现在对我说话的口吻可不像个男朋友,简直像是个高高在上的神。   主神大人,您就是这样跟您女朋友相处的吗?   阿锦看着陆延。   陆延也看着她。   四目相对,最终还是阿锦败下阵来。   这么些年,她若真要跟人对视,还很少这样三番几次地败下阵来的。   我x啊。   她叹了口气,自己跟个大男主较什么劲。   你厉害,你行。   等解决了身体问题,我们以后江湖不见!   阿锦暗自腹诽。   但腹诽归腹诽,现在人在屋檐下,却是不得不低头。   谁让她有求于他?   不过口舌和意气之争没有必要,有些事情却是不能让步的。   她道:“我不习惯在别的地方做瑜伽。”   做瑜伽的时候她是全身心投入感受自己的身体的,不喜欢有男人用有色眼睛围观。   可是话一出口,他的面色没变,但她的脑袋却有了隐隐抽痛的趋势。   阿锦心里骂娘,勉强挤了一个笑容,咬着牙,但声音却软下来道:“但我可以过来工作……抱歉,我只是一个人生活惯了,一时还不能适应这种改变。”   头疼症状缓解。   陆延显然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   他看着她脸色有些苍白,一脸挣扎无奈的模样,笑了一下,道:“嗯,去吧,以后就会习惯了。”   他这么一笑简直笑得阿锦毛骨悚然。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好像你是他养得一只猫,无论你怎么扑腾,也就是他手心的一只猫而已。   或者是如来佛祖手心里的一只猴子?!   但她能怎么办呢?   她现在只能一边心里骂着着,一边没出息的回了自己房间取了电脑去了陆延的书房。   她主要的工作是在白天。   晚上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整理一下这一天的工作视频和照片,记录工作日志,然后再节选一小段上传微博,顺便回复一下微博信息。   她打开微博,就见到微博粉丝值又升了一些,还弹出了好几条未关注信息。   大部分都是些没什么意思的信息,广告了,问她有没有兴趣做网红什么的。   她一一点开,再一一忽略过去。   不过有一条却引起了她的注意,是英华传媒的。   英华传媒,那不是长华集团控股的吗?   她抬头看了陆延一眼,就好奇的点了进去。   呃……竟然也是邀请她做网红女主播的。   不过大公司就是大公司,邀请的格调也高了许多。   他们的确是邀请她做网红女主播,但却是有意将她打造成美女文物主播,可以直播她的修复古书画过程,可以直播探访古文物寻宝过程,总之是个健康知性又艺术的美女主播形象。   她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和公司联系,会有经纪人帮她专门打造她的形象和直播路线。   阿锦忍不住又抬头看了看陆延。   用脚指头想,这件事都应该跟陆延没关系。   他怎么会是前一秒说要带她参加宴会公开两人的关系,后一秒就要把她打扮成网红女主播的人?   陆延终于察觉了阿锦的目光。   他推开电脑,转头看她,道:“不习惯?”   阿锦咧嘴干笑了一下,道:“你介意我去做网红女主播吗?”   陆延皱眉,道:“一个连做瑜伽都不习惯旁人在隔壁房间的人,做网红女主播?你是对着我没有别的话说,在找话题吗?”   语气是冷淡中夹杂着些居高临下的嘲讽。   阿锦:…… 第27章   对着他欠揍的表情,阿锦有那么一刻很想揍他一拳。   憋的。   阿锦自认自己一向是个脾气很好的人。   和人相处也一向是和风细雨,合则愉悦来往,不合则江湖不识。   还很少有人能激得她想打人。   忍忍忍。   她都给憋死了。   就这样的男人,如果不是系统强逼,她为什么要让自己做他女朋友啊?   找虐吗?   就算她觊-觎他的美色,睡了他,也不用做他女朋友啊!   这样的个性,难怪明明钱多颜好身材好也没有女朋友。   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她不会跟他一般见识。   她低下头,截了那个英华传媒发给自己的信息,直接微信转发给了他。   陆延看到了她又憋屈又郁愤,最后却忿忿地忍气吞声的表情。   说实话,可爱极了。   以致于他知道或许他要哄哄她,但还是没说什么。   她不是说相处吗?   她总要习惯真实的他。   然后他就听到了手机响声,收回了看她的目光,随手就推开了信息。   陆延:……   打脸打得真快。   他本来想说英华传媒做事怎么这么不靠谱……   但这念头刚升出来就被另一个想法给打了下去。   他都能喜欢上的女孩子,身上都是闪光点,英华传媒只是看到她微博就想挖掘好像也再正常不过。   虽然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朋友去做什么女主播。   他按熄了手机屏幕,道:“拒绝。”   阿锦皱着鼻子轻哼了一声。   她是要拒绝,可是这话从他口中听到怎么就让人这么不舒服呢?   她不跟他计较!   她不再理会他,仔细拟了感谢&拒绝辞,发给了英华传媒。   谁知这边信息刚发出去,电脑就又“嘟”一声弹出了一个红通通的“1”字。   点开,又是一个未关注的私人短信。   刚刚经历了网红女主播的事情又被人贬损,她不过是例行公事的随手打开,信息弹出来:   【我有一幅宋朝时范匡的画,被雨水浸湿有一些损坏,能帮我看看吗?】   是“能帮我看看”而不是“能不能帮我修复”。   这是试探着来问问的态度,反而增加了可信度。   阿锦还是挺高兴的。   这还是她在微博上收到的第一个跟工作真正有关系的私信……那种网红的邀请除外。   虽然她现在实体工作室还没有正式成立,修复设备和工具还没完全齐备,但也不妨碍她看看情况。   她点击了那个用户进去看,发现是个只有几个粉丝和关注的小号,名字叫“看见你”。   她心中略有一丝怪异的感觉,但还是点了关注,回复道:【可以发一张照片过来我看看吗?】   信息发过去,那边很快就回复过来,道【好】。   不过几分钟之后,“看见你”就发过来了一张照片,相素很高。   阿锦下载了照片,打开,仔细辨别了一下,初步来看的确是宋朝时范匡画的一副山水图,不似赝品。   不过她再仔细看水渍的痕迹,皱了皱眉。   想了想就又发信息问道:   【这幅画是什么时候被水淋湿,后续有没有做过什么简单处理?】   “看见你”回复道:   【是一个月前台风时淋湿的,放在桌上,因为台风窗户漏水,水浸湿了桌面,损坏了这副画。没有怎么处理,是自然风干的。】   阿锦看着这信息好半晌没出声。   好一会儿才发信息问:【你是谁?】   “看见你”:【???什么意思?】   阿锦咬了咬牙,没再在微博上回复“看见你”,因为心里还记恨中陆延,也没再理会陆延,而是直接拿起了一旁的手机发短信给周言川。   【范匡的画?】   没有回复。   但三分钟之后电话响了。   这回阿锦抬头看了一眼陆延。   陆延扫了一眼过来,看了看她手中还在响着的电话之后,就对着外面的阳台示意了一下。   阿锦明白了他的意思,拎着电话就去了外面阳台接电话。   周言川在对面问道:“阿锦,什么范匡的画,你想要范匡的画吗?”   装,你就装吧!   她真不知道周言川竟然这么幼稚!   可是他幼稚就自己幼稚好了,干嘛作践范匡的画?   在他大少爷眼里,可能不过就是一副画而已。   他想要多少都能弄到。   这些有钱少爷一向都是这个样子的!   她心中恼怒,冷声道:“周言川,你这样有意思吗?那是一幅画,宋朝时范匡的画,你说毁就毁,下手的时候就不会有犯罪感,不会觉得心痛吗?”   周言川:……?   不过就是一幅画,心痛什么,你在陆延身边我才会心痛。   但他显然没兴趣,也不会跟她理论这个。   他有些计划失败的烦躁,道:“你怎么发现的?”   阿锦翻了翻白眼,道:“你那副画,根本就不是什么一个月前的台风窗户漏雨才被毁的,而是你用水浸湿然后强行烘干的!这是稍微有点经验的文物修复师就能看出来的最简单的常识,你是把我当白痴吗?”   周言川:……   不是她是白痴,是他是白痴。   阿锦吸了口气,道:“下次不要再做这种幼稚的事情了!你虽然有钱,这些画对你来说可能只是个数字而已,但对我,对很多人来说,它都是有生命的,承载着不可复制的历史和文化。每一幅画,你毁掉之后都不可能再有了,因为范匡不会活过来!”   周言川:……   你是政治课代表,还是道德教育老师?   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   他道:“阿锦,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你出来吧,我想见见你。”   阿锦叹了口气,道:“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我……”   她有些无奈,想说些什么,可是想到书中“云锦”的惨死,想到那时周言川仍是周旋于各色美人中的多情大少,她的无奈和愧疚又会打上折扣。   心变的无比清冷。   虽然这不是他的错。   从她到这个世界以来,且不说感情的是是非非,但周言川的确帮了她很多。   如果不是他,她能不能醒过来都是未知数。   而且,的确是“云锦”先招惹他的。   他并不欠自己什么。   这世界,大概只有感情债是最难还,最欠不得的。   还好就是“云锦”和周言川之间,其实也没什么。   她拿着电话,语气清冷但却很坚定地道,“周言川,我不可能喜欢上你的。抱歉。”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在阳台上又站了好一会儿才回到房中。   ***   陆延已经停止了工作。   他看她面色不好,道:“云家人?”   除了云家人,还有谁有她的电话,能让她这么凝重的样子呢?   刚刚她好像还生气了。   ……也不是,云家人好像并不能让她生气。   阿锦摇头,道:“不是。”   并没说是谁。   网红女主播已经被他嘲笑,周言川的闹剧更不能跟他说。   陆延看了看她蔫蔫的样子,也没有再问。   弄了这么一通,阿锦也不想再继续留在陆延的书房了。   周言川的闹剧让人闹心,说实话,眼前这位更让人闹心。   她十分怀念前半个月安静的日子。   她扣下了电脑,道:“我做完了,先回去了,我要去做瑜伽。”   陆延点头,慢慢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运动?”   阿锦一愣,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陆延轻笑了一下,但却并没多少笑意。   阿锦觉得有些阴恻恻的。   她听到他道:“要不然谁会凌晨半夜三更的去跑步?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   顿了顿,又加重了语气道,“以后绝对不行。还有,以后出门要带保镖。”   以前也就算了。   且不说云家那边鬼鬼祟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就是她跟自己在一起之后,将来也一定会有不少人打她的主意。   阿锦:……   她不过就是找了个男朋友,怎么就跟找了个爹似的?   还是那种严格到不近人情,限制人身自由,规定你几点回家的那种爹!   这种感觉真闹心。   因为苏锦是孤儿,又因为她从小很乖巧,很有天赋,领养她的爷爷基本不管她。   她就是自己长大的,还从没试过这种感觉。   就跟被人扼住了脖子一样。   这才是第一天啊!   而且,那次她为什么三更半夜的去跑步,还不是因为他半夜发疯,导致她身体难受,睡不了觉?   要不然谁三更半夜爬起来去跑步啊!   不过……   这句话怎么这么有歧义啊?!   疯了,疯了。   阿锦摇摇头,觉得自己跟这人在一起才一天,就有神经质的倾向了。   不过他的话倒是又提醒了她,他那次开车溅了她一身水,还有之后每天早上晨跑都偶遇他的事。   她感觉有点怪怪的。   最开始压下去的疑问又升了上来,没理会他命令的口气,狐疑地看向他。   “你那是什么眼神?”陆延道。   阿锦想问他,是不是在她试图接近他之前就已经对她见色起意了。   但话当然不能这么问,否则肯定又会被他冷嘲热讽一番。   她假笑了一下,看着他道:“陆延,你是不是早就喜欢我了?”   陆延微微挑了挑眉,仔细看了她一眼,就在阿锦已经准备承受他的毒舌的时候,就听到他道:“可以这么说。”   哈?   本来她还以为他会对她嘲讽一番,她就顺势以“你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早就喜欢我,又岂是我这等凡人可以接近到的”这种话胡扯上一通,套他话的。   谁知道他又反常了。   “你是不是很没有安全感?”陆延又道。   啊?   阿锦有些懵。   我没有。   好吧……你这样的性格,的确令我有些不安。   但陆延所说的安全感显然不是这个意思。   他起身走了过来,看着一脸表情古怪的阿锦,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道:“我的确很喜欢你,所以,你不必觉得不安和太大压力,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阿锦:……   她终于明白过来,他这是在安慰自己?   他大概的意思是,你跟我在一起不必太过自惭形秽,觉得配不上本大神所以压力过大?   阿锦看着他那样子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戳瞎了。   他怎么就能这么自大地说出这种话来?   她都懒得理他了。   她对着他僵硬地笑了一下。   然后在他倾身低头大概是要吻她的时候,一手推开了他,然后往后退了一步。   她龇牙笑了笑,手按了心口道:“我的确觉得压力好大,谢谢你的开导,现在我好像一下子活了过来。陆延,是你说的,让我做好我自己就行了。我想,我们还是缓点节奏吧,这样我会自在很多的。我先回去了。”   陆延:……   ***   毁画事件之后周言川再打电话给阿锦,阿锦就不肯再接了。   不过第二天晚上她在陆延书房工作时又收到了另外一条微博私信。   是南城博物馆的官微发过来的。   说是看了她微博上的视频,对她制作古画颜料和全色的一些技巧很有兴趣,想见一见她,若是她有兴趣的话,还可以聘请她做南城博物馆书画修复部和临摹部的顾问。   看到这条消息,阿锦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很高兴。   她现在开工作室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资历,做这一行没有资历是不会有人信任她的。   但若是可以成为南城博物馆的顾问,那就不一样了。   而且以前她爷爷就是当地博物馆的专家,她就在那个圈子长大,对博物馆有一种长期养成的归属感。   只是……经了昨天周言川的事,高兴之后却又觉得蹊跷。   他们为什么会找她?   她的微博知名度又不高,这么巧他们就看到了她的视频?   不过蹊跷归蹊跷,她当然不会因为怀疑就拒绝。   到底怎么回事见一见也就知道了。   她回复了一条感谢信息并约对方时间,道是可以去博物馆见面,本来她还想问问对方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她的微博,但想了想还是删了,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当面问比较好。   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原本她以为对方不会那么快回复。c;制出来七心丹,还不能用品质最低的那个炼丹炉,最好的那个虽然比不上佛光普照炉扎眼,却也是容易引起莫大的纷争。   秦之初想了想,把那个品质居中的炼丹炉取了出来,这是一件下等偏上,或者说介于下等和中等之间的法宝级别的炼丹炉。   他刚把这个炼丹炉取出来,姬煜川蹭地就站了起来,“这个炉子归我了。”   第四百八十四章 孽畜,滚   姬煜川突然喊了一嗓子,没把秦之初吓着,倒是把两司的四位正副印,还有昆玉道长吓了一跳。   “姬大师,贫道不是记得你有个很不错的炉子吗?好像叫什么真婴炉,不比秦大人拿出来的这个炉子差呀,你怎么又看上了秦大人的炉子了?”道录司的副印大天师淡淡地问道。   姬煜川神色中微带恭敬,“回禀副印大天师,我那个真婴炉在品质上,跟秦之初的这个炉子在伯仲之间,如果认真说起来,可能还略有不如。   众所周知,一个好的炼丹炉,就是一名丹师的第二生命,特别是对我来讲,一个好的炼丹炉的价值可能比第二生命还要珍贵一些。最近一些年,我一直在钻研凝婴丹,希望能够早日把凝婴丹炼制出来,献给正印大天师和副印大天师服用,但是却受困于一个现实条件,始终无法成功将凝婴丹炼制出来。”   姬煜川提到了凝婴丹,两司的四位正副印,还有昆玉道长都不由得神色一凛,修炼到现在,他们只关注两件事,一个是手中的权力,另外一个就是破丹凝婴了,相较之下,后面比前面更加的重要。   “姬大师,不知是什么现实条件竟然能够困住你这位蓬莱岛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炼丹师?”说话的是昆玉道长,他抢在了其他人的面前,问出了疑问。   “当然就是炉子了。”   姬煜川神色肃穆,外人很难看出来他的真实想法,也无从判断他是真的缺少炉子,还是纯粹为了削弱、打击秦之初。   “早些年,我无意当中得到了一张凝婴丹的残方,自那以后,就把所有的心思放在把残方补全这件事上,这些年来,也算是有了一些心得。只是我只有一个还算不错的炼丹炉,想法却还有很多,还有许多需要验证的东西。   如果我能够拥有第二个真婴炉,那么就能够把补全残方的效率提升至少五成,倘若操作好的话,说不定能够让效率直接翻倍。这样,也就可以将时间缩短一半,早日把残方补全,炼制出来凝婴丹了。”   话说到这里,姬煜川就不吭声了,他要达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效果,绝口不再提秦之初的那个炼丹炉,而是把球踢给了两司的四位正副印脚下,要不要把秦之初的炼丹炉抢下来给他,你们看着办。   “姬大师乃是炼丹大师,是咱们蓬莱岛有史以来,在丹道上所取得的成就最高的一位。而秦大人就算是今天晋升丹师品阶顺利的话,也才是个金品炼丹师,那炼丹炉在秦大人手上,远远比不上在姬大师手上,更能发挥它的价值。呵呵,这是贫道一点不成熟的看法,具体如何,你们谈。”   昆玉道长又抢先发言,煽风点火。反正炉子不是他的,谁爱抢谁抢。   此外,他看的很清楚,如果两司的四位正副印不支持姬煜川抢走秦之初的炉子,那么不但会让姬煜川离心离德,还绝了一条尽早得到凝婴丹的路子,但是反过来,如果他们支持姬煜川的要求,那么就会让秦之初心有芥蒂,说不定就此恨上僧录司、道录司,都有可能。   两种可能,不管是让谁跟道录司和僧录司越走越远,都是蓬莱岛的机会,如果运作得当,就有可能拉拢姬煜川或者秦之初中的一个,为蓬莱派所用。   两司的四位正副印都沉默着不说话,他们都看的很清楚,不管是姬煜川看似合理、实则无情的要求,还是昆玉道长的煽风点火,都是把他们放在火上烤。   秦之初的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不提他是大周的三等伯爵,雷州府同知,内定的驸马爷,皇家供奉院副院主等等这些身份,单说他跟郭贞娴郭仙子的复杂关系,就让他们觉得十分的棘手。   秦之初是让郭仙子亲自接引到圣域去的,而且在圣域兜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事情。   他们不知道秦之初究竟在郭仙子心目中,有多大的分量,让秦之初回来,是觉得秦之初没有继续培养下去的价值,还是觉得秦之初呆在大周,比呆在圣域,更有好处?   这是一,还有二。   秦之初回来之后,已经公开亮出了两件宝贝,一件是佛莲灯,一件就是他现在使用的炼丹炉。这两件明显不是大周出产的器物,个个都是价值不菲,绝对不是秦之初能力范围内可以得到的,很有可能是人送的。   又有谁会送秦之初这么好的宝贝,答案呼之欲出。送秦之初宝贝的人,是他们无论如何也得罪不起的。   这是二,还有三。   就算是不考虑以上的因素,秦之初本人也有很大的价值。   他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修炼天赋和丹道天赋,才短短两三年时间,他就顺利地修炼到了融合期,有了冲击金品炼丹师的底气。假以时日,必定能够大放光彩,超过姬煜川,都有可能。   此外,他刚刚从圣域游历过来,从他口中,应该能够得到不少跟圣域有关的消息,可这些消息说不说,说到什么程度,是实话实说,还是七分真三分假,这可全都在秦之初一念之间。   要是强令秦之初把炉子给了姬煜川,秦之初稍微做点手脚,就够他们喝一壶的,要知道他们都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一旦修炼上出了丁点差错,就不会再有任何修补的机会。   不过不答应姬煜川的要求,又有可能让姬煜川暗生芥蒂,这也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毕竟,秦之初不可能给他们带回来凝婴丹,更不可能带回来凝婴丹的配方,他们要想得到凝婴丹,还得指望姬煜川。   两司的四位正副印左右为难,颇有是选择要左手,还是要右手的难处。选择那一边,对他们来讲,都不是一个容易接受的结果。   “姬大师,现在,秦大人和佑君正在道场之中炼丹,等到一切结束后,再行商议不迟。我们跟他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暂时借他的炉子一用。”正印大天师开了金口。   众人重新把目光对准了两个道场中,姬佑君正在清理炉膛,秦之初已经把混合好的灵药倾倒入了炉膛之中,盖上了炉盖,正在准备点燃炉火。   姬佑君炼丹的一套程序,在场诸人都已经很熟悉了,除了测评丹师之外,其他几人都把注意力放在秦之初身上,都想亲眼看一看,秦之初是如何炼丹的。对他们来讲,秦之初是几乎完全陌生的领域。   当秦之初掐出第一个灵诀的时候,姬煜川就眯缝起了眼睛,他是大行家,一眼就看出来了秦之初施展的炼丹灵诀,跟他常用的炼丹灵诀,有不少细微的差别。这些差别让秦之初的炼丹过程,更加的精准,更加的有效,更加的得心应手。   当秦之初接连施展出了一连串的炼丹灵诀之后,姬煜川已经可以肯定在秦之初背后,一定有顶级的炼丹师指点,哪怕这个炼丹师不存在,秦之初手中也应该有这位炼丹师遗留下来的丹经。   顶尖炼丹师遗留下来丹经?一想到这个,姬煜川的双眼就变得异常火热。说不定那本丹经上有凝婴丹配方的存在,如果能够让他得到,就太妙不可言了。   姬煜川闭上了眼睛,将眼中的神采遮挡在了眼睑后面,他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他的异样,他要独占秦之初的秘密。   秦之初的炼丹过程并不顺利,他毕竟是第一次使用手中的炉子,缺少了一些必要的磨合过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件炉子,还有另外两件他在拍卖场拍卖回来的炼丹炉,都有配套的玉瞳简,里面详细地记载了一些使用心得,可以让他少走很多的弯路。   当然,少走,不等于不走。   每个炼丹师跟其他炼丹师之间,都有很多根深蒂固的差别,这是个人习惯导致的,就像姬佑君是姬煜川的徒弟,却也不能亦步亦趋地完全照搬姬煜川的炼丹过程。何况,秦之初又受穹上丹经影响太深,他的独立思考能力又异于常人。   限于时间,秦之初只能强迫自己减少走弯路的时间,将他跟炉子之间的磨合期,尽量的缩短。   秦之初这会儿无比怀疑在昊天金阙中炼丹的日子,昊天金阙可以将修炼的时间,拉长为外面时间的两倍,这就让他多出了一倍的时间修炼,如果放在今天的场合,他就会有比较大的把握,炼制出来七心丹了。但可惜,昊天金阙见不得光,绝对不能够让两司的四位正副印,还有蓬莱派的人知道。   秦之初只能打消不切实际的念头,集中精神,努力提升磨合的效率,尽最大可能缩短磨合的时间。   转眼间,三十六炷香已经燃烧了一半有余,只剩下十五炷香了,也就是还有五个时辰的时间,秦之初和姬佑君都是一无所获。   秦之初如老僧入定一般,心无旁骛,而姬佑君却有些焦急,不时地看着秦之初,焦躁如热锅上的蚂蚁。   在刚刚过去的七个时辰里,秦之初一共开了炼了十炉丹,却无一炉出丹,不过他感觉自己差不多已经摸清了炼丹炉的脾气,再让他炼制几炉,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结束他跟炼丹炉之间的磨合了。   姬煜川这会儿已经完全确认秦之初手中,一定有顶级炼丹师遗留下来的丹经。他在确认了这一点之后,马上改变了主意。   他让姬佑君跟秦之初打赌,立下字据,是为了能够抢先一步得到凝婴丹的消息,现在,他把目标放在了那本顶级炼丹师遗留下来的丹经上,有了这本丹经,凝婴丹不在话下,说不定还有可能得到更加高级的境界丹,这样一来,以后的修炼就不用发愁了。   “正印大天师、正印大法师,副印大天师,副印大法师,老话讲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现在可以肯定异日,秦大人一定可以大放光芒,取得不菲的成就。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想给他增加一点难度,也好让他把所有的潜力迸发出来,有压力才有动力嘛。”姬煜川说道。   “姬大师,就不要节外生枝了。现在,不管是秦大人,还是姬佑君,都未能成功地把丹药炼制出来。要打磨秦大人,留待日后,就是,不必要非得是现在,免得耽误了他们俩炼丹。万一,两人都不能成功晋升丹师品阶,就不好了。”正印大法师出声维护秦之初道。   昆玉道长嘴唇翕动,跟姬煜川传起音来,两人你来我往,很快就交流完了。昆玉道长嘴角浮现出一丝阴沉的笑容,一抬手,就打出一样东西来。   一声虎吼,一只白色的老虎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白虎出来的太过突然,两司的四位正副印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白虎已经闪电般扑向了秦之初所在的道场。   这只白虎乃是昆玉道长的坐骑,同时也是一只战斗类灵兽,拥有堪比金丹期的实力,是昆玉道长能够雄踞蓬莱派副掌门尊位最大的凭仗之一。   金丹白虎的爪子狠狠地拍在了罩着北面道场的光幕,光幕没有多大的防护性,轰然而散,秦之初一下子就暴露在了外面。   金丹白虎张开血盆大口,冲着秦之初,嗷的一声大吼,虎口中喷出刺鼻的腥味,化成一团风,吹得秦之初身上的道袍猎猎作响。   秦之初一点防备都没有,吓了一跳,正在掐丹诀的手一抖,丹诀打错了,炼丹炉下温和的炉火倏然变大,失去了约束,呼的一声,卷了起来,将整个炼丹炉都包裹住,下一瞬间,炉子里面就传出来了焦糊味。   秦之初募然回头,狠狠地瞪向了金丹白虎。   秦之初的眼神很犀利,但是金丹白虎却一点也不把他这个小小的融合期放在眼中,还挑衅地看着秦之初,目露凶光,不时地吐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嘴唇。   秦之初敢肯定,只要他做出任何一个让金丹白虎误认为挑衅的动作,金丹白虎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扑过来,一口咬掉他的脑袋。   “昆玉道长,你干什么?”两司的四位正副印齐声申斥道。   谁也没想到昆玉道长竟然玩了这样一手,这会儿,金丹白虎和秦之初近在咫尺,他们就算是救援再快,也很难从虎爪下把秦之初救下来。   “还不快点把你的金丹白虎叫回来?”正印大法师一脸的怒色,如果不是金丹白虎太过凶猛,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它一掌拍死。   “大家别慌,贫道是跟秦大人开个玩笑,贫道向各位保证,金丹白虎绝对不会伤害秦大人的。”昆玉道长说的轻松,却丝毫没有要把金丹白虎召回来的打算。   金丹白虎似乎是为了配合昆玉道长,朝着秦之初又张了张血盆大口,露出阴森的白牙,长满了倒刺的舌头。   倘若两司的四位正副印的联手,收拾掉昆玉道长和金丹白虎,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但问题恰恰就在谁也不想让秦之初有所闪失,别说让秦之初葬身虎口了,就算是少条胳膊,断条腿,都是难以承受的无量损失。不能够冒险。   秦之初从来没有跟老虎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而且还是一直灵力波动如此惊人的老虎,也就是他,换成是其他人,说不定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   一个炼丹师要想炼好丹,就得心无旁骛,容不得半点差错。这只金丹白虎就在距离他一丈多一点的地方,它的鼻子两旁有几根钢针一般的虎须,他都看得一清二楚,它身上的气味,更是一个劲儿往他的鼻子里面钻,再有一点,他完全不能够肯定金丹白虎就是一个普通的看客,万一它扑过来了,怎么办?   这样的环境下,秦之初要是还能够继续炼丹,他就不是人了,而是没有任何思想的木头人了。   秦之初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好扯着嗓子,喊道:“昆玉道长,请把你的白虎引走。”   昆玉道长呵呵一笑,“秦大人莫慌,贫道没有害你之心,只是我的金丹白虎每天都必须在固定的时间遛弯,今天刚好到时间了,回头等它休息够了,就该回去了。你别担心,继续炼丹就是。”   秦之初强压着怒火,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昆玉道长,本官再次请你把白虎引走。”   “少安毋躁,少安毋躁。”昆玉道长稳坐钓鱼台,一点要把金丹白虎收回去的意思都没有。   “昆玉道长,本官三请你把白虎引走。”秦之初接着喊道。   这次,昆玉道长干脆不做出任何回应了,倒是白虎,弓着身,伸了个懒腰,然后绕着秦之初的道场转起了圈,虎头始终冲着秦之初的位置,目光不善。   秦之初叹了口气,“世上之事,只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本官已经提请了三次,可谓是仁至义尽了。”他蓦然睁开眼睛,冲着金丹白虎,双目圆瞪,声色俱厉,“孽畜,滚。”   第四百八十五章 抓七寸   大概是秦之初的气势十足,又或许是金丹白虎的意识中,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小小的融合期会挑衅他的觉悟,秦之初的一声呵斥,不大不小吓了金丹白虎一跳,金丹白虎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小半,但是眨眼间,金丹白虎就气势大变,它感觉它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侵犯,是它无法忍受的。   金丹白虎大吼一声,一个箭跃,朝着秦之初就扑了过去。   两司的四位正副印顿时勃然变色,他们与秦之初之间的距离,跟金丹白虎与秦之初之间的距离相比,有一定的差距,而白虎拥有着金丹期的修为境界,又是灵兽,天然为战斗而生,他们就算是出手,也几乎不可能抢在金丹白虎的前面,救下秦之初。   不过两司的四位正副印还是全都站了起来,个个都是勃然大怒。秦之初是他们破丹凝婴的希望之一,如果金丹白虎伤了秦之初,他们几个会放下所有的成见,联手将金丹白虎撕成碎片,就连昆玉道长也得付出相当的代价。   没人认为秦之初能够逃过这一劫,就算是他们面对金丹白虎近在咫尺的一扑,也得手忙脚乱,才能应付,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让金丹白虎占了先机,何况是比他们还远有不如的秦之初。   然而,就在金丹白虎一双利爪就要将秦之初按倒在地的时候,秦之初一双眼眸冷若冰窟,眉心闪动,一方大印陡然而出,迎头砸在了金丹白虎硕大的脑袋上,一下子,就把金丹白虎拍飞了出去。   事情也是寸,金丹白虎飞出去之后,不偏不倚砸在了姬佑君所在的道场的光幕上,两个道场上的光幕一样,都没有多大的防护性,光幕一下子就被砸破了,金丹白虎雄伟的身躯余势不减,继续倒飞,又砸在了姬佑君的炼丹炉上。   姬佑君刚刚把炉盖盖上,用灵诀点燃了炉火。炼丹炉撞翻在地,炉底的火眨眼之间,就爬到了金丹白虎的身上,雪白的虎毛马上就被引燃了。   “哎呀,我的娘呀。”姬佑君一让倾倒的炼丹炉吓了一跳,二是让近在咫尺的金丹白虎又吓了一跳。这只金丹白虎,他曾经不止一次远远地见过,当时还在想,谁要是碰上,谁肯定倒霉,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有这样一次,近距离看到炉火火烧盛怒的金丹白虎的“盛景”。   姬佑君顾不上心u《打打游戏就无敌》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世界杯盘口网站》。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heyou360.com/wapbook/85259_656854.html
世界杯盘口网站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