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美好旅途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南城风铃,2014不惑之时破土而出

福利彩票正规app下载

时间:21-05-14 来源: 德尔小说网

福利彩票正规app下载

身后飘曳着的长发宝光莹然,双目中大日起落,明月浮沉。一脸惫懒,一脸无赖地笑着:   “老妖蛇,你打我也打够了,现在让你尝尝我的末那刀!”   从几千由旬外的烟雾中走来的屠哲,此时梵气所化的九彩梵衣光华熠熠,上面隐约显现着诸多的飞天。   有诵经的佛陀在九彩的云雾里盘坐虚空,持经诵读,一些几近大道的经文符箓从佛陀的口中飘出;   有持杵的金刚怒目大喝,金刚杵划出道道天痕,暗含天道的轨迹;   有供养的比丘燃香祷告,一些菩萨尊者在缭绕的檀烟中沉浮,信仰之力丝丝从比丘的头顶冒出,连接菩萨尊者头顶的佛光,使得日冕似的佛光更加璀璨夺目;   有无数弹奏各种乐器的紧那罗赞美佛的荣光,梵唱阵阵,天音袅袅;   有迦楼罗……还有乾达婆……等等等等奇异的组合隐约在他的梵衣上,让他看上去犹如天神。   这是一种对天地妙理理解的外化,是随时随地都在似有意似无意地悟道的状况。这是几个大帝境界的人都不曾有过的状况,现在出现在屠哲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   屠哲小天子真的没有死啊——   啊啊啊啊啊——   屠哲小天子的境界真的是难以理解的奇异啊——   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小天子像是再次地脱胎换骨了一般啊——   啊啊啊啊啊——   他在挑战大帝境界的提头赖吒大妖龙王啊——   啊啊啊啊啊——   他说要让提头赖吒尝尝他的末那刀啊——   问题什么是末那刀?   处于天界最底层的亿万天众当然不知道什么是末那刀。但是,帝释天、提头赖吒、魔波旬、牟修楼陀能不知道吗?   末那——   那是八识中的第七识。是外在的前六识(眼耳鼻舌身意)和第八识阿赖耶识之间的一个过渡。   末那识会将眼耳鼻舌身意所有外在的感知,不分好坏善恶地一股脑传递给阿赖耶识,外界诸多可以蒙蔽心性,覆障圣道的不良信息和负面情绪都以末那识为媒介中转到阿赖耶识中。   所以,末那识最大的特点就是传送和污染。   大能要渡过神识的天堑,到达阿赖耶识,并依靠阿赖耶识认识世界的本质,感知世界的法则和秩序,最大的障碍就是末那识。   度过了,神识无限壮大,与道无限接近;   度不过,那就永远停留在最高也只是阿罗汉的境界,不能再进一步。   末那识对于所有的大能来说,从来只有驱逐和远离,谁敢去接触和理解,甚至去开发它的威能?   谁能保证在接触、理解、开发末那识的过程中不被污染?   被污染的结果是什么?   荧惑(火星)人都知道,那就是——走火入魔。   三界诸天,有听说过以神识为神兵的。但是谁听说过以末那识为神兵的?   自古以来,就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大能修炼成过末那识凝成的兵刃。   所以,当屠哲惫懒无赖地要提头赖吒尝尝他的末那刀时,诸人的惊讶是必然的。   但是,仅仅是惊讶吗?   没有惊吓?没有惊恐?没有从心里到身外的彻骨寒意?   还有,没有拉莫一点点不信? 第八十三章 清场大战   不仅仅是帝释天和提头赖吒,就是牟修楼陀和魔波旬在惊讶之余,都表现出了难以掩饰的怀疑的神情。   怎么可能?   末那!还刀了?   练成末那刀了?   末那刀,问问三界之主摩醯首罗会不会?问问释尊佛陀会不会?问问北极的紫薇大帝会不会?   我们承认你说的末那刀很吓人。   问题是,这刀……真的有?   屠哲笑了。   这个真的有。   作为屠哲来说,他知道自己的末那刀很厉害,但是没想到一说出来居然引来一群的斗鸡眼。   末那刀,真的有那么厉害?   不过想想天神的意志都被他削展了,估计很厉害吧。他可没意识到他自己所独创的末那刀有多么逆天。   最难受的要数提头赖吒大妖龙王了。   对于屠哲,他本来是有必胜的信念的。   但是,被烧成焦炭的屠哲居然再一次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他面前。这让他有点腻歪。他知道老罗睺出手帮了屠哲。但是,就是老罗睺不帮,这小子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不仅不省油,还耗油挺大。   这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末那刀,要让自己尝尝。自己是尝还是不尝?   不尝吧,眼看着牟修楼陀和魔波旬虎视眈眈的,看样子也不会善罢甘休。自己一个,就算是加上帝释天那也还不是人家的一盘菜?   尝吧,问题是假如那末那刀是真的呢?老子能接的下来吗?   进退维谷,前后都难哪!   看着提头赖吒沉吟不语的样子,屠哲忽然叱咤一声:   “老妖蛇,你,敢是不敢——”   尼玛,提头赖吒火气腾地上来了。   时代不同了,小孩子咋呼老前辈了。泥龙还有三分土性,你叱咤个毛啊。老子就会会你这末那刀。漫说你还不一定真的会,就算是真的会了,就大成了?就真能把老龙我怎么地了?   麻痹的还不信了。   提头赖吒立时龙睛怒睁,大吼一声:   “你来——”   屠哲侧身对着魔波旬和牟修楼陀施了一礼,却对帝释天视而不见。麻痹的当老子不知道是你老小子干的好事?我给你施礼?老子给你一根中指。   老子不戳穿你,不把你一起收拾了,那也是出于多种考虑,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个怕。   屠哲就笑嘻嘻地说,诸位天主就先回去吧,这里地方仄逼,待会打起来也不畅快,咱们先清场如何?   嗯?   这是怎么个意思?   嫌我们碍事了?还是就有绝对的把握了?   牟修楼陀和魔波旬就有点跟不上思路。   屠哲眉毛挑了挑,挑得很贱很得瑟,说老几位你们懂得呵呵。   魔波旬和牟天主以及帝释天都意味深长地看了屠哲一眼。   魔波旬和牟修楼陀这下明白了。   这小子这一是有把握了;二是要帝释天离开这里,免得一会老妖蛇急眼了求救,大家就都玩不下去了。   帝释天当然也明白了屠哲的意思。那就是老帝你也赶紧走哈,不走等会老妖蛇急了捣鼓出你这只幕后黑手来,你说老子是灭你呢还是留你呢?   帝释天就明白,屠哲根本就不是顾忌他,而是顾忌他身后的释尊。   一时间,老帝就有点悲愤。神马时候变得一个小兔崽子也可以蔑视我了?   可是不走行吗?不走那就是给脸不要脸。人家师徒是顾忌释尊,但是逼急了照样灭他。释尊怎么地?还为了一个他和欲界六天以及老罗睺开仗啊。   提头赖吒的郁闷达到了极点。   内心里,他是希望魔波旬和牟修楼陀离开的,毕竟万一出点状况,跑那还是来得及的。   但是,这小兔崽子就如此地蔑视我了?就肯定老子不是对手?   耻辱啊,老子今天不把你挫骨扬灰,就不叫提头赖吒。   龙可杀,不可辱!   纳迦可夺其帅,匹龙不可夺其志!   吼吼——   魔波旬、牟修楼陀和帝释天都离开了。   龙一悲愤地看着妖龙王,说大王我先来领教一下他的末那刀。   妖龙王知道,龙一是要摸出屠哲的底牌究竟有多硬,但是这一摸,可能就摸没命了。小兔崽子敢跟老妖龙王叫号。再不济,龙一也肯定不是对手。   提头赖吒就很欣慰。说龙一你也去吧,这是命令!   老妖龙也是留了一手。哪怕万一自己出了状况,纳迦一族还有龙一坐镇,不至于一时半刻就被人灭光光了。   龙一还想说什么,老妖龙就大喝一声还不快走——   龙一燃烧着仇恨的火焰的龙睛死死地看了屠哲一眼,一声龙吟起处,驾云离开。   此时,魔波旬已经好整以暇地坐在他的他化自在天,又准备藕叶一番。   帝释天回到须弥山;牟修楼陀回到耶摩天;各自仰望天幕。   老罗睺痛饮天须陀,吱吱有声,说奶奶的,千万年来,老子就没这么舒畅过哈哈——   悦意就白了老爹一眼说看你得意的那劲吧。其实她比谁都得意。   清清亮亮个高天上呀,那是一个谁——   那是额,亲疙蛋蛋地好呀弟弟……   藕叶——   魔波旬作为一个资深老魔头,心情也是从来没有过的跌宕。   屠哲给他带来的惊喜太多太大了。这个才活了三万来天的小后生,他的惊才绝艳,他的王八之气,他的种种奇迹,在在都使得他老心肝忽悠忽悠的。   无情未必真魔头!老子就得瑟了,怎么地?   藕叶!   诸位天众,我们看到屠哲小天子又给了我们一个奇迹。他活过来了。而且要以他三界诸天,甚至三千大千世界都独一无二的末那刀,挑战大帝境界的提头赖吒大妖龙王。   拉莫——   是谁将赢得这场战斗的胜利?是纵横大咸水海千万年的大妖龙王?还是刚刚奇迹一样崛起的小天子屠哲?我们拭目以待!   末那刀,独一无二吗?老子也不知道,反正你们没一个会的。老子就先这么吹着呵呵。   屠哲负手而立,面对提头赖吒大妖龙王微笑道:“可以开始了吗?”   提头赖吒冷哼一声:“小子休要猖狂,本龙王让你三招,免得三界诸天笑我以大欺小!”   屠哲剑眉一扬,灿烂地笑了:“真的让我三招吗?你可知道,说不定三招过后,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啊呵呵……”   提头赖吒大妖龙王真的怒了,一甩袍袖,双手一背,龙吼一声:“啰嗦什么?快点动手——” 第八十四章 秒杀秒杀   大妖龙王提头赖吒龙息如汪洋,龙气如大旗,浑身精血澎湃,轰隆作响。他傲然挺立,负手怒目,直面屠哲,要见识一下屠哲的末那刀。   屠哲笑笑,忽然懒懒地哎呀一声,说:“你们隐身在空中也有些时候了,不出来吗?不出来老子可拿你们试刀了哈?”   嗯?   提头赖吒一愣。这是跟谁说话呢?   跟我吗?尼玛老子不就在你面前站着吗?   难道说,老帝还有什么后手留着?   屠哲的话说完,就静静地等了片刻。   虚空中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屠哲无奈地摇摇头,说儿子你去把他们一个个砍了吧,不识抬举,你老子我也懒得搭理他们。   嗯?   儿子?   屠哲有儿子?   就在提头赖吒和亿万天众都莫名其妙的时候,只见屠哲的眉心毫光一闪,冲出一个裹着红肚兜的金色婴儿。   一声惊叹齐齐地从亿万天众的口中发出,欲界六天都有雷声滚滚。   只见这个只有拳头大小的婴儿嘻嘻笑着,手握一把寸许长的灰色小刀,光着肥肥的小屁股在天上挥舞着,奶声叫道:“老爹你就瞧好吧嘻嘻……”   提头赖吒愣了一下,又愣了一下。   他进入大帝境界已经至少万年之久了,见多识广那是一点都不夸张。这个从屠哲眉间冲出的婴儿,他哪里会不知道那叫元神?   元神,他怎么会练出了元神?   藕叶——   魔波旬也惊奇了。小子你还能再给我点意外吗?   诸位天众,我们看到了什么?元神啊那是。那是我们释家诸天修炼不出来的东西啊。   大家知道,释家修性,道家修命。   只有北极天域修命的道家才可以修炼出元神来,也只有修炼出元神的道家才有渡天劫一说,我们修性的,谁在提升境界的时候有天劫出现过?   我们奇怪的是,屠哲他虽然练出了元神,但是却没有天劫出现。这是一个从未出现的现象。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   难道,屠哲他无意之间闯进了性命双修的领域?   我们可以猜测,可以假设,但是,我们还是瞩目这个奇异的元神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吧——   屠哲元神带来的震撼让刚刚还在装模作样微笑着的帝释天,再也笑不出来。   屠哲的出现和崛起,就像是一把突如其来的神兵,打击得他几乎没有思考的余地。他真的有点后悔去琢磨这个小兔崽子。但是,现在后悔有用吗?   老帝不禁狠狠地瞪了一眼在伊罗钵那大龙象王旁边几乎已经成了傻子一样的胡卢只那。   尼玛,还有比你更能耐的吗?   兜率天主弥勒佛;化乐天主丑法论第一时间都用神识扫描大咸水海上的这个婴儿。心中有万般思量。   摩婆帝城中,悦意天妃美目星闪,意兴高昂。老罗睺也张大了嘴巴,忘记了喝酒。   这尼玛,元神都出来了?   此时,提头赖吒面沉如水。   屠哲元神的出现,使他第一次切身的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他警惕地望着婴儿,不放过他的一举一动。   此时,葫芦娃举刀向天一指,奶声大叫一声:   咿呀——   只见他浑身梵气汹涌,直灌末那刀身。倏然间,末那刀在葫芦娃的手中变长变大,足有千余由旬。   葫芦娃小小的手挥动自如,末那刀开始倏隐倏现,刹那就在纵广千余由旬的虚空中电刺了足有千万下。   只见,刀过处,空间破裂,黑洞闪现,罡风猎猎,就从破碎的空间裂缝中纷纷跌落一些破碎的肢体。   头颅落下来,腔子还在喷血;   胳膊落下来,断茬闪耀白光;   躯干落下来,脏腑器官漫天;   大腿落下来,溅起海上巨浪;   兵器落下来,已经成为碎铁;   ……   亿万天众只是看见葫芦娃手中的末那刀闪了一下而已,天空就落下来大量的断肢残体。   那些断肢残体,以亿万天众的见识,都不难看出是飞天夜叉族的身体的一部分。   从飞落的肢体看,足足有几十具夜叉的身体被葫芦娃分解。   而这些夜叉隐匿在虚空中,不被魔波旬他们发现,显然都是了不起的大能。   隐匿袭杀,这是“执魅垣”夜叉杀手集团的招牌作风。   几十个起码在大圣境界的飞天夜叉,就这样被葫芦娃秒杀了。   这是个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这个不起眼的小豆丁有着直撼大帝境界大能的手段。   那末那刀,也就是能大能小,能隐能现,除此也没看出有什么过人之处啊?   但是,隐藏在虚空中的夜叉杀手几乎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全部吃干抹净了。   藕叶——   诸位天众,我们惊讶地看到,一个小小的元神所展现出来的威力,是我们无论如何不能想象的。   几十个隐形匿迹的杀手啊,几十个能够操控空间的大能,都来不及撕开空间逃走,都来不及发出一丁点的反抗,就被秒杀了。   这是怎样惊人的战绩啊——   秒杀,多么激动人心的手段;   秒杀……   我真的很好奇,这个小小的婴儿可以秒杀提头赖吒大妖龙王吗?   告诉我,可以吗——   亿万天众齐声呐喊:   秒杀秒杀秒杀秒杀——   大咸水海上,提头赖吒看着最后一截断肢跌落水中,思量着,如果刚才那一刀攻击自己,自己能够抵挡得了吗?   他自问,应该还是可以的。   毕竟,大帝的境界和大圣差了不知道几千万由旬。   所以他豪气顿生,一声冷笑道:“技止此耳?”   屠哲没有理他,直接将飞扑到他怀里的葫芦娃抱住,吭哧吭哧啃了两口,说好样的,要什么奖励?   葫芦娃晶亮的眼珠转了几下,嘴唇动了几下。屠哲脑中就出现了葫芦娃的声音。   原来葫芦娃发现了包裹在阿摩罗识中的那颗梵卵,说想要那颗梵卵吃。   啧——   就没见过比你更贪婪的。你这小肚皮虽然够能吃,但是那可是有着一个中千世界之力的梵卵啊,你确定不会被噎死或者撑死?   葫芦娃撅嘴,一副你这么小气啊的样子。说那算了,给我几颗神品之王当豆豆吃吧?   啊?   你确定不是一颗?   真的是几颗?   当……豆豆吃?   葫芦娃不耐烦了,直接从屠哲须弥戒子中一把抓出几颗神品之王梵晶,扔进小嘴,嘎嘣嘎嘣咬得脆响,没几下就咽了下去。   看的屠哲直翻白眼。   这……真当豆豆吃了? 第八十五章 葫芦娃的牛叉   葫芦娃拍拍肚皮,嘟囔说味道一般般吧,就是有点撑了。   屠哲一摸额头,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这吃下去,就没个不良反应?   吃了几颗?大概是四五颗吧?   这尼玛,几百个小世界之力了啊。你的意思是你比老爹的肚量大是吧?   那好,吃饱了是吧?那消消食吧。   屠哲就板着脸道:“看见没?对面那个老妖蛇,有没有秒杀的本事?没有的话以后吃豆豆可没这么随便了哈?”   葫芦娃急了,挥舞着末那小刀叫道:“有什么呀有什么呀,不就是秒杀嘛,没见过你这号家长就,连儿子伙食都想克扣!”   说完,窜出屠哲怀抱,小刀一挥,奶声大叫:“呔——   对面老泥鳅听着,现在本太子要秒杀你,你脖子洗干净木有?”   提头赖吒冷冷地看着葫芦娃,就没意思要搭理他。   心说我堂堂一大帝,和你一元神说的着吗?   葫芦娃一见提头赖吒不理他,急了,叫嚣着:   “老泥鳅你看刀——”   只见末那刀瞬间变大变长,和刚才秒杀一群杀手不同的是,长刀上立即闪烁黑色的光芒,一些代表

 
  • 德尔小说网(cheyou360.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