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KK足彩投注 目录共3485章

首页

KK足彩投注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4 8:39

即将更新:第6681章 醒来后

KK足彩投注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heyou360.com

f00;始真正下大力气,重整武备,训练军队。   待得这些海寇第三次来的时候,面对的大典军队,已经不是当初模样了。   这一次,海寇猝不及防之下,吃了大亏,上岸人马全军覆没,连大船都被夺取了两艘。   历史渐渐翻开了新的一页!   “让我看看这鲶鱼效应到底能够起到多大作用……还有,我给大典找的对手是不是太弱了一些?”   殷胜之看着空间之中的大典王朝开始学习,那些海寇的船只制造技术,模仿其船只开始制造造船,这种想法,渐渐的抛到了脑后。   记得梦中前世,有着一个问题是,如果满清换成汉人政权,结果会不会有后来的结局?   答案自然是五花八门,认为结局相同的占了大多数。封建王朝的相似性么……   但是,在殷胜之看来,决然不会。   因为那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而面对这种变局,满清这种以少民而临大国的政权合法性太弱,才不敢大变。   而若是汉家政权,就没有这种顾虑,必然能够加快速度,适应这种变化潮流。   只要不是被一波流突然推倒,给其缓冲时间,自然会求变以适应。   绝不至于像是满清一样,百数十年的时间几乎浪费,被人推着慢慢变革。   如果说,物质世界的大齐,因为种种因素干扰,看不清楚。   那么现在,这方空间之中的情形,就证明了殷胜之的想法。   殷胜之微笑着,看着天柱江山图之中的演变。   就在这时候,书房之外传来声音:“夫人,总督大人在书房,我去通报!”   殷胜之收起天柱江山图,起来迎接,笑道:“夫人来了……”   就见着陈翎雁和其师父云菲仙子走到了书房门前。   “想不到连真人都来了,快请进,快请进。夫人也请……”   自从殷胜之和陈翎雁婚后,除了标志着殷胜之和东南总督府的联姻之外。   同样重要的是,也是代表了殷胜之和仙门的结盟。   因为云菲真人水涨船高,接掌了碧海真虚宫的掌门之位。   而陈翎雁现在已经是碧海真虚宫掌门弟子。   当然,这也代表了,仙门对于殷胜之重视!   此时,云菲真人出现在殷胜之的面前,自然有着重要的事情。   而所谓的重要事情,不用说正是因为北镇的举动。   云菲真人和殷胜之也是老熟人了,双方打过很多交道,又是长辈身份,此刻就不客气的道:“北镇那边都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   殷胜之彷佛没心没肺一般的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有什么办法……”   话没有说完,云菲真人顿时就冷笑一声,转身就走:“好啊,你既然没有办法,那我也只能告辞了。陈孙晓可是找到了天星万象宫,表示愿意让其两个儿子拜入仙门的!”   “慢来,慢来。真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稳重了?夫人,夫人快点拉住你师父!”   云菲真人当然并不是真的要走,只是当真有些捉急上火,遇到殷胜之这么一副二皮脸,就有些气不打一处而已。   说起来,她之所以能够当上碧海真虚宫的掌门,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殷胜之的关系。   她的弟子陈翎雁是殷胜之明媒正娶的夫人。   这也算是师凭徒贵?   总之,云菲真人是仙门之中铁杆的殷胜之支持者。   此刻因为北镇的事情,火急火燎的前来找殷胜之,却没有想到皇帝不急太监急,脸皮有些拉不下来而已。   此时,听着殷胜之调侃,让陈翎雁把她给拉住,说她不稳重什么的,当真把云菲真人气笑了。   就着陈翎雁拉她的架势,虎着脸转头过来,看看殷胜之想要说什么。   殷胜之笑道:“区区北镇而已,从来就没有放在我的眼中……”   “区区北镇?你太骄傲自大了吧?现在北镇名声如日中天,一点都不比你殷胜之小。而且,他前去天星万象宫道歉,并且愿意把两个儿子拜入万象宫。你难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殷胜之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那位陈孙晓开始拉拢仙门了。   “你要知道,仙门也不是铁板一块。并不是每一个都愿意扶持你的。你太强势了,并不是仙门很多人理想之中的扶持对象……”   云菲真人的话中,透露出了仙门各派的一些矛盾。   原本这些话,是不好说的。不过为了让殷胜之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云菲真人还是说了出来!   殷胜之笑了:“看来真人还真是着急了啊,进来坐,进来坐。坐下我慢慢给真人解释!”   “是啊,师父。这书房门口哪里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去说话吧!”   在陈翎雁的帮腔之下,云菲真人冷哼一声,算是又在台阶下了,跟着走入书房之中,各自坐下。   “夫君,你对北镇的事情,一点都不急么?现在北镇在你后面,可是坐了很多小动作的啊……”   陈翎雁很是传统,向来不过问政事。   这个时候却开口说这些,当然是帮着云菲真人问的。   毕竟,云菲真人也是要脸皮的。刚才问了,还被殷胜之给嘻哈一通,自然不好再问。 第十六卷 大齐天子 第一章 好心当作驴肝肺?   而陈翎雁就贴心的帮忙问出来,并且给殷胜之一个眼色,让殷胜之莫要再闹什么幺蛾子。   “真人关心我夫妻,我自然是知道的。”殷胜之一句话就让云菲真人脸色稍缓。   这句话证明殷胜之没有拿她好意当成驴肝肺。   “不过,说实话,我真没有把北镇放在眼中……当实力不足的时候,声望名声这些东西会有大用。实力足够的时候,这些东西能够锦上添花。但是单想凭着这些做什么……在真正的有实力的敌人之下,这些东西不过只是沙滩上的城堡,一冲就倒!”   他笑笑说道:“原本我还打算把北镇的事情放一放,在看一看他们背后到底搞什么鬼。但是现在真人既然说了,那么我现在就解决了北镇之事好了!”   云菲真人一愣,道:“总督阁下,切莫鲁莽。北镇的事情,怎么解决?难道你真准备发兵去解决北镇不成?”   “当然不可能了!”殷胜之笑道。   这个时候,发兵北镇,简直就是逆势而行。   真这么做了,殷胜之的名声也都全完了。   北镇刚刚“打赢”东倭,恢复罗咸。殷胜之这个时候去进攻北镇,一点道义都不占。   而且现在国内一片欣欣向荣,国人都觉着大齐复兴有望。这个时候,殷胜之主动挑起内战,恐怕人心都要丧尽。   估计不仅大齐各地的百姓都要痛骂他殷胜之,就算是殷胜之的西南总督府下面的军民,也要离心离德了!   这不就是蠢的像是梦中前世的某委员长了吗?   人家委员长再蠢,也知道要先谈判表演一番,做个幌子才开战啊!   “那么总督大人准备亲自出手,杀掉陈孙晓?”云菲真人再次问道。   “怎么可能?为政者务需光明正大,怎么能长行此鬼蜮伎俩?”殷胜之再笑。   这是逼不得已才会采用的办法。   而且,就算成功了,后遗症也是极其巨大。   陈孙晓不服你,你就把他给暗杀掉了。那么会不会有一天也这么暗杀我呢?其他各方势力会不会这么想?   殷胜之真这么做了,只会让很多人离心离德。   就算是陈明川,杨铸虎这些人心里怕是也要多少犯嘀咕。   “那你打算如何做?”云菲真人这次是真想不明白了。   殷胜之淡然一笑,道:“阴谋诡计搞的多了,总是容易暴露出来。真人是要在我这里等几天,还是想要去看看热闹?”   看着殷胜之神神秘秘的表情,云菲真人这次明白过来,没好气的道:“抓到了北镇的把柄你就直说好了,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做什么?”   殷胜之笑了:“陈孙晓的把柄不好抓,他的背后可是一只大老虎!走吧,我带真人前去看看……”   事实上,就算是云菲真人没来,他也要想办法找上仙门中人去见证。   当然了,如今云菲真人主动凑过来,那对于殷胜之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去哪里?北镇么?”   “怎么可能?我们去海上……”   说着,带着云菲真人坐上一艘飞艇,向着海上飞去。   云菲真人不满的道:“搞什么麻烦做什么?你我直接飞去不就可以了?”   殷胜之笑道:“恐怕不行!”   这么说着,云菲真人就慢慢闭嘴,若有所思。   因为他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飞艇聚集过来,尽数杀气腾腾,全副武装,向着海外飞去。   在外海之后,居然连舰队也都出动了。   “这点舰队也真寒酸……”云菲真人道。   眼前的西南舰队,不过大大小小十几艘船而已,主力舰队也就过三艘老旧的战舰。   其他大多是小型的巡防舰!   这点力量,还没有殷胜之麾下的飞艇看起来多。   起码,现在,他们身边有着上百艘飞艇,浩浩荡荡一大片,颇有遮云蔽日的感觉。   这自然让和殷胜之一起去过阿尔利加,见识过大场面的云菲真人瞧不起了。   殷胜之默不作声,西南总督府辖下的海军力量本来就有限的很。   就算是他当上了西南总督,短时间之内也很难给舰队带来多少巨大改变。   毕竟,海军的建设本来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不过,当他们出海数百里之后,就见到了另外一只更加庞大的舰队正在外海集结等候。   “东南舰队?而且好像全部出动了……你们准备搞什么大动作?”   云菲真人显得惊疑不定。   东南总督府富饶,又是临海,当然建立的有着一只整个大齐最为强大的海军舰队。   而且前几年还被阿尔利加援助过几艘战舰,自然就更显得实力强大了。   各种战舰达到数十艘,单单只是万吨以上的主力战舰都有着十多艘。   见惯有些战舰已经有着二三十年历史,显得颇为老旧,但是总体实力来说,在整个东方,原本除了东倭舰队和阿尔弗雷德王国的东方舰队之外,就没有敌手。   而现在,阿尔弗雷德王国的东方舰队,在格罗阜沙暴乱之中,大受损失,其他开到了白象国镇压暴乱去了。   所以,如今大齐舰队主力全出,那只有一个可能的目标……   “你疯了?现在去进攻东倭?”云菲真人惊叹道。   “怎么可能……”   殷胜之笑笑:“我们大齐海军舰队,虽然说实力不算太弱,但是和东倭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云菲真人这才稍稍放心,不过看着殷胜之嘴角那抹笑容,依旧觉着心悬,道:“就算是你想进攻东倭,起码也要等到你掌握整个大齐的权力之后,以举国之力征伐才是……”   殷胜之笑吟吟的道:“真人放心便是,我当然知道这时候并不是进攻东倭的最好时机,也没有想过这时候和东倭决战!”   得了这般保证,云菲真人方才微微放心,然而总觉着殷胜之这次没憋着什么好屁。   他要是不准备对东倭动手,那么舰队主力全出又是为了什么?   看看周围,不仅只是舰队力量全部出动,怕是东南总督府的飞艇和西南总督府的飞艇,都出动的差不多了。 第二章 挖坑埋人   四五百架飞艇浩浩荡荡的飞行,这等场面,莫要说在东方大陆了,就算是在罗巴也不多见吧?   大齐的飞艇实力向来不弱,早在殷胜之还没有留学回来的时候,陈明川已经在东南总督府建造的有着飞艇工厂,生产飞艇。   而后来又得到了阿尔利加援助的一部分飞艇……数千万金元的资助,若单单是粮食之类的东西,大概足够全大齐上下吃喝一年了。   所以,东南西南都有着不弱的飞艇力量,此刻全部出动。   也许舰队实力还不足以和东倭较量,但是加上飞艇的力量,恐怕就差不多了吧?   这让云菲真人心中越发好奇,殷胜之这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圣帅,发现目标了!”   就在这个时候,就见到一位青年法师来到殷胜之面前,干净利落地说道。   “好,上去拦截……”   这青年法师不是别人,自从跟随殷胜之之后,因为对于飞艇感兴趣,就加入了飞艇部队之中。   几次战斗中,虽然不如丘抚远那般的出色耀眼,却也表现不俗。很是得到殷胜之的看重!   不过此刻的佘宗演有些踌躇:“大人,此地离着东倭太近了,不如远一点我们在动手……”   殷胜之眉头微微皱起:“你敢抗命?”   一股铺天盖地的巨大威势,顿时压的佘宗演脸色发白,呼吸不畅,不过他依旧站的笔直,道:“属下不敢,只是在这里很有可能会和东倭舰队发生冲突?”   “怎么怕了?”殷胜之收回威压,淡淡的问道。   佘宗演涨红了脸,道:“我当然不怕东倭人,只是怕误了大人的正事!”   殷胜之道:“既然不怕,那你还不去!”   佘宗演看着殷胜之的态度,一下子明白了几分,也不敢多说,再次干净利落的行礼:“是!”   云菲真人也看出了端倪,怒道:“你刚才还说不打算和东倭人起冲突……”   殷胜之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和东倭人冲突了,我只是说现在没有打算和他们发生全面战争,没有打算攻上东倭本土而已!再说了,我做我的事情。若是东倭人识相一点,不来惹我,岂不是一点事情也都没有?不过他们真的想要做死,那我也没有办法不是?”   云菲真人说不过殷胜之,当然她表面上虽然仗着是殷胜之的长辈,敢和他这般说话。   但是其实心中自由分寸,不说殷胜之天命所归,注定是日后的大齐天子。   就单单说殷胜之的修行境界,也非是她所可以比拟。   不管怎么说,云菲真人只不过是一个元神真人而已。   而殷胜之却已经是圣化纯阳,可以和阳神真人平起平坐的大法师了。   所以她心中自然知道分寸,劝是该劝,但是却要知道适可而止。   同时他也知道殷胜之向来谋定后动,这次的事情现在看来早就已经策划准备好了的,想来不至于吃亏。   于是,云菲真人冷哼一声:“且看你玩什么鬼把戏!不是说的好好的对付北镇么?”   看真的把云菲真人逗的差不多了,现在只不过是自说自话,一时下不了台阶而已。   殷胜之当然不至于再继续逗下去,笑道:“真人说的没错,这次主要对付的就是北镇。至于那些东倭人就是搂草打兔子……”   说话之间,数艘老旧战舰,连同五六艘飞艇已经脱离队伍出前,前往拦截远处的一只货运船队去了。   云菲真人只是看了一眼,就没好气的道:“你又给人挖坑了……”   此时,庞大的舰队和飞艇编队,都已经被白雾所笼罩,彻底遮蔽了起来。   只剩下那么几艘老旧战舰和飞艇出去,这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这是在钓鱼啊!   殷胜之嘿嘿一笑,转移话题,道:“那陈孙晓真是过分,居然敢和里华瑟尔和神之国勾结。我派人前去拦截的船队,都是他们援助给北镇的各种军火物资!”   “什么?北镇居然和神之国勾结?”云菲真人惊异的道。   殷胜之笑了:“等一下,拦截下了那只船队,真人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话立刻让云菲真人彻底相信,眼中闪过寒光。   如果陈孙晓真的和神之国勾结,那就真的是罪该万死了!   对于中土仙门来说,如果罗巴列强属于国仇的话,那么法师就属于家恨。   而法师那么多,具体的仇恨,就最终落在了神之国的身上。   因为神之国可以说是法师界的意识引导……   当年罗巴入侵大齐,为何叫做神罚之战?   明明法师们都不信仰神灵的。   这个神罚,说的就是神之国。   那是神之国为代表的法师们,和中土仙门意识形态之间的战争。   正是在神之国的巨大影响力,和怂恿之下,罗巴列强才发动了对于大齐的战争。   要知道,神之国可是平等三法师的真正传承所在,在法师界之中的影响力无与伦比。   尽管一般说起,都是五大圣法师。但是真正对于法师界影响最大的,奠定法师界基础的还是平等三法师……   不见当初阿鲁巴森林之中,那位阿尔弗雷德王国的克利夫大法师,其真实身份都是神之国的人么?   而当年罗巴列强打入东土之后,对于仙门和神道的攻伐如此惨烈,又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因为神之国的原因?   可以说,神之国在当年的实力和影响力无与伦比的强大。   只是后来,因为神之国的一系列动作,引起了罗巴诸国的警惕和打压。   神之国才走到暗处,各种消息也被诸国封锁。   所以,殷胜之最初在留学的时候,想要查到平等三法师的消息,都查不到。   而此刻,一旦说其陈孙晓和神之国勾结,云菲真人身上顿时生出凛然的煞气。   “等下带我去看看证据,如果你所说不假。那么陈孙晓绝不能留……”   云菲真人冷然说道,她也不是傻瓜。这次殷胜之为什么带她来的目的,很是清楚,就是要让她来作证的。   证明给仙门中人看!   不过,这正是她愿意看到的。 第三章 诱饵&#。;。   董冰云虽心性冰冷,但在不能反抗的情况下,被这般不停摩擦挑唆,也难以自制,呼吸渐渐急促,冰莹肌肤上泛起一层淡红。   徐玄一双大手开始上下探索,隔着一层薄薄的洁白裙裳,或揉搓上面玉峰,又或滑至纤纤玉腿根部裙摆处。   突然,“砰”的一声,徐玄将她顶在了殿内的金碧梁柱上,后者的仙躯,半隐半露,几乎腾在半空。   “主人……不要……”   董冰云一脸屈辱,下意识挣扎,却顿觉徐玄下体坚硬火热,往前一挺,“扑哧”直接刺破了雪白裙裳,进入玉腿间的私穴。一股刺痛,令她闷哼出声,秀眉紧拧,旋即冰清玉洁的娇躯,如痉挛般颤抖…… 第410章 威慑诸国   这一刻,天色才蒙蒙亮。   楚冬刚刚与紫霄国师讨论完战事,略带疲惫的走出大殿。   聂寒正在紫霄王宫某个藏书密殿里,埋头参研诸多剑修秘籍,以进一步提升《煅剑图诀》的造诣火候。   而云菲儿公主,静静躺在床榻上,睡得正香。   哪怕在此刻,卧寝外侧隐隐传来一阵低微的喘息娇吟,也难以打断她的睡梦。   董冰云双脚离地,仙躯顶在金碧梁柱上,秀眉紧锁,呈现几分钻心的痛意。   在徐玄驱策下,她皓齿紧咬,屈辱含恨的美眸里,浮现一层水雾,继而渐渐迷失,冰晶玉洁的娇躯,随着上下起伏,最后亦是难以抑制的发出娇喘,冰莹肌肤上,泛起一层桃红。   一直在徐玄心中,董冰云是一位性情冷淡的丹道女修,她高高在上,清美出尘,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过,与之首次缠绵交欢,徐玄发现,一旦打开这扇大门,对方的欲望,亦是如洪流开泄,迷失其中。   他并没有立即使用秘术,在那种飘飘欲仙的无限爽感中,足足持续半个时辰,徐玄才开始使用“化阴逆阳大法”,阳刚火烈的气息,渡入此女体内,彼此交融。   由于董冰云是处子之身,阴元精气十分纯净,在运转秘术承欢的过程中,他感觉体内的力量,在刚烈之余,变得越发圆润,似乎连心境都得以巩固。   徐玄心下甚喜,一味的苦修,并不是好事,偶尔这般纵欲一次,更有利于修为和境界。   直到天色大亮,旭日升天,徐玄才缓缓放下身前董仙子的娇躯,后者脸颊上残留着泪痕,清眸里神色复杂,含恨带怨,亦有几分疲惫。   徐玄伸了一个懒腰,感觉神清气爽,体内元力更为圆润畅通。   听到董冰云默默整理衣衫的声音,徐玄在怜爱之余,心生一丝愧疚。   同是鱼水之欢,云菲儿和董冰云的情况不一样。   云菲儿与徐玄是彼此情投意合,没有意志上的违逆,可谓是你情我愿。   可董冰云不同,她几乎是在半强迫情况下,与徐玄发生关系。虽然二者是主仆关系,董冰云不得反抗,但这违逆了她本身的意愿。   “主人!冰云有些疲累了。”   董冰云面色清冷,微微一欠身,低垂皓首。   “冰云。”   徐玄略带歉意,伸手搂住身前的冰美人,声音柔和,低声安抚。   董冰云俏脸绷紧,微咬薄唇,不发一言,但美眸中,泪珠打转,于一瞬间蒸发。   片刻之后,徐玄松开手,轻叹道:“你先下去休息吧,最近两年内,我们将长期呆在紫霄国,你平日有空便修炼,不用随时照看我。”   目送董冰云离去的背影,徐玄心中略显怅惘。   不知为何,在这一刻,他脑海中莫名浮现一个明纯无暇、含羞带怯的脸靥,那是源于十五六岁年少时期的一段似是而非的懵懂感情,却又参杂了如同兄妹般的关爱和依恋。   记忆中的瘦小身影,没有多少强烈的深爱,如涓涓细流的平淡,又略带甘甜美好,延续几十年,不曾破灭,偶尔会浮现脑海。   徐玄摇了摇头,脸上略带困惑。   好在,现阶段徐玄的心中,没有什么事,比备战七十年那场灾难更重要,这点困扰很快一扫而尽。   当天,交代云菲儿一些事,徐玄便开始潜心修炼起来。   有关战争的事,全权交给了楚冬。   如今火云、岚风两国,稍有威胁的慕容常和岚风大长老,已经被灭杀,没有什么强者,值得徐玄亲自去战场。   接下来数个月,楚冬发布一个个命令,调集紫霄国内的修者兵力。   短期内,他以紫霄王宫为中心,一步步将无形的掌控力,朝周外地盘扩张。   火云和岚风两国,尽管失去了领军人物,但其修者大军,并没有撤离,毕竟历经长达八年多的战争,付出如此代价,好不容易快将紫霄吞并,怎会轻易放弃?   楚冬也不急,只是巩固对国都附近的掌控,以等待来自星峰国的援兵。   预计,星峰国的十几万修者援兵,要一两个月时间才能到。   在此期间,火云、岚风两大敌国,也对国都发动过攻击,却遭到强大反击,屡屡受挫。   毕竟如今两大敌国,缺少领军人物,士气大落,元丹老怪数目也不多。   几番交战,在楚冬主导下,都是稳步略胜,令紫霄国修者士气逐步回升。   他并不急于求攻,一次次令两大敌国无功而返,却又不主动大规模出击。   仅仅一个多月的交锋,紫霄国的部分高层,对楚冬刮目相看。但也有部分人,不以为意,认为这是慕容常和岚风大长老陨落之后的必然之局。   “两大敌国,缺少领军人物,如果我们发动雷霆手段,出奇反击,有较大胜算。”   紫霄国师提议道。   以他和楚冬的实力,就足以睥睨两大敌国的元丹强者。   楚冬摇头道:“虽能获胜,但不能真正重创两大敌国,我要一次性击溃两大敌国的主力。”   然后是缓慢的对耗,楚冬在防守反击的同时,加强对周边区域的掌控。   他手中有一枚传讯玉佩,可以与远方的星峰国援兵,取得联系。   终于,在两个多月的某一天,星峰国十几万大军,杀到王都附近。   两大敌国有所警觉,分化大半兵力去阻拦。   而此时,紫霄王都里,正值士气高涨,全军发动攻击,一举击溃都城附近的敌军。   随后,紫霄国修者大军巧妙的绕到两大敌国的退路,联合星峰国援兵,进行了一次大围剿。   哪怕火云、岚风两大修界国度,兵力数目占据优势,依旧是不可遏制的败亡。   在楚冬眼里,两大敌国的败亡,是一个必然。   这不仅仅是失去领军人物,就算在巅峰强者的实力和数目方面,也相差甚远。   只用数月时间,两大敌国折损过半,又被斩杀一位元丹强者,败退之势,不可逆转,连忙撤出紫霄国。   “短短数月时间,击溃驱除两大敌国,超出贫道的预料。”   紫霄国师不由感慨。   毕竟紫霄国地域广大,方圆一二十万里,胜过星峰国两倍有余,能这么快击溃敌人,的确堪称神速。   击溃两大敌国之后,楚冬没有急于出击,而是借助国师和皇室的力量,进一步号召和蓄积紫霄国的宗派实力,进一步清理敌国内的诸多斥候和残余势力。   这个过程,足足用了半年,同时也汇聚了更多势力,令紫霄国得以喘息和养精蓄锐。   半年期间,徐玄出关过一次,大致了解战况。   几位巨头,共聚大殿内,分别是徐玄、楚冬、紫霄国师、国君,还有其他几大元丹,包括老院长和焦平。   “希望战事能尽快了解。”   徐玄面无表情的道。   紫霄国师等人,不由面面相觑。   在他们眼中,战局的逆转速度,已经够快了,这半年来,更是蓄积了可怕的力量,有望在接下来两年内,迫使两大敌国投降。   感情在徐玄的眼中,几大国度的战事,根本是儿戏。   事实也如此,他和聂寒,一直在闭关潜修,基本不屑出手。   聂寒还好点,为了磨砺尝试剑道,还上过一次战场,把敌国吓得不浅。   但徐玄,从始至终,都不曾出手过,只是一心修炼。   “大长老,你若能给我一个助力,那么战局的推动速度,会更快。”   楚冬面带笑意的道。   徐玄目光一转,很快会意,点头道:“好,我让雪薇助你们一臂之力。”   在整个星峰国,除了徐玄,其他人恐怕调不动雪薇。   何况如今,雪薇身旁还多出了一位更厉害的“姑姑”。   不过,随着徐玄一句话,不到十天,雪薇和妖鱼美妇,赶到紫霄国。   雪薇的修为,渐渐逼近元丹中期,以她妖鱼公主的身份,加上人鱼之泪,修炼进展,自然超越寻常。   而最让徐玄忌惮的是随行的妖鱼美妇,也就是雪薇的姑姑。   此妖鱼美妇,巅峰时期可是有元丹后期修为,看此时情形,恐怕无需数年,就有望恢复到元丹后期。   当然到目前为止,妖鱼美妇对徐玄也心存忌惮。   对于徐玄的命令,雪薇不会质疑,妖鱼美妇也只能随之一起上战场。   如此情形,让楚冬心下甚喜,有这二人出手,就算慕容常和那岚风大长老等强者复生,也难以抵抗。   而后,楚冬继续主导战场,两国大军,开始进入反攻阶段,先是大举杀进离紫霄国较近的岚风国。   岚风国原本是紫霄国的附属国,曾经被征服过,这次杀进来,可谓是摧枯拉朽。   同为联盟的火云国,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派兵支援,可依旧连连大败。   只用数月时间,星峰国和紫霄国大军,攻入岚风国的国都,直接灭国。   如此情形,让最后剩下的火云国,惊慌失措,向更北部的“天牧国”求援。   东荒边境,处于三阳境东部边境,是正东部靠近八荒沙漠的一块小区域,约有一二十个国家。   那天牧国的实力,原本还胜过巅峰时期的紫霄,只是相距甚远,但与火云是邻国。   得到火云国的求救,天牧国考虑再三,终是出兵援助,可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场弥天海啸,十五万大军,灰飞烟灭。这场禁忌仙法,令天牧国上下震动,元气大损,亦令周边诸国噤若寒蝉,不敢插手星峰国的战争。 第411章 界外强者   火云国彻底绝望了,周边诸国,再无敢救援者。连东荒边境排名前三的天牡国,都吃了一个大亏,惊惧无比,举国震动之下,全力戒备,生恐星峰国的战争,波及到本国。   没有外力的救援,火云国终于无条件投降,国君等要害人物,主动出城投诚。   星峰国欣然接受了火云的投降。   接下来,楚冬等巨头人物,入驻火云国,开始谈判协商。   毫无疑问,其中一个条件,火云国成为星峰的附属国。   楚冬也深知,火云国同样是大国,又相距甚远,想一口吞下个大胖子,并不现实。   既然如此,还不如提出相应条件,对其进行剥削,强化自身。   随后,星峰国提出了一系列苛刻条件。这些条件,诸如年年进贡,数额庞大之极。   紫霄国作为星峰的附属国,也趁热打劫,让火云国赔偿巨额的损失。   火云国有气不敢出,所有条件,都一一应承下来。   当所有协议达成之后,这场波及数个修界国度的战争,终于尘埃落定。   楚冬在火云国滞留数月,吩咐一些要领,然后原路返回,来到岚风国。   岚风国已经被两国大军覆灭,由于国土面积不大,相距不是很远,从此将成为星峰国的一部分。   但即便如此,要收服这样一个与昔日昆云相当的修界国度,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楚冬重点坐镇岚风国,派遣诸多强者和大量兵力,掌控这新的国土地域。   只是半年时间,在楚冬的策划下,岚风国所有前朝余孽势力,被瓦解分化,逃得逃,灭得灭。   并且他亲自培养心腹,扶持忠于星峰国的其他势力。   当这一系列事完成之后,楚冬才打算回去一趟,此后数年,还会频繁来此地检查和整顿。   楚冬第一时间返回紫霄国王宫。   徐玄和聂寒,还留在紫霄修炼。   聂寒的剑修秘籍,参悟得差不多,无论修为,还是剑道造诣,都大有进展。   倒是徐玄,还在一刻不停的闭关,修炼之艰辛,令人咋舌。   楚冬心里不由轻叹,相比未来的那场大灾难,这东荒边境诸国之间的战争,根本不值一提。   他明白徐玄所要面对的压力和挑战。   “还剩下六十年时间……未来的那场灾难,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我也要尽一份力,做好万全准备。”   楚冬心头呢喃自语。   有关未来那场灾难的具体情形,徐玄只与楚冬提及过。   楚冬留在紫霄国,整顿监察数个月。   毕竟紫霄也是星峰国的附属国之一,楚冬要设法分化吸收该国的宗派势力,并督促紫霄国派出大量人力,去天然灵湖泊附近构建重城。   终于在这一日,徐玄出关!   潜修两年时间,徐玄的修为,明显大有进展。   只是,达到元丹期之后,修为的进展,将越发缓慢。   徐玄只是在初入元丹的基础上,往前踏出一两小步,离元丹中期,还有一段较遥远的路。   哪怕坐拥天机古城磅礴海量的资源珍宝,徐玄也不可能短短数年突破元丹中期。   不朽金丹,几乎是这一界的极限,越是接近此境界,难度就越是大。   徐玄离不朽金丹,不过差两个小层次,自然很难一蹴而就。就连意识穿梭七十年的时候,发现未来的那个自己,也不过是达到元丹后期而已。   聂寒、楚冬的情况,也大同小异,或许身为一国国君,受更多气运加持的张峰,情况会略好些。   徐玄出关后,三人私下里商谈良久。   有关星峰国大大小小的各种事物,由楚冬辅助张峰,其中楚冬的任务更繁重,他还要去紫霄、火云监控,乃至坐镇吞并的岚风国。   相比之下,徐玄的事要简单许多,他要争分夺秒的修炼,只有偶尔去一下天机古城,悄悄消化其中的资源珍宝。   至于聂寒,迫切要去一趟九城神荒。   “如果能夺得另外半截天蝎魔剑,不仅能令我实力大增,且参悟其中奥义,我的修炼速度,也能加快……”   聂寒去九城神荒,是志在必得。   徐玄和楚冬,也都十分赞成。   原本徐玄犹豫,要不要随聂寒一起去,却被后者拒绝。   “争夺另外半截天蝎魔剑,是我的宿命一战。我要堂堂正正击败昔日的对手,不需要任何帮手,也不需要任何外力和退路。”   聂寒眼中战意汹汹,一脸果决,拒绝了其他人的协助。   徐玄与楚冬对视一眼,也就没有强求。   再者,他们也深信,以聂寒的实力,争夺另外半截天蝎魔剑,不会有大问题。   不做逗留,聂寒孤身一人,悄然离开紫霄国,赶赴三阳境的更东部。   待到聂寒离去之后,徐玄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你可否推算一下,聂寒这次前往神荒的凶吉?”   楚冬微微点头,闭上眼睛,手中天机扇漂浮在身前,脚下一个八卦阵图光纹,收缩掠动,一股无形波动,以他为中心,掠至天地。   仙演师的推算,并不能确切知道未来某个微小的细节,但是他们通过客观事实依据和对天机命运的捕捉,可以给出一个大致的判断。   良久之后,楚冬身形一震,微露出一丝异色:“奇怪了,竟然遭到强大阻力。聂寒此行,吉凶难测,而且就算我们过去,也帮不上忙。”   闻言,徐玄十分震惊。   以楚冬的造诣,对聂寒的去踪,都难以给出一个判断,看来此中必然不可寻常的事或者人物参与进去。   仙演师对天机命运的推算,如果涉及层次太高的人,或者事物布局,会遭遇阻力。   譬如徐玄,楚冬从最初到现在,都难以对他的天机命运,有过深入的了解。   这是因为,徐玄本身在记忆星海的布局中,又有前世跨轮回而来的延续。   同时在另外一边,聂寒一刻不留,火速离开紫霄,赶赴八荒沙漠。   以元丹期的修为,穿梭八荒沙漠,轻而易举。   不到十日时间,聂寒穿过了恶劣混乱的八荒沙漠。   稍作调息,精神饱满之后,聂寒又赶赴割天河岸。   恰逢此时,那割天河竟然处于较平稳的状态。   咻唰!   聂寒毫不犹豫,催动剑气,化作一道明暗变幻的虹光剑霞,一路有惊无险,成功渡过割天河。   视野中很快出现一层淡淡的光雾,闪动各色光晕,迷离如梦。   聂寒明白,只需穿过光雾,就能进入九城神荒。   但就在此时,头顶传来一个声音:   “……这种构局的‘界中界’,当属罕见,似乎有其他界外强者参与的痕迹。重要的是,修为超过凝丹的外来者,难以进入。这九城神荒,倒有些意思。”   一个柔和动听的男子声传来。   什么人!   聂寒抬头一看,只觉那层光雾的上方,漂浮着两个身影,分别是一男一女。   其中那女子,白衣赤足,肌肤冰莹,宛若一颗冰莲,拥有魔鬼的身材,倾国倾城的妖媚俏脸,眉心有一颗暗红色的美人痣,但一双眸子,如暗夜寒星,碰触之下,令人不寒而栗。   聂寒只是一碰触那白衣赤足女子的眼睛,心神一颤。   “咦,似乎来了一个实力不弱的家伙。”   先前那柔和男子的《我看见鬼了》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KK足彩投注》。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heyou360.com/wapbook/70777_944334.html
KK足彩投注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